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马不停蹄
    除了叙州水营的十二艘新式战帆船外,楼船军的四十多艘风帆战船仅仅是改装了披水板,船队横穿洞庭湖域的整体速度就放缓下来,足足用了两天一夜才抵达沅江入洞庭湖的河口。
    进入雨季,这段时间沅水上游的雨季也极充沛,河口地区的水面也极辽阔,将两边的江滩、河滩淹没,水面差不多有十数里开阔。
    云盘岭以北,皆是低山浅丘,不遮风势。
    由于潭州水军主力没有追击过来,潭州在沅江内部的水营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挡楚军扬帆往西南方向挺进。
    马融在朗州州治汉寿城内,看着五十多艘风帆战船从数里外的江面上扬帆而过,而后面没有水营主力战船追击过来,锤胸顿足得老泪纵横:
    “潭州基业毁矣!”
    马融之前也觉得剑走偏锋,在淅川助杨元溥击退梁军的韩谦并不足为虑,但沅陵城一战叫他真正认识到草创没有两年的武陵军,堂堂正正的摆开兵阵攻城是那样的无懈可击,是那样的绵密无隙,令他喘不过气来,不想全军覆灭,就只能惶然逃回武陵。
    季钟琪打的主意是好的,就算放一万多龙雀军精锐进入湖西平原之后,潭州也可以增派兵力过来与之野战,但是连守城都那么艰难,野战又能有几分胜算?
    而且叙州筹备的军资,要比之前预料的充足得多,但马融多数上书陈述,并没有受到重视,马融心里也清楚,国主身边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在为沅陵之败找借口。
    从湖口乘船渡过洞庭湖,然后从君山一路驰快马,先一步进入龙寿城跟马融会合的文瑞临,看着数里外的江面,恨不得将世子马循以及国主马寅都揪到跟前,指着眼前一幕叫他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你们这些蠢货就不能听信一次老子的意见?”
    文瑞临胸口恶气难消,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闹性子的时候,与马融说道:“此时还请司马大人立即率部前往武陵城——如我所料不差,楚军多半会行围城打援之策,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请司马大人守住武陵城,要不然潭州难保!”
    即便猜到楚军会围武陵军而打援兵,但武陵城还必须要守住。
    沅江下游沿岸仅有汉寿、武陵两座坚城,楚军攻下武陵城,往北便能进入朗州腹地、进逼长江南岸,打通与荆襄的联络,往东南则能进攻潭州境内,整个形势真就是要彻底崩坏掉了。
    马融当即点齐在汉寿城内不多的马军,与文瑞临走江北岸的陆路,紧追楚军船队之后,后半夜才反超过来,提前进入武陵城部署防御。
    在晨曦之中,楚军船队荡漾着江水,从东北往西南,通过武陵城前的江道。
    行至江面受两边丘山挤压、夹峙到不足里许宽的鱼跃峡时,楚军船队便没有再继续前行,而是停靠到鱼跃峡南面的江滩上,成千上万的楚军似虎狼一般,在晨雾中跳下战船,冲上江滩。
    鱼跃峡前后的江面都宽达四五里,唯有这一小段江面被两边的丘山收缩得仅四五百步,一方面江水通过这里变得极其湍急,很难逆流抢过,另一方面两岸的丘山修筑营寨,架设旋风炮便能封锁江面。
    楚军在鱼跃峡南面的江滩登岸,然后控制鱼跃峡两岸的丘山,便能利用鱼跃峡作为进攻仅十里外的武陵城的大营使用,一方面物资兵马转输极为便捷,另一方面还不用担心潭州水营能从下游强攻过来。
    马融在鱼跃峡北岸的浅丘聚集两千马步军,看到楚军抢滩登岸,当即将数百马军分成数股,轮流冲击楚军在江滩建立的脆弱阵地,希望能给楚军一个下马威,令接下来的对峙不那么艰难。
    李知诰作为龙雀军副都指挥使,也是这次西进兵马的主将,与韩谦、楼船军都虞候范祥站在一艘双层列桨战帆船,一方面警惕的关注着下游十数艘排桨战船的动向,一方面盯住将卒登岸的江滩。
    此时天空下起微雨,谁也不知道雨势会不会变大,但他们确知此时武陵城附近的叛军不过五千余人,即便倾城而出到江滩前狙击他们登岸也不过如此。
    而拖延下去,则不知道叛军能从其他地方调来多少兵马。
