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楚臣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谋蜀主
    “郡主以为我有意欺诈,却不知道侯爷使楚期间,有两次遣信使密见景大人,都叫缙云楼的眼线看在眼底……”韩谦重坐回木亭之中,也不介意告诉长乡侯、清阳郡主,缙云楼有眼线潜伏在蜀地。
    韩谦也知道并不是长乡侯说一句“韩师赐教”,双方就能掏心掏肺的坐下来无话不说,也不是长乡侯一句“韩师赐教”,他就真会毫无遮掩的将老底都翻出来给他看、求他出谋划策。
    相反的,双方都还要拿出一些更实质性的东西,才能真正推动合作实质性的进行下去。
    长乡侯王邕脸色阴睛不定,转念也想明白景琼文为何会被盯上。
    除了景琼文之外,他实在找不到其他有足够分量的大臣,在清阳的婚事上向父王进谏。
    当然景琼文被盯上,以及韩谦直接道破梁婉琴技师承景琼文,说明韩谦对他们的调查了解已经足够深入。
    而他们跟韩谦接触的时间又不长,满打满算都只有五个月。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韩谦对他们就如此了解,要是清江侯没有被他这几年来伪装出来的假象瞒住,一直都派人暗中盯着他,那这边又有多少秘密落到清江侯的眼底?
    想到这里,长乡侯王邕背浃都快要渗出汗来。
    “都说联姻事成,接下来大楚便会行废嫡改立之事,似乎大楚皇位已经是三皇子的囊中之物,”韩谦折下一截柳枝,去逗木亭前鱼池里肥硕的锦鲤,笑道,“但想必不需要韩某细说,侯爷也知道天下从不会有如此轻易之事吧……”
    长乡侯王邕是底细被韩谦窥破,才不得不敬呼“韩师”,将韩谦挽留下来,但他心里却没有这么轻易就认输,微眯起眼睛,强行将波澜的心绪平定下来,看着韩谦,强笑问道:
    “陛下雄霸江淮,文治武功无不令人服庸,哪个宵小敢生异想?”
    “事情真要像侯爷说的这般轻松,沈大人他就不会毒发身亡了。”韩谦哂然笑道。
    长乡侯王邕眼眯骤然一敛。
    沈鹤八月底携旨刚到潭州时,当时呈现出来的病容明显是中毒,但韩谦府上的医师以及潭州的医官,硬是将沈鹤当成瘴疫医治,而沈鹤回金陵后不到一个月就病发身亡。
    整件事在金陵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生老病死是谁都逃不过去的大劫数,但长乡侯王邕却知道整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他在金陵及潭州的信息来源有限,暂时还窥不破重重迷障下的真相。
    这时候韩谦亲口承认他确信沈鹤乃是毒发身亡,实际上就是承认沈鹤在潭州期间被当成瘴疫救治,是韩谦他有意掩盖事情的真相。
    “在潭州时,韩大人为何要坚持说沈大人是染瘴疫?”清阳郡主忍不住问道。
    长乡侯妃梁婉同样震惊的看过来,想要知道答案。
    韩谦看了清阳郡主一眼,说道:“郡主能想明白的!”
    清阳郡主恨不得抬脚踹韩谦的脸上去,这是她们一直都没有想不明白的迷题,韩谦这时候说这话,不是嘲笑她们愚蠢吗?
    “想必韩大人与三皇子早已经将沈少监中毒之事密奏陛下知晓了吧?”长乡侯王邕眯起眼睛问韩谦道。
    “侯爷应该早就有这样的猜测,却偏偏看不出陛下有知晓此事的蛛丝马迹,所以心里困惑犹深吧?”韩谦笑了笑,将沾了池水的柳条提起来,又问道,“侯爷既然跟神陵司在金陵的故旧有联系,难道他们就没有提供一些有用情报,给侯爷以启发吗?”
    “哼!”听韩谦这么说,清阳郡主忍不住轻哼的一声,不满之意溢于意表。
    韩谦心里微微一笑,大难临头各自飞,神陵司早就支离破碎,试问世间有多少人会念及故旧之情?
    “请韩师赐教。”长乡侯王邕不得以,只能再祭出这句五字咒言,揖礼道。
    “削藩战事太过顺利,安宁宫已经意识到废嫡改立之事难以避免,使沈鹤病故而使陈行墨继任内侍省少监,不过是方便他们行大事,”韩谦说道,“我等要是过早奏明沈少监毒发身亡乃是安宁宫的密谋,陛下倘若耐不住性子,要在年前清除叛逆,就只能调楚州兵马渡江南下。那么一来,我们千辛万苦,岂不是为信王做了嫁衣!”
    “你将沈鹤当作瘴疫医治,实际目的就是要对天佑帝隐瞒真相吗?”清阳郡主难抑内心的震惊问道,“你就不怕天佑帝知晓此事,治你欺君之罪,砍下你的脑袋吗?”
