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去秋来,转眼已是一年。

    望着窗外片片凋零的落叶,何良的心里有些惆怅。今天是KPL秋季赛开赛的日子,过去五年这一天他都是在憧憬中开始新的征程,之后无论再忙碌,心中都是兴奋而期待的。但是现在……

    “何良,明天开学典礼的坐场顺序图弄好了吗?”一人风风火火闯进办公室,大声叫道。

    何良的思绪随着这一声喊叫回到了眼前的电脑,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声:“正在弄。”

    如今的何良成了东江大学学生处工作的一名在读研究生,虽然没比当职业选手的时候清闲多少,但是生活却没有了过去的那份憧憬和热情。未来会怎么样?何良自己心中都没有答案,只能先做好眼前的事。

    “抓紧时间,天黑之前要到操场画好线,现在就等你的顺序图。”身后继续传来催促声。

    “你别走,马上就好。”何遇说着双手便继续忙碌起来,键盘、鼠标声顿时不绝于耳,屏幕上学校各院系的位置划分以飞快的速度被勾勒出来。

    “手速真快,不愧是前职业选手!”来人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飞快的操作赞叹着。

    “我那是手游。”何良说道。

    “异曲同工,异曲同工。”

    在来人的感慨声中,本就已经接近尾声的坐场顺序图被何良迅速完成,随手将文件直接发送到了来人的手机上。

    “赞,我先去下,马上就回来。”来人说道。

    “还回来干嘛?”何良问。

    “带我排位上分啊!”来人七尺男儿,此时一边说一边竟向何良抛了个媚眼,弄得何良一阵反胃。

    “今天没空。”何良没好气地说道。排位赛是王者荣耀中最重要玩法之一,通过玩家对战的胜负进行积分的奖罚,由此排列出从青铜到王者共七个阶层的段位,是玩家实力最直观的体现。可对职业选手来说,排位赛的段位已经不足以验证他们的实力,他们已是超脱到另一位面的顶尖高手。

    何良昔日好说也是倍受瞩目过的KPL明星打野,如今却沦为同事眼中的排位上分利器,心里还是有些落差的。他本打算退役后就连游戏也一起放弃掉,谁想认识这位叫潘锐明的同事后,架不住其死缠烂打,生生又重拾起了游戏,隔三差五就要带他上上分。眼下游戏里的排位赛也刚开了一个新赛季,潘锐明在何良耳边念叨排位已经好几天了,不过今天何良拒绝得却是异常坚决,根本不给潘锐明施展他磨人功夫的机会,拿起外套就要出门。

    “诶你干嘛去啊?”一向随和好说话的何良今天如此态度坚决,让潘锐明很是意外,忍不住问了句。

    “我弟今天报到,我去接他一下。”何良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弟?新生吗?哪个系啊?喂!我用下你电脑啊!”潘锐明追问了几句,何良却已经不见人影。潘锐明也不理会,坐到何良的电脑前,将他刚刚做好的坐场顺序图又转发了几份,而后打了通电话吩咐了几句后便悠哉悠哉地点开了手机上的王者荣耀。

    “省得跑了。”他一边嘀咕了句,一边开始了一局单人排位。

    有何良带他的时候胜利都是十拿九稳的,可问题是他自己游戏的局数远比何良带他打得要多得多。何良今天带他打上王者段位,两天他就能输回钻石。没有何良带队的日子,潘锐明的排位赛战绩从来都是以双位数计的连败,以及澳门银河娱乐官网消息箱里不计其数的投诉处罚。

    上个赛季最夸张,何良把他带上王者后便不再理会,潘锐明仅用一周时间,就生生掉回了黄金段位。毫不夸张地说,若不是青铜段位有积分保护,没有掉星机制,潘锐明掉回最初学者的青铜Ⅰ恐怕都是毫无压力的事。潘锐明的游戏天分和水平由此可见一斑。偏偏他自己从来都不认可一点,坚持认为是自己的队友太不靠谱。正是为了弥补这一点,刚刚进入这一局黄金排位潘锐明便自信十足地发了句话出去:“高手,补位。”

