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前打野选手的不同风格?

    何遇虽是挤在人群中,但是游亚中的话却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天择战队之前的打野不就是他的哥哥何良。游亚中说天择的战术没有改变,所不同的只是打野选手的风格,这言外之意岂不是说天择之前一直不能夺冠,都是打野选手何良的问题?

    何遇无法想象哥哥听到这话会是什么心情,他想要挤开人群上前理论,但是哥哥的手却在这时搭在了他的肩头,何遇扭过头去,看到何良朝他摇了摇头。

    游亚中的回答还在继续:“何良选手是我的前辈,也是我十分尊重的一位选手,在天择替补的那几个赛季,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从旁学习,在我成为天择场上的五人之一,成为天择的打野后,我避免了很多问题。从这一点上,我要感谢何良前辈,我能为队伍做出这些贡献,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站到了他的肩膀上。”

    掌声一片,游亚中的回答听起来谦逊而又得体,粉丝们非常满意。可是何遇却有些愤怒了,游亚中口中所谓的向何良学习,最终却是“避免了很多问题”,仿佛是他克服了何良无法解决的缺陷和不足,最终“站到了他的肩膀”。

    可问题,何良一直试图解决的那些“缺陷和不足”到底是什么,天择自己心里难道没数吗?

    那些根本就是何良天赋和才华最优秀的体现!

    五年职业生涯,何良都是在天择战队度过的。何遇没有错过这五年十个赛季任何一场天择战队的比赛,甚至还有很多他们的训练赛、表演赛。

    没有人可以在比赛中将所有细节做到十全十美,何良也会有瑕疵,这些何遇都看在眼里。可是那些总被各种报道、评论抓住不放的所谓脱节,被各路人士大肆批评的所谓失误,在游亚中口中说成是“问题”的东西,何遇从不认为是何良的问题。

    那些所谓脱节和失误的分明是天择的其他人没有跟上正确的节奏。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习惯下,节奏正确的何良却被说成太激进、太冒险,与队伍脱节。

    所以他就该拉低自己的水准,去适应自己那些慢半拍的队友?

    大家所希望的配合,难道就是这样牺牲优秀才能的迎合?

    职业选手难道不都应该追求更强的境界?所以不应该是其他四位队友努力向何良看齐,努力跟上何良的节奏吗?

    他们没有。

    五年时间,何遇看到的只有哥哥在不间断的努力,不断地尝试用各种方式来调整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感叹“我还不够好”,而他的队友似乎一直都在等待。

    他们等到何良退役,等到游亚中成为主力,然后他们拿到了冠军。

    所以,他们是正确的,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大概都在这么认为。

    何遇不。

    他一点都不认同。

    即使天择因此拿到了总冠军,他也不认为这种方式就是正确,不认为天择可以将何良的天赋和才华当成是“问题”,并藉此嘴上说着尊敬,实则却流露着对何良的否定。

    真正的问题,明明是你们不够水准,现在却指鹿为马,将别人的优势说成是问题所在,简直无耻又可笑。

    然而现场气氛却是其乐融融。游亚中在答完后看向周进,见到周进伸手就将话筒递给了他,所有人顿时一脸期待地看向周进,准备听听他要说点什么。

    “亚中说得很谦虚哈。其实作为职业选手,我们在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落在别人眼中的,没有什么是大家发现不到、注意不了的。何良和我是五年队友,他的才华和天赋不可否认,早年秀翻天的李白可是把这英雄在游戏中的使用率生生拉高了7%。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李白的使用率在当时升高7%的同时,胜率却下降了足足19%,在所有英雄中徘徊于后五,常用打野英雄中倒数第一。”

    “为什么?因为何良的打法风险性极高,容错极低,稍有不甚就会崩盘。玩家游戏或许还有一定的犯错空间,但在职业赛场上,更多的时候是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所以我们曾尝试着帮助何良做出一些改变。但是说实话,效果都比较一般,我们都很替他感到惋惜。”

    “但是亚中就不一样了。”周进说着拍了拍身旁的游亚中,“大概就像他所说,他一直作为何良的替补看着何良努力,何良始终没能克服的问题,最后反倒是他很好地解决了。去年秋季赛的冠军就是对他努力最大的肯定!我相信他的未来会更高,我们天择战队也会收获更多的冠军!”

    “好!”掌声不知第多少次响起,却是最惊人的一次。何遇再一次想要挤出人群上前理论,却又一次被何良按住,比之前更加用力。

    他望着何良。

    “你甘心吗?”

    一年前听到哥哥在楼道里大哭,他很后悔自己要让哥哥去想这个问题。

    但在一年后听到他的队友对他竟是这样的解读,何遇自己就想回答这个问题。他替哥哥感到不甘,感到不值,他恨不得今晚的揭幕战何良可以站在天择的对面,用他的李白好好告诉他们到底是谁的打法不正确,到底是谁的节奏有问题。

    周进针对何良李白的这番说辞,分明是在混淆视听。

    何良的打法风险高,容错低,大量玩家尝试模仿后将英雄李白的胜率拉低了很大一个幅度,这些都是事实。

    可问题是这跟何良有什么关系?何良的实力足以驾驭这种打法,他的李白却从不犯错,拿千千万万的玩家打不好这种风格的李白以此来否认何良这岂不是莫名其妙?

    更何况那时的天择可从没有禁止何良选择李白,足以说明他们对何良的李白也是有信赖和期待的。真正让何良的李白无用武之地的是比赛的BP制度。当李白开始被对手频频选择为禁用英雄时,何良没得用,那自然也就没得发挥。

    但爆发型的刺客打野还有很多,可是天择却极少给何良使用这些英雄的机会。李白被BAN,何良的刺客打野便被否定,这样毫无逻辑的事情就这样真实的发生了。

    周进眼下美其名曰是在帮何良做出改变,可天择的对手们,在之后面对天择战队的很多比赛中依然要BAN掉李白。

    这是禁,同时也是敬。

    对手都在畏惧何良的李白,可天择却坚持他们的看法,始终没给何良擅长的打法一席之地。

    这并非没有引起过争议,但是去年秋季赛的总冠军极有力地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冠军的奖杯无疑比任何说辞都更有说服力。

    对此何遇不会有什么质疑,能拿下总冠军的队伍必然是有可取之处,天择也不会例外。

    何遇无法释怀的终究只是他们对何良的态度;无法接受的是总冠军成了他们堂而皇之地站在这里,脸不红心不跳大放厥词的资本。

    这真的很可耻!

    看着两人在热闹的掌声中一脸的春风得意,何遇脑中无法挥去的是哥哥在楼道中痛哭的声音。他无法想象哥哥此时是怎样的心情。何良却在这时拉了拉他,拖着他朝人群外挤去。

    微笑着的游亚中这时也在鼓着掌,对方才队长的一番话表示支持。他的目光总算没像之前那样永不斜视。只是刚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就立即看到了那个正朝外挤着的背影。

    那是……游亚中微怔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笑容,保持着,把头凑向了周进。

    “好像是何良。”游亚中说道,没有话筒传声,两人这样的交流根本不会被听到。

    “知道,早就看见他了。”周进脸上笑容动都不动,头也没往游亚中那凑,只是不屑地动了动嘴唇,“自以为是,什么狗屁天才?天择没他更强。”

    “呵呵。”游亚中笑了笑。围观的粉丝眼中,两人不过是做了一点简短而又愉快的私下交流。

    **********************************

    存稿又消失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