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番民
    洗寻樵年纪都不到三旬,因为与其父洗真关系不睦,在族中也未掌握过实权,是其父在鹿角溪畔死于潭州将卒的刀剑之下,他才在那样窘迫的处境下继承洗氏酋首的位子,之后被困龙桥寨月许,随之又被迫投降囚于黔阳芙蓉园里。
    解除软禁,刚到新置还一片荒凉的临江县落脚两天,突然有一队人马过来,说州司马韩谦要见他,洗寻樵也只能惶然与妻儿告别,换了一身长衫,随来人一起进山。
    临江县城选址处还一片荒凉,但沿沙河往大湾口深处走,便能看到新建的宅院屋舍越发密集,沙河两岸开垦出大片的粮田,长起丰茂的庄稼,还有不少青壮正在开挖新的灌溉支渠,似乎要大湾口这一片都改造成水浇地。
    叙州地广人稀、山多地少,特别是大大小小的番寨也开垦大量的粮田,但多在山间,水浇地却少。
    也就这两年刺史韩道勋先在黔阳县境内,教导客籍民从利用坡度较缓的山地,建造梯田陂塘,一步步将山间的旱地改造成水浇田,甚至将水稻种到山间去。
    换达山脚前,洗寻樵也看到连接五柳溪与沙河的新渠,看到五柳溪的分水堰与拦河溢水堰。
    虽然在这些水利工程建成后,站到高处,稍知致世致用之术的人,便能将里面的道理看清楚,但新渠位于龙牙山外围的丘陵处,地势多少有些高低不平,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内,一下子将新渠分段开挖出来,那其实就意味着每一段渠道的高低落差,都是事前测算好的。
    洗寻樵也自诩为饱学之人,却不知道韩家父子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新渠有修造一段长三百余步的暗渠,穿过一道土山。
    这道土山仅有三四十米高,东西仅三四百米宽,但南北却有五六里绵长,是沙河与五柳河的天然分野。
    绕过这座土山,新渠工程量要增加一倍,从土山之中开挖明渠也不现实,最后是用井渠法,将两端的新渠贯通起来。
    这也是洗寻樵之前所难以想象的复杂,暗感或许中原的修堰之法,确有过人的地方。
    沿着五柳溪西岸拓宽过的驿道进山,二十里外便是整饬一新的龙牙城,看过龙牙城内兵马云集的模样,洗寻樵倒是能想象北面鸡鸣寨等辰州大姓心里所承受的压力。
    被人带进寨厅,洗寻樵看到寨厅中央摆着一张巨案,韩谦正将袍襟系到腰间,整个人爬到巨案上,正比对着手边的图册,将河砂混和不知为何物的水液,塑成山水之形,隐隐看着像是沅水流经辰州的地势。
    脸面光洁无须的监军使张平、脸色腊黄的田城、冯缭以及在叙州早就有艳名的奚夫人站在一旁,饶有着兴致的看着巨案上的山水之形,沙盘要比地图更为直观的将辰州的地势显现出来,几条关键的进兵通道、要隘以及此时辰州大姓势力的兵马聚集点,也都一目了然。
    韩谦看到洗寻樵被带进来,指着墙壁旁的座椅说道:“你先坐着歇息,待我将这点事先忙完。”
    洗寻樵行了一礼,站到一旁,也不敢擅自坐下。
    过了一会儿,韩谦才将手里的事情忙完,爬下沙盘,招呼洗寻樵走到近前,单刀直入的说道:“辰州刺史王梁染疫身故之事,想必你也应该听说过了,你有什么想法?”
    洗寻樵微微一怔,暗道这是他此时应该关心的事情吗?
    赵庭儿端水过来,韩谦一边洗手,一边跟洗寻樵说道:“朝廷计划今年冬天就要革去马寅潭州节度使之职,以防潭州生变,秘旨使我父子二人整饬叙州兵马,以便到时候能从叙州出兵,夹击潭州——我听闻洗大人熟读兵书,不知道洗大人以为在当前的形势,我们要如何才能对潭州进行有效的钳制?”
    洗寻樵嘴巴张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看到监军使张平跟韩谦站在一起,他自然能猜到张平与韩家父子串谋设下陷阱,引诱四姓进攻鹰鱼寨,但怎么都没有想到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韩谦继续问道:“辰阳县令洗英,与洗大人乃是一族,洗大人觉得洗英有多大可能,会听从朝廷的令旨行事?”
