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声东击西
    “洗氏百余年前分出两支出去,进入辰州的这一支,繁衍百年,到洗英这一辈时也才有千余族人,都没能跻身进入辰州大姓之列。不过,洗英其人老谋深算不说,他生有十子,个个皆有蛮力,勇武过人,成年之后,洗英使他们各治一寨,短短数年间,便小寨换中寨,中寨换大寨,就将辰阳县以及溆浦西部的地盘都占了过去,治下番民也扩张到两万余人。守老龙头那人,便是洗英第七子洗射虎,也是洗英十子里勇力最强之人,只是脾气较为暴躁,有时候洗英都拿他没有办法!洗射虎原先乃是鸡鸣寨的寨首,此时洗英亲自坐镇鸡鸣寨,却将洗射虎派来守南坡寨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应该是又闹什么矛盾了吧!”
    洗寻樵指着撕开重围,带着数十番兵往老龙头北坡逃去的那个披甲大汉,跟韩谦介绍辰州洗氏的一些情况。
    韩谦九月就将洗寻樵召到龙牙城,希望与杨再立、向建龙不同的他,能为叙州效力,但洗寻樵心里有着种种故虑。
    特别是他心里并不是十分相信韩家父子是忠于大楚朝廷的,他并不愿助韩家父子割据叙州——洗寻樵跟绝大多数的番将酋首不一样,他饱读诗书,更倾向天下有朝一日能一统,而不是一个个霸主诸侯将天下切割得支离破碎。
    待郑晖到叙州之后,一方面洗寻樵确认削藩之事,确认韩家父子确是忠于大楚朝廷的,另一方面也确认朝廷削藩的决心跟投入,他此时即便帮助武陵军,也不可能怎么担心失败后会守清算。
    所以这时候,洗寻樵才将辰州大姓的一些秘闻,说给韩谦知道——这是韩谦之前派出斥候,都难以短时间侦察明白的。
    韩谦拿望镜看到孔熙荣从地里爬起来,远远看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这才专注的听洗寻樵介绍辰州番将的情况。
    那个披甲大汉比孔熙荣还要高出半头,都被郑兴玄、孔熙荣率领百余甲卒缠住,没想到一记重锤将孔熙荣砸翻在地,趁着四周将卒上前抢救孔熙荣,撕开决口率残兵杀出重围。
    韩谦自然是早就安排收集、分析洗英及其十子的情报,但对洗射虎能力拔千斤的传说,他却没有真正的重视,以为那些要么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辞,要么就是辰州洗氏故意放出来震慑其他势力的传言罢了。
    这一刻他才真正为披甲大汉洗射虎、辰州番民称之为射虎将的勇武,深深震惊。
    孔熙荣已经是他们这边屈指可数的勇将了,而洗射虎已经被诸多甲卒缠住有一炷香,肩背腹部还中了七八支,身上的铠甲都差不多被渗出来的鲜血染红,他在这种情形下,竟然还能在气力上绝对压制住孔熙荣!
    这也叫韩谦对辰州番将的勇武有了新的认识。
    虽然洗英其他几个儿子未必有洗射虎这样的武勇,但哪怕是都达到田城、孔熙荣这样的层次,又能如此悍不畏死的亲领兵将冲锋陷阵,他们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才能攻下鸡鸣寨?
    即便攻下老龙头的南坡石寨,他们都付出上百将卒的伤亡,而鸡鸣寨远非南坡石寨能相提并论。
    鸡鸣寨于龙牙山北坡的位置,与五柳溪分水堰相当,沅江在辰州境内最大的支流辰水便从鸡鸣寨北面穿过去。
    辰阳很早就置县,土客籍民众也很早就对辰水进行治理,栖息繁衍,鸡鸣寨作为其境仅次于辰阳城的第二大城寨,仅寨子里就有数百番户居住。
    由于辰阳城临近沅水,客籍势力相对较强一些,洗氏有心将鸡鸣寨当成主寨发展,这些年仅修筑城墙都不知道投入多少钱粮。
    此时洗英在鸡鸣寨集结两千多番兵,另外在辰水河口、坚固程度不在鸡鸣寨之下的辰阳城里还驻有一千多番兵。
    要是鸡鸣寨及辰阳城里的守兵,都如南坡石寨的番兵这般悍勇,他们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将这两处要冲之地啃下来?
    看着孔熙荣走回来,韩谦与冯缭走过去看到他胸口的护心镜被砸瘪进一大块,将医师喊过来,确认孔熙荣的胸骨、脏器没有什么大碍,才放他下去休息。
    “强攻鸡鸣寨、辰阳城怕是不行。”冯缭踟蹰的跟韩谦说道。
    韩谦现在看似将兵权交出去,但三千多甲卒是他辛苦经营出来,稍有折损,他都会心痛不已——他这时候也更明白有些将领千方百计的保守实力,有时候并非纯粹的畏死怯战,更多的时候实在不舍得这点家底。
    他自然不希望看到郑晖指挥武陵军去强攻鸡鸣寨、辰阳城,但不强攻的话,这仗又该要怎么打?
