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冯缭(一)
    看过秘旨,过了好半晌,薛若谷、李唐、秦问才站起来,对韩道勋长揖拜礼:“不识大人赤胆忠心,以往言语多有冒犯,请大人见罪。”
    韩道勋哈哈一笑,说道:“若谷倘若与庸碌之徒,只知道谄媚之言,道勋我真就要大失所望了,只是以往未能控制形势,担心四姓不入彀,才保守秘密,没有知会若谷一声,还要请若谷莫要怪我父子二人呢。”
    “岂敢岂敢!”薛若谷汗颜,说道,“大人与韩司马乃是朝廷栋良,若谷没有坏大人与韩司马的大计,就已经是侥幸万分了。”
    “此时已经入秋,朝廷随时会往鄂州增派兵马削蕃,叙州这边也要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从沅水出兵北上的准备,”韩道勋说道,“我们与张大人商议过,在朝廷令旨通达叙州之前,还请若谷暂代长史一职,请李大人、秦大人前往郎溪、潭阳主持县政!”
    冯氏已经解体,而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三人率众投降,意味着叙州的军政大权完全从土籍四姓手里剥离出来。
    向氏、杨氏、叙州洗氏三家的势力,主要分布于潭阳县、郎溪县南部境内,使李唐、秦问出任潭阳、郎溪县令,则能以最快的时间在这两县推进田税改制及土客合籍等新政,为叙州入冬时的出兵筹措军需物资以及更多的兵员。
    州长史乃是有辅助刺史统辖诸曹治理民政的职责,也是将新政往深处推进,对叙州进行深度治理的关键。
    薛若谷之前作为州府主簿,也一度辅助韩道勋处理州政,这方面他是能胜任的。
    虽然过去大半年时间,薛若谷、李唐、秦问三人都是冷眼旁观,但对诸多新政是知悉的,只是没有想到韩家父子推行新政,是要尽最大的可能,为接下来对潭州的战事深度挖掘叙州的军事潜力而已。
    酒宴已冷,但人心正热。
    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三人愿意主动配合,韩谦想着首先将这三家嫡系及近支亲族两千余人迁到黔阳、中方、临江三县安置。
    为了安他们的心,韩谦会将最近两个月,在中方、临江新垦的三万多亩粮田拿出来,去置换他们在潭阳、郎溪的田宅。
    “为避免三姓再成隐患,我们是不是考虑将向、杨、洗三姓两千余族人拆族分户,去平分这些田宅?”韩谦说道。
    地方乡豪宗族势力极强,与当世嫡子继承、嫡长子继承官爵、财产的宗法传统有密切的关系,分家析产,甚至将庶子以及在室女都包括进来,推行“兄弟均分”制,实是韩道勋一直以来想要推行的改制新政之一。
    在叙州推行此政,更有着迫切的现实需求。
    一方面,韩谦要尽快的掌握住叙州的形势,为冬季的战事做准备,就需要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他们密切配合,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跟他们进行妥协,尽可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化解土籍番户的敌意,同时还要防止资源再像以往那般都集中掌握在三家嫡支手里,再次成为影响叙州稳定的隐患。
    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三家嫡支,最终所分得田宅会多一些,但每家田宅也不过千余亩左右,放在江淮都只能中等规模的地主。
    而作为对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三家嫡支进一步的补偿,韩谦则建议将黔阳城所控制二十多艘千石帆船,都由三家掌握,将与沅江上游诸州番寨的商贸等事,也都专任三家进行。
    靖州、辰州的土籍大姓,对叙州充满警惕,都已经封锁对叙州的商贸,禁止商船进出叙州,而这些土籍大姓,对大楚的忠心也实在有限,韩谦手里的秘旨,对他们毫无作用。
    韩谦甚至怀疑在朝廷对潭州用兵之后,辰州的土籍大姓势力极有可能会聚集起来支持潭州。
    现在他们在叙州推行田税改制、土客合籍等新政,辰州的土籍大姓都极为紧张,已经在暗中招兵买马,只不过叙州形势的发展太快,韩谦没有给辰州大姓势力动手的机会,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就被迫投降了。
    而一旦在入冬后,对潭州的战事正式拉开,那他们跟沅江上游诸羁縻州县的势力,关系必然将会变得更紧张。
    韩谦目前也只能是寄希望向、杨、洗三家牵头后,能恢复跟这些地区的商贸。
    其他物资不说,叙州已经开始缺盐。
    沅州下游的通道被封锁,目前就急需通过靖州,将蜀地的岩盐运过来。
    叙州所产的茶药布匹等物资,也已经积压很多,也需要从沅水上游换购牛马等紧缺物资;他们甚至需要运入更多的铜制钱,以便向叙州民间购买军需物资。
    叙州将杂捐都并入田税,作战所需的桐油、木材等物资,就需要拿钱去买,而不能像以往那般设立名目进行直接征收,对货币的需求量就大增。
    州府这边,除了大幅增涨的田税外,也要大幅提高商税以及自营匠坊的收入,才有可能在维持州府自身运转,在继续屯垦、修造河渠、道路外,去维持三四千人精锐武备。
    以后州县的田税看似预计能增涨到十七八万石粮秣、三万多缗钱,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但由于废除徭役后,往后要州县要修缮城池、道路、堤坝,就需要衙门拿出钱粮去雇佣人力,再加州县官吏队伍的薪奉、公帑钱,差不多就要吃掉田税的一半。
    在叙州没有办法推行部兵制,废除徭役,也将传统的义务兵制给废除掉了,募兵制目前唯一可行之策。
    州县差不多要维持千人规模的治安兵马,此外还要筹备三千人规模的精锐武备,粮饷以及兵甲战械、战船及营房的添置、修缮等等,可能每年的基本开支就要四五万缗钱,更不要提战争期间将暴涨的巨额开销了。
    虽然韩谦希望马寅、马循父子在朝廷所施加的巨大压力,自行撤藩,但这个可能性不大,谁愿意从一方诸侯沦为终身都有可能被幽禁的阶下囚?
