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秘旨之意
    韩谦没有直接就秘旨的安排讨论什么,问郑晖道:
    “殿下此时可有到鄂州去?”
    “我们离开金陵时,殿下还没有动身,但陛下已拟旨授殿下鄂州节度使,并授信昌侯李普出任鄂州节度副使——我们在路途上耽搁了一个月,殿下应该已经到鄂州赴任了,”郑晖说道,“相信过不了多久,殿下应该就会派人到叙州来传讯,但叙州不能等殿下传讯后再有行动。”
    将鄂州刺史府升格到节度使府,才能光明正大的在鄂州之外,调度周边黄州、江州等地的钱粮兵马,为削藩作最后的准备。
    目前潭州已经更加严密的封锁洞庭湖及沅江水道及要隘,信使往来更加不便,叙州的消息变得更加的闭塞与滞后。
    韩谦看向父亲韩道勋说道:“父亲,你以为如何?”
    “我已经传令潭阳、郎溪等县主要官吏到黔阳,待宣告帝旨后,你便尽快率兵护送郑大人进辰州任职。”韩道勋倒没有什么犹豫,直接说道。
    韩谦相信郑晖昨日到黔阳城后,对叙、辰两州此时的情形也摸清楚了。
    着他率叙州兵马护送郑晖进辰州任职,实际上就是正式对辰州的土籍大姓势力用兵。
    不过见父亲如此果断、干脆,韩谦也就没有什么借口能拖延的,便说道:“除八百水营将卒留守黔阳城外,龙牙山还集结三千精锐甲卒待命,一切听从父亲、郑大人、张大人吩咐行事。”
    见韩道勋、韩谦父子并无拖延之意,郑晖稍稍放宽心,朝韩道勋行礼道:“大楚西南百万民众能否少受离乱之祸,全赖韩大人谋之。”
    “郑大人过誉了,你我乃是楚臣,当为大楚社稷殚精竭虑以谋之。”韩道勋说道。
    诸县官吏赶到黔阳城,需要一定的时间,韩道勋先召集黔阳城内的官员,与郑晖见面、宣告秘旨,这实际上也是进行出兵前的最后动员。
    郑晖这边由父亲及监军使张平以及薛若谷等人陪同就行,韩谦夜里都没有怎么休息,用过午宴后,便先回到东院歇口气。
    “天佑帝说到底还是不信任叙州,郑晖携秘旨过来,实是要逼叙州先出兵,金陵那边才会对潭州正式下旨削藩吧!”奚荏随韩谦回来,女扮男装侍立在韩谦的身边,一直忍住没有吭声,但回到东院见韩谦眉头轻皱,知道他心里也是有所不满的。
    “三皇子统数万兵马,从鄂州西进围岳州之后,叙州这边再有动作,则辰州大姓易攻。要是叙州先出兵,踏入辰州方寸之地,只怕处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啊!”冯缭下意识的压低声音说道,他希望韩谦能看清楚形势,拖延叙州出兵的时间。
    “朝廷先削藩,从鄂州出兵围岳州,是能极大震慑辰州的土籍大姓势力,从而大幅降低叙州兵马沿沅江北上的压力,甚至有可能直接招降一些抵抗意志不坚定的番寨,”
    韩谦凝目看着院子里的菩提树,语气平静的说道,
    “不过,郑晖与我共守淅川,又一起在郡王府任职,他也是从一开始就参与到对潭州的削藩密谋里来,与我也算是相交甚密,但你们看他刚才紧张的样子,便知道金陵那边实在没有几个人真正放心我父子啊。目前看来,叙州不出兵,金陵那边是难下决心削藩的!”
    “即便叙州要先出兵,大人也当劝防御使亲自领兵进入辰州。”冯缭又说道。
    “你到底是没有读懂谕旨啊。”韩谦微微一笑,说道。
    冯缭想说他怎么可能没有读懂秘旨,天佑帝令叙州兵马护送郑晖到辰州任职,倘若韩道勋作为防御使不亲自出马,而是由韩谦、监军使张平等人领兵护送郑晖北上,那到底谁才是统兵北上的主将?
    韩道勋不出马,郑晖作为防御副使、辰州刺史,地位是要比监军使张平、兵马使韩谦更高的。
    冯缭便是担忧郑晖有可能喧哗夺主,这时候才跟韩谦如此建议。
    冯缭待要再劝韩谦几句,但脑子闪过一念,这才想明白过来,韩谦为什么说他没有读懂秘旨。
    确实是他没有读懂秘旨啊!
    天佑帝在秘旨里所透露的实际意思,就是要郑晖掌握兵权,出任率兵北上的主将。
    这也是将郑晖派过来的意义。
    要不然的话,能够独当一面,又有丰富统兵经验的郑晖,不用在鄂州方面,却让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叙州来,这不是吃饱撑着了?
