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伏兵
    赵直贤作为州衙医官,大概是诸官吏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官阶也仅有九品,医馆有医师、学徒二十人,新置中方县,县令一职通常来说,怎么都不会轮到赵直贤的头上。
    赵直贤骑在马背上,回想到韩道勋、韩谦父子前日找他所谈的话,内心的震惊还没有消散。
    除了之前有意暴露出来的黔江客栈外,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文瑞临几次到黔阳城来见他,都落在韩家父子的眼里。
    而韩家父子这次也正式提出,在中方山脚下新置中方县,由他出任县令,但条件便是潭州解除对沅水的封锁,恢复叙州与外界的贸易,使得粮谷等物能运入黔阳城,同时支持韩家父子在叙州打击土籍大姓势力。
    这可以视为韩家父子在叙州的根基已经扩张到一定程度,不用担心会彻底沦为潭州的附庸,但想要进一步打击土籍大姓势力,彻底稳固他父子二人在叙州的统治基础,却又不得不寻求潭州的支持与合作。
    新置中方县,无疑是韩家父子率先释放出来的最大善意。
    借韩道勋在叙州放开地禁、吸引流民涌入之机,潭州也陆续派出上千精锐携了两千多眷属,在中方山西麓山脚下强占了一座叫鹰鱼寨的小村落立足。
    目前寨子扩建得比普通城池还要坚固,也在鹰鱼寨周围囤垦上万亩粮田,基本上能保证自给自足,也差不多将中方山西麓区域都控制住。
    不过,能在鹰鱼寨(中方城)的基础上,新置中方县,对潭州的意义依旧不容小窥。
    中方城目前只是控制中方山西麓山脚下、沅江东岸约十里狭长的滩地,正式设置中方县,除了能将整个中方山中段、北段纳入县域,还能将沅江东岸塔界山十数座中小番寨,都划入中方县。
    这样他们不仅能沿沅水两岸开发滩地,还能深入山岭间开采煤铁药茶及木材,更能大规模招揽流民过来定居,能将土籍番民纳入治下,而不是仅仅限于从潭州暗抽调过来的这三千多口人。
    到时候韩家父子即便能控制叙州的大局,但潭州在叙州的存在也绝对不容忽视,这或许将是双方进一步深入联合的基础吧?
    这也符合潭州对韩家父子的预期。
    韩家父子是有割据叙州的野心,但根基到底太薄弱了,不找潭州寻求支持,如何在叙州彻底立足?
    当然,朝廷在鄂州有聚集兵力的趋势,潭州北面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也希望能联合沅水、湘水上游更多的势力一起对抗朝廷。
    因此韩家父子提出新置中方县,举荐他即日出任中方县令,赵直贤也没有等在请示过潭州之后再应承此事。
    赵直贤直接找到以黔江客栈东家名义潜伏叙州多年的谭育良商议过,今日便与谭育良带着数名家人,在黔阳客栈三十数名武装马客的护送下,直接赶往中方寨,筹划置县之事。
    骑马翻过石马坳,赵直贤、谭育良没有直接驰马下岭道,而勒马山前,眺望北面的河谷。
    韩家父子应允以二百多米高、地势险要将沅水收缩得仅有百余丈宽的山岭 石马坳为界,将石马坳以北以及龙牙山东南麓寒梅岭以南的地域划入新置的中方县。
    从石马坳往北是约二十里的沅水河谷,相对要开阔得多,差不多往两边延伸四五里才是中方山、塔界山的崇山峻岭。
    这八九里纵深、二十多里延长的沅水河谷,乃是新置中方县最为精华的地域。
    虽然比不得北面的大湾口,但将这一片河谷区域经营好,便能得五六万亩粮田,目前中方城与对岸的几座小型番寨,对这片河谷的开垦都不足三分之一。
    而再将两边的中方山及塔界山内的坡地谷田囊括进来,新置的中方县养活两三万人丁,完全没有问题。
    而在中方山的另一侧,岩鸡寨位于中方山东麓,位于从黔阳城东三十里外再次往北折行的沅水河畔,实际是潭州在叙州与辰州交界地带暗中控制的另一处据点。
    也有一条极为狭窄、陡险的谷道穿过中方山的峰岭,将岩鸡寨河谷到中方寨河谷连接起来,目前在这条谷道座落着两座小型番寨,暂时不受潭州控制。
    新置中方县,推行田税改制之后,赵直贤想着将中方山深处这两座番寨控制在手里,打通中方县与岩鸡寨的谷道,那潭州在叙州及辰州两地暗中部署的力量便能打通隔阂,连接在一起。