    叙州这边后续除了养兵训练外,还需要筹措一批物资作为储备。
    后半夜,韩谦又将杨再立、洗寻樵、向建龙三人从狱中提来。
    除了田税改制、土客合籍以及族人内迁、拆族分户、专任商事外,韩谦还要求三家上缴六万石粮、两万缗钱作为去年应补征的秋粮,此外就是将各家所属的寨兵及眷属以及私藏的兵甲都交出来。
    眷属迁入临江县安置,一千两百余寨兵,作为募兵,编入叙州行营。
    条件虽然苛刻,但三家还是保留相当一部分族产、少量的奴婢,又专任商事的特权,往后在叙州还不失一个巨富乡宦的存在。
    对出山投降时就已经将身家性命都交到韩家父子手里的向建龙、杨再立、洗寻樵三人,又能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选择?
    一直到晨曦初现,诸多事情才彻底谈妥,向建龙、洗寻樵、杨再立三人也没有再关押到州狱,而是在芙蓉园里找了一座院子,暂时将他们软禁起来。
    而为了能让高绍、林海峥脱身出来,助他统兵,筹备随时都会暴发的战事,他们之前兼任的州司法参军、州司工参军两职推出去。
    而韩谦他自己除了兼领临江县令外,州衙这边的事务也都将全部推掉,之后他便会到龙牙城专心致致的进行备战;张平作为监军使,也会到龙牙城去。
    “哪怕是多迷惑潭州一天也是好的,接下来便要请薛大人、李大人、秦大人冒充一段时间的趋炎附势之徒了;以后州衙这边的事务,便要请薛大人劳心助我父亲治理了。”韩谦站起来笑道。
    “比起韩大人、韩司马的忍辱负重,我们这点小委屈,算得了什么?”薛若谷见韩谦要回东院休息,站起来给他送行。
    …………
    …………
    “你肩头上的箭伤,应该好差不多了吧?”韩谦伸着懒腰往东院走去,跟奚荏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讨论你欠我的债了?”
    “少主一定要强迫民女,奚荏便再挣扎都没有用的,哪怕还能喊赵庭儿来救我?”奚荏娇怨的说道。
    “你等会儿先帮我掐掐肩,就当是收点利钱。”韩谦才不敢奚荏拿赵庭儿当挡箭牌,想着先将她骗到卧房里好动手动脚,大不了出了卧房不认就是。
    走进他起居的院子里,韩谦却发现好几个侍卫都守在院子里,没有回房休息,探头看见冯缭一人正孤独的坐在小厅里等候他过来。
    韩谦沉着脸走进小厅,盯着冯缭问道:“你不会在夜宴过后,在这里等我一夜吧?”
    “你父子二人并没有割据叙州之意,一切的一切,都是助天佑帝谋算潭州?”冯缭迎着韩谦锐利的眼神,问道。
    “哦,你什么时候猜出来的?”韩谦坐下来,饶有兴趣的问道。
    “韩大人并无称雄主之意,时时处处都更关心民生;而之前我就听说四姓有人暗通联络监军使张平,也曾提醒过你注意,但四姓在联络监军使张平之后,却轻易上当去偷袭中方城,我便怀疑张平与你们暗中串谋,”冯缭直接说出他这些天心里的疑惑,“而昨日夜宴之后,你父子将薛若谷三人留下来,他人都认为你父子会杀薛若谷清洗州衙,但哪怕是将薛若谷三人放回金陵,也远比杀了他们三人要好。我苦思良久,除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个可能,再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