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守株辰阳
    看到杨钦跳下船来,指挥人将洗射滔的尸首拖上岸来,韩谦吩咐身后的冯缭:“准备一副上好的棺木,将洗射滔的尸骸先装殓起来。”
    换作以往的脾气,韩谦恨不得将洗家兄弟的尸体悬挂到辰阳城的城头或悬挂到城里的旗杆上先曝尸三个月再说,他现在考虑的问题要比以往更深入。
    虽说郑晖本身就是豪族出身,他不大会在辰州推田税、土客合籍等新政,但不管怎么说,没有必要的话,不需要特别去刺激土籍番户的神经。
    韩谦还想着是不是建议将洗英三个儿子的尸首以及洗氏在黔阳城内的眷属,都派船送到大潭寨去。
    “什么时候进攻沅陵?进攻沅陵,该轮到我们水营发挥了吧?”杨钦走到韩谦跟前,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韩谦“潜逃”叙州打了几仗,都是步营甲卒在前面冲锋陷阵,水营这些年除了扰袭及封锁水道外,也就午后撞沉三艘敌船,勉强能算得上一场战斗。
    杨钦是完全没有过足打仗的瘾。
    辰阳城座落在沅水的西岸、辰水的南岸,背依着龙牙山东北麓的丘陵,是辰州州治沅陵城与东南重镇溆浦的衔接点。
    武陵军占领鸡鸣寨及辰阳城两处,控制住辰水,依靠辰阳城,将沅水河道截成上下游,实际也就将主要依赖沅水沟通上下游诸县的辰州彻底切割开来。
    要是继续用兵,一个选择是往南进攻大潭寨,将溆浦县全境占下来,一个选择是往北进攻州治沅陵城,夺下辰州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从经营叙州的角度而言,自然是要先往南进攻大潭寨,将黔阳县相邻的溆浦县占下来。
    溆浦县拥有辰州逾三分之一的耕地以及近一半的人口,是沅江中上游唯一能达到上县标准的地方,要是将溆浦并入叙州,将极大提升。
    杨钦虽然是水寨首领出身,但这两三年前被迫随韩家父子离开江州,组建船帮走前闯北,又经历过荆襄战事,眼界也就上来了,知道叙州还是太小了。
    而真要想配合朝廷钳制潭州,便应该从辰阳出兵,进攻北面的沅陵,从沅陵才能直接威胁到潭州的辖地。
    从辰阳到沅陵,沅水两岸皆山崖峙立,不想从辰水上游翻山越岭,水路是进出沅陵最便捷、最快速的通道。
    这怎么都该轮到水营充当主力了!
    看着杨钦迫切的心情,韩谦微微一笑,转回头看到张平以及女扮男装的姚惜水、春十三娘走过来,笑问道:“杨钦迫不及待的想请找郑大人请命去攻沅陵,张大人觉得我们何时该攻沅陵?”
    张平左臂已残,袖管空荡荡的悬着,他眺望潾潾江水时,却凭添几分孤旅立于江岸的萧瑟之感,他沉吟片晌说道:“不攻沅陵,我们在辰阳坐守,诱潭州兵马进入沅陵,或许更好吧。”
    这段时间,韩谦与张平也算是朝夕相处,对他知之也算甚深,所以不难猜到他会这么说。
    在韩谦看来,除了李知诰之外,张平大概是晚红楼最具卓见的人了,眼界完全在柴建、李冲、周元等人之上,即便信昌侯李普比之也有不及。
    他只是不知道晚红楼怎么会让这么一个人净身后隐藏宫禁之中这么多年?
    又或者说,张平原本就是宦臣出身?
    想到这里,韩谦微微一怔,以往对晚红楼的疑惑,这时候像是被这个念头猛然撕开一道缺口。
    晚红楼的真正来历,或许从张平这等人物的出身上,能窥出端倪来。
    姚惜水还在为攻克鸡鸣寨、辰阳城的顺利感慨不已,见义父的话颇叫韩谦动容,应该他心里也是如此所想,颇为惊讶的问道:“不攻沅陵,诱潭州兵马入驻沅陵?”
