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裁军
    韩谦从三皇子那里离开,回到住处,看到赵庭儿、赵无忌、冯缭、杜家兄妹以及田城等人刚刚从汉寿赶到潭州城来跟他会合。
    众人这时候才刚刚将行囊解下来,看到韩谦从外面进来,都迎过来。
    韩谦笑着说道:“殿下刚才说要在潭州城里找一处宽敞的府邸赐给我,你们过来,我倒不怕宅子太空阔了。”
    “你走回来时,愁眉苦脸的,谁给你气受了?”赵庭儿眼尖,看到韩谦刚进宅子时神色不虞,好奇的问道。
    奚荏说道:“反正我不敢给他气受!”
    冯缭说道:“我刚刚听奚发儿说了一些事,大人是不是察觉到长乡侯王邕与清阳郡主不是省油的灯?”
    韩谦此时还不确定是否让冯缭知道更多的秘密,只是敷衍一笑,说道:“你们一个个,又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韩谦让大家都别忙着收拾行囊,将田城、冯缭等喊到小厅里说话:
    “我刚跟殿下说了,要举荐你出任叙州司马、州营兵马使,朝廷函文最快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过来,但武陵军这几天就可能要从汉寿、武陵、沅陵等城撤回叙州去,这事你来处置。你等回到叙州后,从黔阳联络雪峰山的番寨,尽可能不要动兵戈,先将雪峰山驿道打通起来,让人员能通过!这几天,从沅陵到汉寿的后勤辎重等事,也都要移交给沈漾先生及周元、张潜他们接手,医护营除了重残伤病送往龙牙城继续救治外,与旋风炮营也都就地解散……”
    “武陵军这是要都裁撤掉?”冯缭微微一怔,震惊的问道。
    “我已经向殿下请求裁撤武陵军了,毕竟武陵军的供养靡费太大。”韩谦点点头说道。
    “叙州能够勉强维持武陵军的补给……”冯缭劝谏道。
    武陵军好不容易现在有七千多人的规模,以韩家父子所立的功绩,武陵军理应得到进一步的扩编,到时候在三皇子这边,韩谦与其父,才真正有与信昌侯府、与沈漾等人分庭抗礼的机会。
    虽然冯缭认识到韩道勋不是祸国殃民的枭雄之辈,但也绝对不是愚忠之人,应该知道真正想有一番作为,没有权势是绝对不行的。
    倘若不是韩道勋要求,冯缭难以理解韩谦为何要主动裁撤武陵军。
    这时候主动将武陵军裁撤掉,仅保留叙州州营,虽然还能保留两三千人左右的战力,但潭、岳、朗、邵、衡、辰诸州,哪一个州的地方州营,兵力会低于三千人?
    再说,武陵军采取的是募兵制,即便没有改部兵制的机会,靡费是高,但冯缭知道想要维持七八千精锐兵马,叙州也还是能够勉强承受的。
    何况削藩一战过后,韩谦及其父也应该有其他的封赏,甚至更进一步,韩谦及其父子应该将韩族其他两房的势力一步步的兼并过来。
    韩谦挥了挥手,表示他不想再在这事上争论什么。
    见韩谦已经做出决定,冯缭自然不便再说什么,他看田城、林海峥二人脸上都有惋惜之色。
    “那多出来的人手,要怎么处置?”冯缭问道。
    “当初从左司抽调出来的人手,大多数人还是要重回缙云楼,我会跟殿下推荐高绍主持缙云楼的事务,”韩谦道,“而海峥到时候便与我一起在殿下身边伺候……”
    吩咐过这些事情后,韩谦便叫冯缭、田城、杜家兄妹他们下去歇息。
    赵庭儿自然是与奚荏都留在韩谦身边伺候。
    待其他人都离开,奚荏问道:“你是不是担心金陵会发生大乱?”
    奚荏在韩谦身边最久,也与赵庭儿都知道晚红楼与神陵司的秘密,清楚韩谦心里正担忧太子及信王那边不会坐视三皇子借削藩之事坐大,也就不难猜测韩谦此时的安排用意是什么。
    韩谦点点头,他不知道天佑帝驾崩前后,金陵会不会发生内乱,但他要照最坏的情况作打算。
    叙州说到底就是人丁稀少,土客合籍也才两万余户、四万余丁壮,武陵军也是好不容易才凑出七千多人的规模,已经可以说是叙州的精华所在。
    要是现在不主动将武陵军裁撤掉以保存元气,真要等金陵发生内乱时,武陵军这点家底、这点苗子,能经得起几次折腾?
    想到这里,韩谦轻叹一口气说道:“金陵那边之所以还没有动静,也是削藩一战打得太顺利、太快,远超乎宁安宫、太子及信王那边的预料,他们应该正措手不及的调整计划。所以不管怎么说,我都极力主张缓打赵胜、罗嘉两部残军,除了殿下需要更多的才能在潭州培养根基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年底前返回金陵,要是有什么阴谋针对殿下,我们将难以有效防范!”