    游戏中不同英雄有各自擅长的位置,合理选择英难搭配阵容是比赛中很重要的内容。潘锐明的这一表态从心意上来讲是很负责很靠谱的一种态度——让队友先选择擅长的英雄和位置,最后由自己来补齐阵容中的短板。

    四名队友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他的话,总之纷纷飞快选好了英雄。潘锐明一看,游戏里五个位置,上单、中单、射手、辅助四位俱全,唯缺打野,当即选了一个刺客英雄兰陵王。

    “我打野,带飞。”潘锐明自信满满地又是一句。

    比赛很快开始,跟着何良上过王者段位的潘锐明完全不把黄金段位的比赛放在眼里,哼着小调便直奔己方蓝区。打野位是通过猎杀野区的野怪获取经验和经济,通常会是全队发育最快的一个,凭此来带领全队的节奏。潘锐明哼着小调打着怪,脑中已在构思一会怎么神出鬼没大杀四方纵横全场,上方隘口却突然冒出两名对方英雄,直朝他冲过来。

    潘锐明慌忙后退,对方两名英雄毫不费力地击杀了他打到一半的蓝怪,抢走了开局对打野来说相当重要的蓝BUFF。潘锐明怒火中烧,立即打开语音:“上单怎么不替我看一下!”

    “视野给到了啊,对面射手辅助都没露头,不是在打红就是来反蓝了。”

    游戏里的队友没有回应,潘锐明的身后却突然响起一句,惊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回头一看,就见一学生模样的少年站在他身后,目光落在他的手机屏幕上。

    “不过你有惩戒对方没有,还是有很大机会拿到的,为什么要跑?”少年接着又说道。惩戒是召唤师技能,通常只有打野英雄会携带。这个技能可以对野怪造成高额的真实伤害,拥有相当大的补刀优势。但是潘锐明却没有利用这一优势来争取一下这个蓝怪,直接就退却了。

    “你谁呀?”潘锐明上下打量起这个指导他游戏的少年。

    “哦,我找何良,这不是他的办公室吗?”少年说着,目光总算从潘锐明的手机上移开了。

    “他出去了,不在。”潘锐明说完便转回身继续他的比赛。丢失了蓝BUFF的打野起步落后了些,兰陵王可怜巴巴地收拾掉剩余的野怪,又蹭了队友一波兵线,总算熬到了4级。当即发动了兰陵王的大招——三技能秘技·隐袭,进入隐身状态,鬼鬼祟祟地朝着对面蓝区摸去。

    “对面打野是红开的,你想反野的话现在去红区才对。”身后突然又传来了一句。

    “你还没走?”又被吓一跳的潘锐明惊叫了声,不过注意力还是马上回到游戏:“你怎么知道他红开?”

    “刚才你看中路视野的时候他有路过,你没注意到他身上的BUFF吗?”少年说道。

    “当然注意到了,但是谁告诉你要去抓他?我是要去反对面蓝BUFF,没看到我都快没蓝了吗?”潘锐明不改自己兰陵王的行动路线。

    “对面红开,那蓝BUFF至少还有60秒才会刷新,你不如去拿自己家的蓝,应该就快好了。”少年说道。

    “你懂什么,我是要埋伏他一波,连蓝BUFF带他的人头一起拿下!”潘锐明说道。

    “埋伏60秒?”少年相当疑惑。别说是争分夺秒的开局阶段了,哪怕是到中后期,花费60秒时间来蹲草埋伏都是极大的浪费,怎么可能有这种打法?

