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超市外的何遇正喝着汽水等何良,忽然看到热闹的林荫道上涌出一堆人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来。身后就是学生超市,何遇没去多想,却不料这群人径直来到他身前就停下了,所有人一起望着他。

    “有什么事吗?”何遇疑惑着站起身来,目光扫了一圈。迎面这个微笑着的女生让他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可还没等他细想,旁边的一位男生就已经开口了。

    “同学,帮我们一个忙好吗?”说话的是张承浩,人是他选的,他也就当仁不让地站出来主动交涉了。

    “什么事?”何遇奇怪。他不过一个刚入校的新生,同班同学甚至室友都还没来及认识呢,想不出有什么事是他可以帮上忙的。

    “王者荣耀,这个手游你知道吗?”张承浩问道。

    何遇愣住。王者荣耀,这游戏他何止是知道。在哥哥何良成为职业选手的这五年间,他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场职业比赛,甚至连各队赛季前的训练赛、做活动的友谊赛、表演赛都关注颇多。王者荣耀对他而言是熟悉又陌生的。熟悉,是因为他关注了如此多、如此久的职业比赛,陌生,却是因为他本人从来没有亲手尝试过这个游戏。这不是因为他不好奇,只是因为父母对何良投身电子竞技更多的还是担忧,他无法想象当他们看到家里又一个孩子同样热衷这个游戏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不想让父母不安,所以这五年他只是关注何良,关注KPL,却从来没有亲手尝试过这游戏。

    眼下忽然被人这样问,何良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答,愣了一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是这样,我们这边准备打一场3V3,少一个人,你来搭把手吧?”张承浩说道。

    “少一个人?”何遇不由地环视了一圈,十分不解。这凑上来的人一眼都数不过来,别说3V3,就是摆几场5V5都有富裕,需要特意走到他面前找他来凑数?

    “准确地说是我们少一人。这些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我俩只好找个路人来帮忙了。”有点眼熟的那个女生站出来说道。她身旁站着的戴眼镜男生在何遇看过来时点了点头。

    张承浩感觉这是一个羞辱高歌让自己出口恶气的绝好机会,不舍得错过,连忙跟上卖力劝说:“同学帮帮忙!一局也就几分钟,不会耽误你太久的。如果你没有什么急事的话。”

    “我……倒是没什么急事。”何良有些心动了。长达五年认真关注的一件事,他又怎会不好奇,怎会不心动?他无数次地想过尝试,但终究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而眼下,这不是自己主动,而是有人需要帮助……

    试一下吧!

    压抑许久的那个声音在他心底里喊着。眼前这顺手推舟的状况彻底勾起了他长久以来的渴望,何遇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

    “谢谢。”高歌说着,笑容灿烂地看向张承浩:“那就开始吧。”

    高歌这样子让张承浩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结果就听到何遇这边开口道:“等我先下载一下游戏。”

    这下轮到张承浩笑容灿烂了。一个手机上都连王者没有安装的人,那当然是不会这游戏的,正如他所愿。一时间他怎么看何遇都觉得顺眼,说话口气都加倍亲切起来:“不着急,我们等你。或者我们这边借个手机给你也可以。”

    何遇一听,这样倒也干净利落。尝试一次就把手机还给人家,自己该干嘛干嘛去。真要把王者下载到自己手机上,何遇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舍得删掉。于是朝张承浩点了点头道:“那借个给我吧。”

    “小极,你的号借这位同学用一下吧。你的手机好,英雄和铭文也比较全。”张承浩扭过头,朝他身边一位同伴很是大度地说道。

    “哦。”被称作小极的同学当即把他的手机递给何遇。何遇接过道了声谢后,登录游戏,看向高歌和周沫。

    听到何遇手机上连游戏都没有,周沫脸上神情反倒愈发的坚定起来。倒是高歌疑惑了起来,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可是在学生处见到何遇并没多久,对会玩王者的人她也一向非常上心。她清清楚楚记得在学生处办公室指点潘锐明那个菜鸟的就是眼前这少年。虽只听到简单几句,但都显示出他对王者荣耀无比的熟悉。况且他还是前KPL职业选手何良的弟弟。

    所以,手机上没有王者荣耀应该是刚换了手机或者什么别的原因吧?高歌如此想着,终究不相信指点潘锐明头头是道的何遇不会王者荣耀。她朝何遇点了点头,那边张承浩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建好了3V3的对战房间,对他们发起了邀请。

    几人相继进入房间。何遇看到对方三人,是清一色的战队名为前缀的ID:皇朝.承浩、皇朝.木同、皇朝.开怀。

    而己方的那两位队友,战队名为浪7,两人ID分别是浪7.高歌和浪7.周沫,至于何遇,因为借了对方的账号,却也是一个前缀名是皇朝的ID,叫皇朝.小极。

    “可以开始了吗?”何遇问道,他有些迫不及待,声音竟然微微有点颤抖。五年的关注和忍耐,终于迎来一次这样的机会。虽然不是比赛常见的王者峡谷,而是一场并不太热门的长平攻防战,但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召唤出属于自己的英雄,在防御塔下、在兵线上、在野区间行走、战斗……这样的场景一直都只是出现在何遇的梦中,而眼下将成现实,王者峡谷还是长平攻防,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不急,先商量一下。”高歌说着看向张承浩他们:“我们是不是应该保持些距离?”