    “我们主要是从西南方向牵制潭州,姚姑娘是觉得我们打下阮陵后,将一部分潭州兵马牵制在武陵县防御我们好,还是将直接一部分潭州兵马引入沅陵来进行牵制更有利?”韩谦笑问道。
    将潭州兵马引入沅陵,则能拉长潭州的防御线,使得朝廷从鄂州、荆州及洪州三路进攻潭州里,潭州将更拙于应对。
    而辰州大姓势力之前为防范叙州,将主要兵马及军需物资都集结到南线,潭州兵马此时进驻沅陵,就需要从后方调运粮秣物资,这将进一步加剧潭州内部的紧缺。
    此外,武陵军虽然攻下鸡鸣寨、辰阳城、控制辰阳全境颇为顺利,于老鸦坳、七星坡全歼辰州番兵主力,但番兵实在悍勇好战,令武陵军在如此占优势的战场之上还是积累上千人的伤亡。
    辰州大姓势力并没有降服,而向建龙、杨再立等人在叙州境内也不会完全没有心思,仅靠武陵军三四千兵马,很难在控制辰、叙两州全境的同时,再去很好的牵制住潭州的一部分精锐战力。
    此时不仅不宜强攻沅陵,韩谦甚至都觉得没有必要急着强攻大潭寨,没有必要急着拿下溆浦县全境,他们暂时牢牢控制住辰阳城就好。
    通过老龙头,还可以较为便捷的将兵马、物资从龙牙山的南面运过来。
    要是这时候金陵都不敢断然对潭州进行削藩,还想继续压榨武陵军的潜力,韩谦就觉得这样的朝廷也实在没有什么效忠的余味了。
    韩谦与张平交换过意见,便又一起去见郑晖。
    郑晖也知道不宜过度压榨武陵军的潜力,他们手里的筹码实在太少、太小,只能赢不能输,甚至稍稍受挫,境内的土籍大姓就会蠢蠢欲动,要是不够小心,便是万劫不复的惨烈结局。
    韩谦说了将洗英三子尸骸送去大潭寨的事情,郑晖也应允下来。
    “请三位大人允寻樵运棺木去大潭寨。”洗寻樵在议事大厅里请求道。
    韩谦微微一怔,看向洗寻樵说道:“潭州未定,洗英此时绝不可能轻易就交出大潭寨、溆浦县投降。”
    “洗英老谋深算,即便此时不会轻易献出溆浦县,也不会轻易杀我,”洗寻樵说道,“而我去大潭寨,也没有想过劝洗英投降,只是想劝洗英按兵不动、静观事态变化!”
    韩谦看郑晖看过来征询他的意见,微微点头。
    既然洗寻樵有去见洗英的胆识,要是能说服洗英按兵不动,对他们也是极为有利了。
    溆浦的潜力太大了,洗英继续压榨下去,还是能集结两三千的番兵,甚至客籍大户在强大的武力威胁下,也会出兵出粮。
    他们此时不想去强攻大潭寨,但是洗英从大潭寨出兵袭扰辰阳、巫口甚至黔阳城,他们无疑还是要承受极大的压力。
    能说服洗英按兵不动,无疑能让他们集中兵力,更好的吸引、牵制进入沅陵的潭州兵马。
    辰叙山越番民,并缺少洗寻樵这样的有识之士,只是缺少其发挥的舞台,也不缺少像洗射虎的勇武战将,只是缺少能很好驾驭其的统帅。
    韩谦近来整理梦境里的历史碎片,发现在中原被梁晋战乱搅得支离破碎之际,湘西南以及黔中等地,是有极强的山越大姓势力崛起,曾一度将沅水中上游地区割据出去统治了数百年,一直到四五百年后推行改土归流,才彻底融入中央政权的统治之中。
    韩谦也不知道靖州乃至更上游的黔中诸州,以后会不会有强一些的枭雄从山越番民中崛起,但相信辰叙两州的历史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他扭转方向了。
    “既然寻樵愿去大潭寨游说洗英,那我现在就去鸡鸣寨,拓宽鸡鸣寨往龙牙城的驿道!”韩谦说道。
    要是洗英最初被洗寻樵说服同意在大潭寨按兵不动,为了表示诚意,水营战船便不能从大潭寨前的沅水河道通过,以免刺激到洗英敏感而脆弱的神经。
    那样的话,穿过龙牙城的这条旧驿道,交进维持叙州与辰阳联络的主命脉。
    郑晖、张平在黔阳城统兵牵制敌军,韩谦负责后勤辎重之事,这时候自然要多忙碌一些。
    “韩大人如若不嫌弃,惜水能否随韩大人一览龙牙山北坡的山水?”姚惜水美眸似盈盈秋水盯住韩谦问道。
    韩谦看了姚惜水一眼,心想此时已年逾四旬的张平倘若在潜伏入宫之前便是宦臣,那姚惜水、春十三娘又是什么来历?
    以姚惜水的年纪,大楚建国以及晚红楼出现在金陵时,她仅有四五岁,而春十三娘即便当时要大一些,但也只有八九岁,她们是什么来历?
    又或者说纯粹是晚红楼及信昌侯府从别处拐骗或收养的孤女?
    “怎么,韩大人不愿意?”姚惜水见韩谦沉吟片晌没有吭声,又问了一声。
    韩谦微微一怔,说道:“姚姑娘不嫌辛苦,那便跟我一起走吧。”
    这段时间,姚惜水、春十三娘随张平住进龙牙城,对五柳溪分水堰、龙牙城的修治,对叙州所推行的土客合籍、田亩新税等事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韩谦也不管姚惜水、春十三娘是否在偷学什么,当下便带着她们一起辞别郑晖、张平,回到鸡鸣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