    此时将南坡寨打下来,番兵残勇逃往鸡鸣寨,郑晖要召集诸将讨论这一仗的得失,那收拾南坡寨,将老龙峡内堆积的杂木乱石清理出去,以便兵马能通过老龙峡进入辰州境内,这是韩谦要管的事情。
    有冯缭、陈济堂、杜君越、赵启等人相助,韩谦并不需要亲自过问这些繁琐的事情,只是他此时不想干扰到郑晖作为主将的指挥权,才有意耗在这边,没有凑到郑晖召集诸将对战事的总结检讨中去。
    天黑之前将老龙峡的通道清理出去,武陵军一部甲卒到老龙峡的北口扎营,一部甲卒入驻到半残的南坡寨,便不用担心番兵夜里敢过来袭营。
    天黑时,韩谦又亲自跑过来检查北口的营寨与哨岗,确认有无破绽,这时候郑晖派人过来请他到南坡寨去。
    南坡寨半边寨墙都被打残了,寨子里不多的吊脚寨也被砸塌七八座,粗略的收拾作为武陵军前沿指挥厅使用,也甚是简陋。
    韩谦走进大厅,田城、高绍、林海峥以及张平、郑兴玄、袁国维等人都已经被郑晖召集过来,行过礼,韩谦就在张平对面的长案后坐下。
    “强攻鸡鸣寨,怕是武陵军将卒难以承受那么惨重的伤亡,我们得要想个计策,将鸡鸣寨里的番兵诱出来!”郑晖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讨论后续的作战计划。
    “郑大人也是知道我与我父亲,为何要请张大人帮忙,引诱四姓大族强袭鹰鱼寨了吧?”韩谦将手摊在长案上,说道,“鸡鸣寨周边的地势,比鹰鱼寨周边还要险,不利铺架战械。所驻的两千多番兵,要是有今日守南坡寨的兵军如此悍勇,怕是将武陵军消耗光,都未必能打下来。鸡鸣寨是实实在在的砖包夯土墙,即便是造大型旋风炮,没有十天半个月,都不要想能打塌一只角。而两千悍勇番兵,也不会乖乖守在城里,坐看我们在寨子外用旋风炮不断的去轰他们!”
    “我们真要老老实实去攻鸡鸣寨,要不想有太大的伤亡,少说也要有一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啃下来,但潭州在武陵县境内集结的兵马,最快却仅需要五六天便能逆沅水抵达辰阳,”郑晖说道,“我在想,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将鸡鸣寨里的番兵引诱出来?只不过我听说洗英这个人老谋深算,韩大人,你有什么妙计,能令番兵中计。”
    “……”韩谦刚要找说辞推掉这事,郑晖笑道,“淅川一战能胜,全赖你设计重挫梁军精锐,而叙州形势能这么快平定下来,也是全凭韩大人奇谋用策。我一板一眼的统领兵将攻城拔寨,或许还行,但现在显然不是一板一眼去攻城拔寨的时候。
    见郑晖说得真诚,韩谦才皱着眉头认真思虑起来。
    韩谦心想洗英十子皆彪勇好战,只要老奸巨滑的洗英不在鸡鸣寨亲自坐镇,而是洗英的某个儿子守鸡鸣寨,还是有可能将鸡鸣寨的守兵引出来在野战中进行歼灭的!
    韩谦想了想,说道:“今日守南坡寨的洗射虎,勇武过人,我是吓了一跳,相信大家印象也极深刻,但他勇武有余,沉稳却是不足,要不然的话,他今日应该主动放弃南坡寨,而不是差点陷我们的围杀之中。倘若洗射虎这次受伤不死,辰州用他为鸡鸣寨的守将,那就容易将番兵诱出来。”
    “话是这么说,应该要怎样才能叫洗英离开鸡鸣寨,而用洗射虎守鸡鸣寨?”张平沉吟着问道。
    “这个可以如此安排:一方面要夸张我们今天这一仗的伤亡,放出风声,说郑大人为射虎将之勇深为震憾,以为鸡鸣寨有射虎将守御,将万夫莫克,辰州用他守南坡石寨这样的小寨,实在是大材小用;另一方面水营也应该要出动,我也会多跟水营配合行动,沿沅水而下,袭击溆浦等地,迫使辰州大姓必须派出足够重要的人物过去坐镇,同时我们这边也分出一部分兵马到东线,让辰州误以为我们要将鸡鸣寨绕过去,降低鸡鸣寨在辰州的重要程度……”韩谦说道。
    “声东而击西,这法值得一试。”郑晖赞道。
    韩谦说道:“洗射虎原本就是鸡鸣寨的守将,多方作用之下,洗英要是还不将守寨之权交给他,他们父子二人多半就要闹翻了。等到洗射虎独守鸡鸣寨时,郑大人率部出老龙峡,绕过鸡鸣寨去攻辰阳城,待攻辰阳城受挫,不得不再撤回老龙峡时,要是洗射虎还能熬住不动手,那我们就只能老老实实的一板一眼的去强攻鸡鸣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