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何干
    从云盘岭往北多为低山丘陵,往北穿过叛军的控制区,小队精锐人马通过有无数野径可以选择,便不用担心叛军斥候的封堵拦截。
    韩谦与姜获在赵无忌、奚发儿等侍卫的护随时,仅用四天时间便有惊无险的从朗州西部的低山浅丘穿过,到江畔找了一艘渔舟渡江,进入荆州城先去见荆州刺史张蟓。
    杨恩这时候恰好也刚刚从鄂州过来,准备从荆州乘船前往蜀军控制的夷陵。
    说实话,蜀军即便再不愿意大楚能将潭州彻底收入囊中,也不大可能会斩杀楚使,但是此去路途凶险,杨恩能如此风轻云淡的面对此行,韩谦却是钦佩他的胆气。
    “潭州以及梁军即便猜不到朝廷与蜀议和的意图,但杨侯踏入蜀地,潭州及梁军潜伏在蜀地的间谍,听得风声必会蠢蠢欲动。我身边有几名少年,擅长斥候刺探之事,还请杨侯将他们带在身边,以防护卫之事出现漏洞。”韩谦在荆州刺史府后宅的宴厅里,请杨恩同意将赵无忌、奚发儿等人带到他身边,保护他入蜀后的人身安全。
    张蟓会派战船将杨恩送到夷陵,到夷陵后的护卫工作主要由蜀军负责,但蜀军内部对和议必然充满分歧、争执。
    一般说来,不管和议结果如何,杨恩与蜀主王建有旧谊,蜀军上下不会公然加害杨恩,但倘若有人故意在侍卫之事上露出破绽,叫潭州或梁国的刺客得手,怎么办?
    “杨侯莫要推辞,你要是在蜀地发生意外,和议难成,不知道要多牺牲多少将卒的性命。”张蟓作为与杜崇韬同一级数的大将,对韩谦这样的小辈人物自然没有必要表现热切,但对韩谦关切杨恩出使蜀地却也是身有同感。
    即便韩谦不派人,他也会从身边派几名精锐老将贴身护随杨恩入蜀后的安全。
    马家也清楚潭州正面难以支撑太多,只能指望蜀军、梁军能钳制住楚军的主力,迫使朝廷默许他马家割据潭州的事实。
    这时候马家便有使团在蜀地,他们知道杨恩出使蜀地的消息,怎么可能不豁出命去破坏楚蜀和谈?
    至于韩谦率张对潭州用兵奇正相合,主张用楼船军战舰将一部分精锐兵马送到辰州北部与武陵军会合,张蟓却不置可否。
    用奇有用奇的好处,但这里面的凶险也是极大,何况潭州内线调整兵力部署也是极快,最终从岳东大营分精锐入沅江流域与武陵军会合,未必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
    当然,即便出兵用奇,调动的也是郡王府的直属精锐,出现惨重伤亡,也是郡王府的实力受挫,这个决心需要郡王府一系的将臣商议;张蟓作为外人,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荆州这边还是受朝廷直辖,张蟓作为与杜崇韬同级数的大将,只需要听从帝旨配合作战便好。
    韩谦与姜获在荆州停留了半天,交流过荆州兵马与武陵军的现状后,便与杨恩、张蟓辞行,乘荆州水营的战船顺江而下,赶到岳阳城东的大营,跟三皇子杨元溥他们会合。
    韩成蒙、乔维阎也再次随韩谦、姜获返回岳东大营。
    虽然郑晖去年九月中旬就离开金陵前往叙州,但天佑帝一直拖到年底才下诏削去马寅、赵胜、罗嘉等人的官职,召他们入京,削藩之事才正式拉开大幕。
    也到那时,韩谦奉旨“潜逃”,与其父韩道勋整并叙州的事情,才算有一个公开的说法。
    这事对韩家而言,真可谓是悲喜交加。
    悲的一年多时间担惊受怕、惶惶不安,当中还不知道被郡王府敲诈走多少钱财,虽然三皇子事后说这些钱财都算是支借去开销军资的,但最终没有归还,还能硬着头皮去讨要?