    辰州洗氏乃是百余年前从叙州洗氏分拆出去的一支,目前在辰州发展出来的势力,甚至比叙州洗氏还要强盛,目前龙牙城北面的鸡鸣寨以及到沅水江畔的辰阳城,都是辰州洗氏所控制的势力范围。
    要单单一个洗氏,韩谦还不用担忧什么,毕竟辰州洗氏控制番民一万三四千口,能组织千余精锐番兵已经是极限了,但目前鸡鸣寨聚集的番兵已经达到两千人,此外辰阳城还有千余番兵聚集。
    辰州土籍大姓暂时还不敢担下刺杀刺史王梁、叛变造反的罪名,也就没有公然推洗英出任辰州刺史,但此时聚集辰阳县境的三千番兵受洗英指挥,却是已经确认的事实。
    此外,潭州在武陵集结的兵马也超过五千。
    洗英此时未必会迎潭州兵马进入辰州,但倘若他这边正式进攻鸡鸣寨,洗英见抵挡不住,则必定会迎潭州兵马南下协防。
    潭州集结于武陵的兵马,即便逆水而上,四百里不到的水路,抵达辰阳县也仅需要四五天的时间,韩谦此时还没有自信在四五天内,以一倍不到的兵力将防备严密的鸡鸣寨攻下来。
    韩谦就想着能不能从其他方面,对辰州大姓势力进行分化。
    韩谦他们扎根叙州的时间毕竟太短,而冯宣等人之前在山越番户里的地位又低,接触的层次不够,还得是洗寻樵这些人,对洗英等辰州番民酋首的认识有可能要更深刻一些。
    洗寻樵这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何杨再立、向建龙被撇在沙河河口,而是他被带到龙牙城来?
    说到底杨再立、向建龙等人不管知不知道秘旨之事,他们明面上都不敢再反抗韩家父子,内心深处却巴不得洗英在辰州聚集番兵,能尽快重创韩家父子,将韩家父子驱逐出去或者直接歼灭,到时候他们即便要依附于洗英,要对洗英俯首称臣,但叙州恢复土客分籍的旧观,他们也能恢复大姓酋首的地位。
    作为能主宰上千寨奴性命、统治大小数十座甚至上百座番寨的土皇帝,怎么都要比看到州县长官纳头而拜的乡宦强出太多。
    只是,这是他洗寻樵想要看到的吗?
    不管其他,就算辰州出兵驱走韩家父子后,叙州这边恢复土客分籍的旧观,他的几个兄弟能服庸他,让他坐稳叙州洗氏族首的位子?
    到时候叙州洗氏内部严重分裂,是不是会重蹈十多年前奚氏的悲惨命运?
    洗寻樵回过神来,看到监军使张平、田城、冯缭、奚夫人以及韩谦都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才恍然惊觉过来,他沉默的时间太长了。
    “洗氏百余年前,分出两支,一支迁入辰州、一支迁入靖州,但这些年并无密切接触,洗英是否眷顾朝廷的恩义,寻樵确实不知。”洗寻樵略带慌乱的说道。
    大楚开国才十五年,名义上恢复对辰叙诸州的统治,也才五六年,朝廷即便有恩义,这边的大姓势力也不可能感受得到。
    见洗寻樵不愿意多言,韩谦也不勉强他,说道:“路途劳累,洗大人先下去休息吧。”
    韩谦暂时也没有让洗寻樵离开龙牙城的意思,而是吩咐冯缭安排一套院子,让他暂时先住下来。
    看着洗寻樵随冯缭离开的身影,张平感慨的说道:“洗寻樵还是顾忌重重啊!”
    “那是当然,我以诈计诱四姓与潭州兵马两败俱伤后,才控制叙州形势,在别人看来,纯属取巧。洗寻樵也不以为我们在叙州有什么根基,他这时候出力助我们,不得担心我们有朝一日被驱逐出去,他会受到清洗?”韩谦笑道。
    韩谦对洗寻樵的反应并不意外,要是洗寻樵这时候表现得太积极,反倒会叫他心里打鼓,洗寻樵作为闲棋冷子,能发挥作用更好,不能发挥作用,也没有什么损失。
    再者他将洗寻樵留在龙牙城,多多少少会叫杨再立、向建龙心里多些忌惮,至少在这时候不敢在背里搞什么动作。
    “我们什么时候强攻鸡鸣寨吗?”田城问道,他不觉得有不战而降洗英的可能,更希望做出强攻鸡鸣寨、出兵踏入辰州境内的准备。
    韩谦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先看鄂州那边的准备情况吧!”
    韩谦想着朝廷先对潭州进行削藩、郡王府在鄂州先对岳州出兵,这样潭州的主力将先被牵制在北线,他这边再出兵进攻鸡鸣寨,把握更大一些。
    要不然的话,他这边出兵太早,洗英迎潭州兵马入辰州,他们又不能第一时间攻下鸡鸣寨、辰阳城,叙州有打消耗战的资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