    天佑帝崛起江淮之间,半辈子戎马征战,声威赫赫,谁敢想象他麾下竟有臣子敢如此相欺瞒?
    要知道杨元溥想要顺利继位,这件事最后是很难隐瞒过去的,那最后韩谦怎么都逃不掉一个欺君之罪!
    除非韩谦就没有考虑杨元溥能顺顺利利的继位?
    想到这里,清阳郡主震惊的盯住韩谦,问道:“你使蜀,除迎亲之外,还有什么目的?”
    韩谦颇为诧异的看了清阳郡主一眼,没想到平时看上去小性子不小的清阳郡主,竟然比长乡侯更早想到关键处。
    “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而最坏的情况,那就是金陵发生动乱,”韩谦淡定的说道,“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殿下在此之前必须要有能统兵回京平叛的能力跟准备!而这个准备,除了潭州十万精锐要完成初步的编训,除了要争取杜崇韬、张蟓等将的支持外,在一定程度上也需要获得蜀国的支持。很显然就目前的情形看,清阳郡主嫁入大楚,并不能保证蜀国一定会支持三皇子!”
    清阳郡主美脸涨得通红,韩谦这话无疑是说她作为蜀主爱女,在楚蜀两国的关系里是那么的无足轻重。
    韩谦没有看清阳郡主的反应,而是对长乡侯王邕说道:“侯爷现在可以明白过来,我说要找清江侯合作,绝非是吓唬侯爷。”
    长乡侯王邕震惊的坐在那里,没有想到韩谦使蜀的根本目的竟然是这个。
    “现在该是侯爷表示诚意了。”韩谦拿着柳条轻荡池水,不忘提醒长乡侯王邕,他刚才说这么多,不是闲来无事要讲故事给他们听。
    在无数尸骸血肉铸就的江山社稷面前,一个女子的分量实在是太轻了。
    只要能获得蜀国的支持,不是韩谦,而是三皇子杨元溥随时都可以将清阳放弃或牺牲掉——而这个结果对长乡侯府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长乡侯王邕凄然一笑,说道:“本侯没有韩师这样的人物相助,这些年只有景大人暗中扶持,想做什么事都是举步唯艰啊!”
    韩谦将他们那边如此关键、紧要的事情都摊开来说,长乡侯王邕心里也知道该有所表示了,要不然他也怨不得韩谦袖手而走了。
    然而相比起杨元溥除了携荆襄、削藩战事积攒下来的声望外,还掌握左右龙淮军、湖南八州兵备以及有韩道勋、韩谦父子、信昌侯府、郑氏、沈漾等一大群文臣武将的拥护,长乡侯王邕想想自己身边能用的人手,实在是惨淡得很。
    “请侯爷莫要妄自菲薄,蜀楚两国情况不一样,应对之策也不一样。”韩谦说道。
    “还请韩师赐教。”长乡侯王邕说道。
    “还要请清阳郡主莫要忘韩谦今日筹谋之功。”韩谦朝清阳郡主作了一揖说道。
    清阳心里多少还有些不爽,但也知道韩谦这一礼的意思。
    第一层面则是代表三皇子杨元溥与大哥在楚蜀两国层面上的结盟,同时也代表她与韩谦在杨元溥身边人之间的结盟。
    只是叫她这时候低头认小,又有些不情不愿。
    这会儿,长乡侯妃梁婉不经意的拉了清阳衣袖一下,清阳才敛身施礼说道:“还请韩师赐教。”
    韩谦微微一笑,便细说起楚蜀两国政体有何根本性的不同。
    天佑帝崛起江淮初期,容纳广陵节度使府的势力才力压江淮群雄,但也导致外戚徐氏的势力太强,不得不使信王夺浙东郡王李遇的兵马坐镇楚州以制衡之。
    蜀主王建独霸川蜀,虽然在崛起过程里也收编诸多势力的残部,这些势力残部在蜀国内部也形成不同的派系,但没有一个派系,能有楚国徐氏那么强。
    这使得蜀主王建,要比天佑帝更好的掌握着蜀国的军政大权。
    清江侯作为世子,目前直接掌握的府卫,仅六七千人规模;蔚侯这几年随军南征北战,所谓的黑云骑也只有三千骑兵。即便清江侯与蔚侯铁板一块,两边加起来,所直接掌握的兵马也就一万人而已。
    此外,外戚赵氏虽然权高位重,却只掌政事、不掌兵权。
    实际上蜀国的政局变化,很大程度都取决于开国郡主王建的态度变易;而戎马一生的王建,在蜀国的声望,也并不比天佑帝在楚国稍低。
    到最后,韩谦说道:“侯爷之谋,不是谋清江侯,而是要谋蜀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