    喜的自然是三叔父子竟然是奉旨行事的“忠臣良将”,那韩家之前所以会受牵连,实际也是陛下想要诱骗潭州,那他们在此期间受了委屈,陛下自然会有一些补偿。
    韩道铭年后就调任吏部侍郎,雁荡矶庄院重新赐归到韩谦名下,暂时交由韩家代为经营,还额外赏赐韩家千余亩田宅,韩道铭的两个成年庶子韩成蒙、韩建吉、两个女婿乔维阎、陈致庸以及二房嫡长子韩端都赐了官身,还特地下旨着韩成蒙、韩建吉、乔维阎、陈致庸四人到郡王府担任执乘、从事等职。
    天佑帝如此安排的用意,韩家人心里自然是心知肚明。
    姜获从岳东大营出发潜往辰州,韩成蒙、乔维阎也是不顾凶险,硬着头皮随行穿过敌境,便是希望见韩谦及三叔韩道勋一面。
    奈何韩谦在云盘岭并不待见他们,甚至拒绝他们前往黔阳去见其父韩道勋。
    韩谦决定亲自到岳东大营见三皇子,他们便只能硬着头皮,再一路跟随北上。
    一路上韩谦都没有主动跟他们说过话,他们硬凑上去,韩谦也是受理不理。
    岳东大营设于幕阜山西北麓的余脉之上。
    这一带低山丘陵仅有三五十丈高,相比较武陵山、雪峰山上千丈高的雄奇峰肉驴绝算不上高,但山势直逼江畔,却也显得崎岖险陡。
    岳东大营沿山势而建,绵延近十里,东面乃是云溪渡,也是岳阳城东面颇为主要的一个驿站。
    目前大军在丘山的西坡建立大营,形成进逼岳阳城之势,而大批的粮秣以及更多的人马,则在东面的云溪驿集结。
    目前三皇子杨元溥在这里,除了近五万战兵外,从各地征调的从军民夫也多达五万余人,加上近万匹骡马,每日消耗的粮食马料便高达四五千石之多。
    这么大规模的战事,荆州、洪州以及武陵军三个方向不算,仅岳鄂方向,半年的开销就得要一百四五十万缗钱才抵得住。
    韩谦坐船到云溪驿前的码头才下船登岸,看到这边舟楫云集、车水马龙,暗感也是亏得天佑帝查抄冯家狠狠赚了一笔,才能在弥补荆襄战事开销后还有余力发动对潭州的削藩之事。
    沈漾、李普、杨涧等人都在西面的大营,云溪驿大寨主要是陈景舟及周元、张潜等人率部驻守、梳理粮草转运。
    韩谦登岸,陈景舟、周元、张潜都亲自出寨迎接,此外还有韩建吉率领的一队侍卫。
    “殿下有令,待你登岸,便请你去西山大营相见。”韩建吉硬着头皮说道。
    韩谦瞥了堂兄韩建吉一眼,未置可否,而是先与陈景舟、周元、张潜等人寒酸。
    周元心里对韩谦自然是深深的怨意,但也不得不承认,韩家父子确是能他人所不能。
    虽然朝廷年前在正式部署削藩时,沅江方向的作用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重视,还远不如洪州、荆州方向重要,然而到这时其他三个方向进展都迟缓,唯有武陵军顺沅江而下,势如破竹。
    韩家父子在叙州不仅化解掉潭州联络五溪番蛮的担忧,在歼灭潭州精锐逾四千之余,还成功将潭州近万兵马牵制在沅江下游,削减朝廷在其他三个方向的压力。
    要不然的话,潭州至少还能多抽出两万兵马,用于加强荆州、岳州、衡州三个方向上的防御。
    周元作为郡王府仓曹参军,这次在军中也主要是他辅助沈漾负责后勤辎重等事,他很清楚三殿下派姜获到辰州问策之事,并没有一定要韩谦来岳阳,自然也就能隐约到韩谦亲自赶来岳阳的意图。
    对于后续要在哪个方向加强用兵,周元自有他的看法,但他心里也明白,在韩谦面前,他的意见如何已不重要,最终能在三皇子面前决定下一步用兵方向,则是韩谦、沈漾、侯爷及杨涧四人。
    要是他们争执之下,便只能派人赶往金陵请旨了。
    寒酸片晌,韩谦便与陈景舟、周元、张潜等人告辞:“我这便去见殿下,待闲下来再与诸位叙旧。”
    韩谦与姜获身边还有数名护卫相随,也不理会带着郡王府侍卫过来迎接的韩建吉,等护卫牵来马匹,便要直接上马赶去西山大营。
    乔维阎与韩建吉嘀咕了一阵,这会儿又硬着头皮凑过来说道:“二叔他亲自押运数船粮谷过来,人这时候就在云溪驿,也准备动身去见三殿下。”
    “韩道昌在不在云溪,与我何关?”韩谦看了堂姐夫乔维阎一眼,面带煞气的问道。
    乔维阎一怔,见韩谦当着众人毫无顾忌的直呼二叔的名字,显然轻易不会放下旧怨。
    “你们既然都到殿下身边任事,那我便劝你们小心翼翼一些,莫不要犯什么过错让我知道,要不然我很不介意世人夸我大义灭亲的。”
    韩谦丢下这么句话,翻身上马,驰上云溪驿西边的驿道,往西山大营策马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