    韩谦这时候又跟奚荏、赵庭儿说及崇文殿日常所用火烛的疑点。
    “崇文殿的火烛里有可能掺有慢性|毒药?”奚荏震惊问道。
    “这仅仅是猜测,我让人去查,但为免打草惊蛇,也没敢有什么大的动作,目前也还没有查到什么眉目,”韩谦说道,“而我的猜测即便是真,幕后之人,为防止漏马脚,也不可能在火烛投太多的药。这时候殿下过早回金陵,就极可能会对方下手的目标……”
    崇文殿的火烛,韩谦更倾向认为是安宁宫徐后动了手脚,一方面是安宁宫更有这个条件,另一方面原有的历史轨迹里,也是安宁宫最先夺得先机。
    不过,就算他猜测的没错,安宁宫对天佑帝下手,也必然瞻前顾后,要考虑很多的因素。
    特别是梁国大军压境时,安宁宫怎么都要顾及有可能会为梁军所趁。
    有必要时,安宁宫或许会考虑直接先除掉三皇子吧?
    为占住叙州,韩谦几乎将左司这几年所培养的力量抽调一空,仅有数十名察子、秘探还继续潜伏在暗处搜集一些基础性的情报。
    即便会有一部龙雀军精锐会随他们返回金陵,但到金陵后,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调动的,而龙雀军的战斗力再强,也防犯不了刺杀、下毒、绑架这一类的下作手段。
    韩谦之所以要裁撤武陵军,也是因为此时迫切要将一部分左司精锐斥候及子弟调回到缙云楼,将原有的信息侦察、传递网络建立起来。
    最初有近八百名左司斥候、匠师及左司子弟随韩谦进入叙州;特别五百多名左司子弟,经过这两年的锤炼,也都已经成长起来了。
    左司百余匠师,即便像郑通等少数几个有功名官身的,也都可以在叙州任职,其他人韩谦也不会放回去,毕竟秋湖山匠坊目前已经自成体系,也不缺这批人。
    韩谦下一步会将这些匠师的眷属都迁入叙州,让他们彻底在叙州扎根。
    他这次立下战功,又主动将武陵军裁撤掉,就这点要求,不会得不到满足。
    这百余匠师所对应一百四五十名左司子弟,也就成为韩谦真正能用的嫡系亲信,他们也将与郭奴儿、林宗靖、郭雀儿等成长起来的家兵子弟,以及山寨及刑徒兵出身的那一部分左司斥候,共同成为叙州州营的中坚力量。
    还有近三十名左司斥候及对应的四十多名左司子弟,他们对叙州有颇深的认同感,即将这次不便将他们的眷属直接集中迁入叙州,但他们都有军功在身,推荐他们到州县衙门担任胥吏,他们就能脱离军府兵户的身份,之后再将家小接到身边团聚,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除开这些之前,差不多有近三百名左司斥候与成长起来的左司子弟将全部回到缙云楼。
    韩谦将他的想法跟奚荏、赵庭儿细说过一遍,要她们将人员名单整理出来,然后他直接拿着名单,约上沈漾、信昌侯李普及袁国维、姜获到三皇子跟前,谈武陵军裁撤以及重建缙云楼的具体事宜。
    沈漾对此是支持的。
    后勤辎重以及从地方筹措养兵之资、征调作战物资、抄没逆犯罪族家产等事,必然要归入六曹管辖,特别是查抄之事,要令出多门,就太容易乱套了。
    而韩谦回到三皇子身边,在执掌缙云楼之外,还直接控制一部精锐战力,权柄就过重了。
    同时武陵军以募卒为主,与以军府兵户抽丁为主的龙雀军截然不同,难以纳入护军府及屯营军府辖管体制之下。
    以往是没有办法直接往潭州腹心之地派遣精锐战力,才以殊例  
    韩谦主动提出裁撤武陵军,仅作为叙州州营保留一部分必要的地方武备,就直接将很多冲突矛盾的问题解决掉了。
    很多事情,都要上书金陵拿最后的主意,但缙云楼重建之事刻不容缓,很多事情这边也都可以先行动起来。
    田城先率武陵军撤回叙州,将武陵、汉寿等的驻防移交给张封部,将一部分左司斥候及子弟抽调到潭州城,林海峥直接调到三皇子身边参与侍卫之事。
    与此同时豫章郡王杨致堂也七月上旬率部进驻衡州,遣使来见三皇子杨元溥。
    杨致堂乃是三皇子杨元溥的堂兄,年少从军,屡立军功,又因为是宗室子弟,得封豫章郡王,这几年一直坐镇洪州。
    只是他这次所统率从洪州进攻衡州的兵马以地方州营为主,战斗力不强,与赵胜打了几仗,败多胜少。
    要不是赵胜这次率部仓皇南逃,他此时还被堵在袁州出不去。
    当然,豫章郡王杨致堂不会承认这点,他对后续进剿赵胜、罗嘉两路叛军,他自然也是主张谨慎对待,最好是步步为营。
    这时候李知诰差不多也已经收复邵州全境,将主要兵马都屯于邵州东南与永州相接的五指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