    但他话音未落,潘锐明的兰陵王就在河道遇到了对方打野李白。

    “看到没有?”潘锐明得意洋洋,兰陵王立即朝李白逼去。

    “李白有大招啊!”少年看到李白手中长剑上泛着的幽幽光芒,急忙提醒潘锐明。可是潘锐明的兰陵王这时攻击已经打出,暗影匕首飞向李白,跟着便是一技能秘技·分身,兰陵王召唤出影分身,朝着李白一起挥出了他的拳刃。

    隐身状态下突然而至的攻击确实难以防备,但李白在被暗影匕首命中时立即一手二技能神来之笔,手中长剑化为青莲剑阵,保护着李白未被兰陵王和他的分身击中。跟着便释放了大招青莲剑歌,李白化身为剑气,对兰陵王一波飞速斩击。

    “我靠!”连吃两个技能,而自己的分身伤害却没能打出,潘锐明惊叫着,兰陵王大招影袭再度施展,看得身后少年只能无语。

    影袭初次发动时,兰陵王会在1.5秒后进入持续30秒的隐身状态,在这期间再次发动,兰陵王会朝指向方向发起突袭。可问题是李白此时还在大招青莲剑歌的施放过程中,同施展神来之笔时一样不可被选中和攻击,兰陵王的影袭在这时再次发动,和打空无异。

    三个攻击技能,兰陵王打空了两个,仅仅是用暗影匕首减速了一下李白。可李白一技能将进酒自带位移效果,此时追着想跑的兰陵王接连突进,潘锐明手足无措,终于被一剑刺翻在地。

    “靠!”潘锐明懊恼不已,可这次全是自己操作问题,无法埋怨队友,怨恨的目光顿时朝身后的少年投来。

    “吵什么吵,看吧!”潘锐明凶道。

    “应该等李白大招限制后再上的。”少年说道。李白的大招青莲剑歌通常是处于限制状态,只有连续3秒内的第四次普通攻击命中目标触发被动技能侠客行,青莲剑歌才会解除限制。不过这时间也不过5秒,5秒后青莲剑歌便会回到限制状态。

    “我怎么知道他大招是不是限制中?”潘锐明没好气地说道。

    “解除限制的时候剑身会发光啊!”少年很惊讶潘锐明竟然会这样问。

    “这种细节谁会在意?我说你到底是谁啊?”潘锐明心下一惊,他游戏局数已近千局,却还不知道李白的大招有这么一个细节。一边默默记下一边却还是要嘴硬。不过也终于对这少年产生了些许好奇。

    “我叫何遇,来找我哥何良。”少年说道。

    “啊?你就是何良的弟弟呀!难怪难怪!”听到何遇自报家门,潘锐明顿时一脸恍然。对于何遇能提供给他这么多游戏中的意见马上觉得理所当然。职业选手的弟弟嘛,当然是很懂这游戏的。

    “何良说去接你了,你没遇到吗?”恍然完潘锐明接着说道。

    “是吗?”何遇掏出手机看了眼,果然看到何良发来的未读微信。

    “打扰了!”何遇急忙转身出门,却在门外险些撞到一位女生。

    “不好意思。”何遇急忙向对方道歉。

    “没关系。”女生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却让何遇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眼下也顾不上多做理会,点点头便急忙离开了。潘锐明本还想多关照何遇几句,奈何手中游戏还未结束,一边操作一边起身出门,只看到何遇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口。倒是门口站的那个女生还在望着何遇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找谁?”潘锐明看向这女生,发现有些漂亮,顿时热心了几分。

    “不找谁,家蓝马上刷新了,快点去拿吧。”女生说道。

    “什么?”潘锐明一愣,低头一看,果然自己家野区的蓝怪正处于刷新状态。

    “你怎么知道。”潘锐明惊讶地抬头问道,却看到对方已经在离开。

    “因为我游戏走心。”女生没有回头,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便消失在了楼梯口。

    ********************************

    对不起我食言了,为了配合一些活动今天需要双更,心痛到无法呼吸!明天恢复单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