    倘若仅仅是需要一个人去顶替王梁担任辰州刺史之职,名义上掌握辰州的治权,朝中有大批死掉都无所谓的中高级文臣。
    冯缭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实是郑晖从金陵出发时,天佑帝并不能确认韩家父子的态度,拟旨时才在用辞上留了一些含糊的余地。
    “难怪防御使答应了这么干脆啊,原来防御使早就懂得天佑帝的真正用意了!”冯缭感慨道,“不过,大人不会真要将三千甲卒交出去吧?”
    看懂天佑帝的真正意义是一方面,但在冯缭看来,韩家父子这次尽力配合鄂州方向夹击潭州,便是对大楚忠心耿耿,绝没有必要老老实实将手里好不容易凑出来的三千精锐交出去。
    而韩家父子手里只要牢牢掌握住这三千精锐,即便将来三皇子夺嫡失败,他父子二人也将都是大楚的忠臣良将;要不然的话,就像他冯家那般,即便百般的小心翼翼,却也逃不过谋逆的罪名天外飞来。
    韩谦看了冯缭一眼,心想冯缭也算是眼力过人,但到底是没有将他父亲看透,他父亲满脑子想的是削豪族诸侯之势,使财兵皆为国用、为民生所用,哪里会有自己去做一方诸侯的心思?
    不过,好在天佑帝随时都会嗝屁,他即便将兵权交出去,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应该没有人能削弱他对三千甲卒的影响力。
    只要田城、高绍、林海峥、奚昌、冯宣、冯璋等将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拉拢走,这也意味着,在天佑帝驾崩后,只要他需要,随时就能将兵权收回来。
    …………
    …………
    郑晖在黔阳城停留了两天,待与叙州官吏见过面,通报朝廷新设鄂州节度使府、武陵防御使府以及计划对潭州削藩等事后,第三天便随韩谦、监军使张平乘船赶到龙牙城。
    到龙牙城后,韩谦当即将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召集过来,要将三营精锐甲卒的指挥权移交给郑晖接手,由郑晖作为主将,全权负责发兵征讨辰州之事。
    进入寨厅里,韩谦坚持要郑晖坐到中央主案之后,说道:“韩谦领兵治军的本事实在稀疏,这段日子幸亏有田城、高绍他们助我,才勉强支撑下来。之后这一切由郑大人接手,韩谦能轻松不少。不过,韩谦擅长数算,也喜琢磨营工匠作之术,或能在后勤辎重等事上替郑大人分忧……”
    韩谦这话的意思,是要将指挥权交出去,他仅负责后勤辎重等事。
    郑晖与田城、高绍、林海峥都不陌生,即便与奚昌、冯宣、冯璋接触不多,也知道他们曾在淅川防御战期间在韩谦麾下效过力,看他们似乎皆不乐意韩谦将指挥权交出去,他也是不动声色,先看韩谦的安排。
    郑晖从内心里并不想从韩家父子手里争夺三营精锐甲卒的兵权,更不想跟韩道勋,特别是跟韩谦交恶,但他也不想违拧天佑帝的意志。
    说到底,即便是他,也担心韩道勋、韩谦父子对大楚到底有几分忠心。
    在他没有从韩道勋、韩谦父子手里接过兵权,即便韩道勋、韩谦亲率兵马杀入辰州,都不能完全打消掉朝廷对他父子二人的担忧。
    毕竟谁知道这是不是韩家父子趁机吞并辰州?
    韩家父子在吞并辰州之后,然后突然出手将他们这些金陵派出的官员都关押起来,作为与潭州媾和的条件,那朝廷对潭州削藩的计划,不就成了一则笑话?
    过去几十年,中原诸藩林立,有过太多的尔虞我诈,彼此想要获得一点信任,绝不是容易的事情。
    当然,韩家父子确实对大楚忠心耿耿,没有异志,这次能对潭州成功削藩,郑晖相信朝廷也必然不会少了对韩家父子的封官赏爵。
    韩谦似乎猜到郑晖心里在想什么,继续说道:“袁老大人与郑执乘仅率二十余人护送郑大人入叙州,倘若要攻城拨寨,这点人手定然难以卫护郑大人的人身安全,还请郑大人先从三营甲卒里挑选一批精锐,组建亲卫营……”
    郑晖作为防御副使,已经是副统军级、副都指挥使的将帅。
    他即便身边没有足够多的家兵部曲可用,也可以从普通将卒里选编五百人规模的亲卫营侍卫安全,并执行他所颁布的军令,纠正军中的违法乱纪之事。
    当然,龙牙城集结的甲卒仅三千六百人,郑晖身边亲卫营的规模不宜太大,三百人规模便可以,但这也将彻底体现出郑晖的主将地位来。
    听韩谦这么说,不要说冯缭了,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都暗感震惊,韩谦这是要他们彻彻底底的听命于郑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