    想要围困住武陵城,然而利用武陵城周围的丘山地形,狙击其他方向过来的叛军援兵,必须要快。
    倘若到云盘岭下船整顿军容,再从云盘岭走陆路进逼武陵城,至少要耽搁一天一夜的时间。
    然而一天一夜的时间,至少能让武陵城内的守军增加到一万人以上,到时候再围攻,就将困难得多。
    李知诰下令数艘方首平底船收起桅帆,直接冲上登岸阵地两侧的江滩,在船首及顶层甲板上集中七八十架床子弩,将叛军冲击江滩阵地的方向仅限正面,然后再将上百辆战车推上江滩,战车之上置大弩,又使甲卒持盾庇于车后,在敌前一步步的扩大江滩阵地的范围。
    双方将卒不断的引弓控弦,羽箭密集如蝗,战马嘶啸,在惊天动地的厮杀狂呼大叫中,夹杂着生命最后的惨嚎声,夹杂着戟盾相撞的沉闷钝响。
    无数的刀剑箭矢破开铠甲,刺入、斩入脆弱的肉体,一蓬蓬鲜血激溅飞扬起来,更多的则是沿手臂、腰身、襟甲流入泥泞不堪的江滩,将浑浊的江流洇红一片。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午前郑晖率田城、林海峥两部及洗英所统率的番营四千将卒从南面进逼过来,马融只能带着两百多具战死的将卒尸骸,撤兵退回武陵城里,眼睁睁看着越来越多的楚军登鱼跃峡北岸的丘山……
    杜益铭带着医护队登岸,直接在狼籍不堪的江滩战场上,设置医护营,将临时包扎过的伤卒集中起来进行进一步的清创、创口缝合。
    创口一旦感染化脓,当世最好的金创药或能有些治愈效果,但及时的清创则能有效的预防感染,差不多能保证七成以上的伤卒能够得到有效冶愈。
    要不然的话,武陵军在半年时间内经历两次伤亡率都超过三成的激烈战事,这时候很难说还能保持多旺盛的战斗意志。
    郑晖、张平与田城、林海峥、洗英等将过来,与韩谦、李知诰、周数、周惮、范祥等人会合。
    韩谦他们在岳东大营时,三皇子与信昌侯李普、镇远侯杨涧以及沈漾决定分兵沅江,就明确组建要湘西行营,统一指挥集结于沅江中下游的楚军兵马。
    韩道勋不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那郑晖作为郡王府咨议参军事、武陵军防御副使、辰州刺史,又一直在沅江两岸指挥作战,自然是当然的行营总管人选,李知诰、周惮、周数、范祥、洗英等人为副将,田城、高绍、林海峥、杨钦、奚昌、冯宣、冯璋等人地位则要低一层。
    韩谦作为行营司兵,继续负责后勤辎重等事。
    张平以及随军过来的李冲担任行营监军使、录军参军事。
    而在岳东大营时,三皇子与众人也初步讨论过沅江方向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就是周数、周惮分别占据武陵城北面、东面的隘道,拦截这两个方向过来的援军,范祥会同叙州水营杨钦部,负责拦截沿沅江逆流而上的水军援兵,李知诰会同番营、辎重营所属的旋风炮营,对武陵城展开强攻。
    而田城、高绍、林海峥三营甲卒以及郑兴玄所统领的亲卫营精锐,暂时则作为预备战兵留守鱼跃峡北岸大营,各个方向一旦有需要,都能随时增援过去。
    “这么快啊,诸位大人统兵过来,也不歇上几天整备兵马?”高绍讶异的问道。
    他们这个方向进展还是极顺利的,但每次组织新的攻势,都要进行一到两个月的筹备,现在他们刚在鱼跃峡北岸会合,最迟后天就要完成对武陵城的进攻准备,而那时候鱼跃峡北岸的营寨都未必能修建妥当。
    韩谦坐在李知诰对岸,具体的作战计划目前仅有数人知道,更需要跟下面的营指挥作进一步指挥,说道:“没有那么多的宽裕时间了,即便溧阳侯出使蜀地顺利,蜀军最快也会拖到六月才有可能从夷陵撤兵,但梁军在蔡州的集结却不会停止下来。而一旦过了雨季,梁军从蔡州进攻建设仅两年、还谈不上多稳固的南阳方城防线,仅靠邓州、均州、襄州的三万守兵很难说稳如泰山,朝廷必然又要从各地抽调兵马过去增援邓襄。到时候潭州这边的战事还胶着不下,那就真是进退两难了。沅江行营此时已经算完成集结,就必须要立即发挥出作用来,也就无法给新到兵马进行适应、调整的时间了,而我们动作越快、越果决、越凶狠,对湘潭势力的震慑也就越大,最终敢扑过来的援兵也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