    赵直贤相信韩道勋、韩谦应该也摸透岩鸡寨的虚实了吧,如此才能更显现出他父子二人的诚意。
    过了石马坳,便有一条叫竹公溪的溪河横在眼前。
    从中方山出来的溪河,由于从出山到流入沅江,都只有短短四五里的流程,使得雨水充沛的夏秋季,渲泄而出的溪河流水显得特别的汹涌,动不动就冲垮两边天然淤积形成的河堤,使周边一片都淹没在泛滥水泽之中。
    这目前也是石马坳北面这片河谷,尚没有充分开发的主要原因。
    赵直贤与谭育良在三十多名马客的护送下,沿着溪岸往东走。
    竹公溪出中方山的地方,河道要相对狭窄许多,仅有十数步宽,那里建有一座竹桥可以渡竹公溪,也是从黔阳城走陆路北上的必经之路。
    沿竹公溪南岸往东走五六里路,地形有些崎岖,但骑马也就小半个时辰的事情,建造有二十年的竹桥显得有些破旧,但也顶住风雨,坚固的矗立在竹公溪上游河道之上。
    竹桥下方百余米,有两艘乌篷船横停在溪滩上,芦草间有不少人践踏登岸的痕迹。
    赵直贤迟疑的回头看了谭育良一眼。
    谭育良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示意身边两名马客先过河去看对岸到底有什么动静。
    过桥后到中方城(鹰鱼寨),就剩下不到二十里的曲折路程,直线距离更是仅有十三四里,他们找一处高地驰马上去,甚至都能清晰看到中方城新建的城楼。
    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很快两名马客穿过竹桥,沿着溪滩延伸出去的足迹,乘马往山里搜索,两炷香后乘马赶回来禀告道:“看前面所留下来的足迹,应该是有十多人在这里弃舟登岸,往山里的龙桥寨而去……”
    龙桥寨乃是竹公溪上游山谷里一座仅有百余番民聚居的小寨。
    赵直贤、谭育良这时候并没有看到在中方城以北的江面上,正有十数艘的乌篷船,缓缓顺流而下,而从中方城叙对面的龙楸河里,也同时有二十多艘乌篷帆船缓缓驶出。
    他们心想应该是龙桥寨的番民从外面返回寨子,将船停在溪滩上。
    中方城的守军,即便此时看到附近江面的乌篷帆船,以及停泊在江面上捕鱼的渔舟,要比往日多出一截,却也没有太在意。
    在他们看来,应该是韩家父子要更警惕土籍大姓是否有异动;而他们同时也更关注韩家父子在黔阳城及五柳溪(龙牙城)的驻守兵马的动向。
    毕竟四姓大族的寨兵番勇,主要分散于郎溪、谭阳的山水之间,想要聚集或者说统一起来行动的难度极大。
    赵直贤、谭育良在三十多武装马客的护送下,渡过竹桥,又沿着中方山东麓崎岖的山路往北走了三四里地,在翻过一道三四十米高的山嵴时,蓦然看到北面里许外的山林上空,有大片鸟雀盘旋着,久久不愿落下来。
    “不对!”
    谭育良作为潭州兵马在叙州的副统领,如此异象,要是还察觉不到有一群兵马埋伏在对面的山林里,那他这些年的饭就都白吃了。
    “怎么回事?”赵直贤勒住缰绳,往谭育良身边靠过来,问道。
    “前面有伏兵。”谭育良说道。
    “怎么可能?”赵直贤震惊问道,“是四姓的人马?”
    赵直贤不以为是韩家父子的部下,毕竟韩家父子想要对他们不利,他们压根就没有机会走出黔阳城,但四姓大族为何要在这里伏击他们?
    谭育良眉头深皱,枯瘦的老脸皱得跟老树皮似的,他与赵直贤怎么都没有四姓大族密谋这一刻的到来已经暗中筹措了数日,而选择在此时伏击他们,实是要将他们在中方城内的兵马诱出城来。
    谭育良与赵直贤没有猜到这点,并非他们有多愚蠢。
    不进行进一步的动员,四姓手里也就掌握两千常备寨兵,扣除掉必要的留守兵力,四姓即便配合再好,也就只能出动一千两百兵马。
    谁会相信四姓这时候会突袭暗藏上千精锐的中方城?
    即便是出城野战,潭州调入叙州的上千兵马,都是精锐老卒,也绝非四姓能硬啃下来!
    赵直贤、谭育良怎么都没有想到,在多方误导下,四姓大族误以为潭州在中方城暗藏的精锐兵力仅有四百余人,他们是想以赵直贤、谭育良为饵,将潭州“四百精锐”诱出中方城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