    “好。”张承浩点了点头,他正好也不想他们这边三人的指挥和沟通被对面直接听了去,当即和他的两位队友走开,双方保持了一个互不会被干扰的距离。

    “你用什么英雄?”高歌问何遇。

    李白!

    何遇下意识地就要脱口而出。那是他哥哥何良最擅长的英雄,在王者峡谷剑气纵横的身影是何遇一直以来都最憧憬的。如果他仅有一次游戏机会的话,他最想尝试一下的就是李白。但是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李白只是他想用的,但是队伍需要什么要看自己队友以及对手英雄来决定。选择英雄是为了赢得胜利,不能全凭个人的喜好。

    “需要我用什么?”压抑住想用李白的冲动,何遇反问道。

    “我用诸葛,他用苏烈,你觉得你用什么比较好?”高歌问。

    “有收割,有控制,长平攻防战的话,我来一手黄忠如何?”何遇说道。

    “哦?长平攻防战你也有研究?”高歌有点意外。对这张图熟不熟悉和游戏水平无关,只是因为它并不热门,很少有玩家会深入研究。

    “研究谈不上,只是知道一点。”何遇说道。KPL的职业赛场上并没有长平攻防战,可何遇对职业赛的关注并不限于正式比赛,在一些表演赛中他看过长平攻防战,所以对这图何遇并不陌生,在这类非正式的比赛中有过一些了解。

    “所以这张图上的重点是什么?”高歌问道。一旁周沫这时早露出惊讶的表情。会考虑阵容搭配,对长平攻防战都有了解,这路人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不会玩的。手机上没装王者?可能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吧,周沫也马上这样认为了。所以这张图的重点是什么呢?周沫跟着便也关注起来,长平攻防战,他其实也很陌生。

    “野区经济。”何遇说道。

    “这……从来都是吧?”周沫忍不住说道。他本以为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特别之处。可是野区经济??在5V5的王者峡谷那何尝不是重点,这根本就是常态嘛。

    “说得具体一点。”高歌却显得非常有耐心,更进一步问道。这让周沫有些诧异,他熟悉高歌,高歌对这路人表态出的态度有些特别,他已经感觉到了。

    “和王者峡谷不一样。长平攻防战里兵线只有一路,但野区分上下两片。野怪数量极多,上半区共九只,下半区算上暴君共十五只。而且刷新更快。当中个别功能野怪刷新时间从1分钟到2分钟不等,但有共计十六只普通野怪是35秒一刷,刷新时间只有王者峡谷里普通野怪刷新时间的一半。”何遇说道。

    “原来如此。”高歌和周沫都是王者段位的玩家,听到如此清楚的解释,立即意识这“野区经济”会重点到何等程度,再多的说明已经不必。三人准备完毕后招呼了一声,张承浩那边早已经迫不及待,立即开始了比赛。三人依着他们商量的各自选择好了英雄,随即进入载入界面,看到对面三人分别选择杨戬、露娜和孙尚香。

    “露娜啊……”何遇看到对方阵容后,不由感叹了一声。

    “有什么问题吗?”高歌问。

    “这张图上没有蓝BUFF。”何遇很遗憾地为对手感慨道。

    “看来皇朝战队的同学对长平攻防战很陌生呀!”高歌说道。蓝BUFF在游戏中正经名称是蔚蓝石像之力,击杀野区中的蔚蓝石像可以获得。作用是减少英雄技能的冷却时间20%,并额外提供每秒2%的回蓝,持续70秒。游戏中有许多英雄是相当依赖蓝BUFF的,张承浩所选用的这个露娜便是其中典型。没有蓝BUFF的露娜无论技能衔接还是法力消耗都很捉襟见肘。所以在面对露娜这样的英雄时,针对蓝BUFF展开作战,尽可能阻止露娜拿到蓝BUFF就成了很常见的针对性套路。结果这张图上干脆就没蓝,仿佛BP时直接禁了一手英雄一样干净利落。

    比赛很快载入完毕,双方英雄各在泉水中刷新。这是何遇第一次以召唤师的身份面对英雄,激动雀跃的心情在这一刻骤然冷静下来。

    “兵线交给我们,你去上方野区收野怪。”高歌说道。

    “明白。”何遇点了点头,有些笨拙地控制着他的黄忠,迈出了他在王者荣耀中的第一步。

    *************************************

    4月20日的游戏更新中,对黄忠的大招有重大改动。书中这部分都是年初写下的内容了,黄忠还是旧版。这就是我在“写在正文前”提到的版本更新问题啦。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中的游戏版本以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中为准,不会与现实对应,特此再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