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欢。从何遇对王者荣耀这么深的理解上,何良可以想到他花费了多少功夫在这上。至少何遇设想到的这个高风险,但确实可行的套路何良在天择战队打了五年就没有想到过。

    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原因吗?

    这都不重要了。自己已经退役,而何遇通过这一点证明他对王者荣耀的理解,这份才能真的很难得。技术可以练,经验可以积累,但这种阅读比赛的能力却让人不得不相信天赋的存在。有这种天赋的选手不仅仅是场上的一员战将,更是场上的军师和大脑,他们可以通过指挥,让场上五人爆发出玩大于五的战斗力。

    “试试吧。”何良对何遇说道,“这是个普通人都能玩的游戏,先亲手体验一下。”

    何遇却还在发呆中,在回答完哥哥的问题后,他就有些懵:本是要为哥哥鸣不平来着,怎么转眼成了哥哥鼓励自己去打王者荣耀了?

    但是何良方才有一句话却戳进了何遇的心窝。

    “再怎么样也没办法改变了。”

    是的,五年的时光已成过去,天择到底是轻视了何良还是在贯彻他们的争胜思路,现在追根问底已经没有意义。时光无法倒流,职业生涯留给何良的只有遗憾。自己将这些剖析的这么清楚,等于是在何良的伤口上不停地撒盐。哥哥愿意相信那是天择争胜的策略,自己又何必非要将这一切都撕破,这对已经退役的哥哥还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一点都没有。

    自己在做的事根本什么用也没有。

    而这个时候,哥哥让他试试,让他也去玩一玩王者荣耀。这或许才是他应该去做的。不是面对已经退役开始新生活的哥哥做没完没了的分析,而是自己走到比赛场上,由他来告诉所有人何良的打法并没有错误,让他们知道何良是严重被低估和耽误的选手,让看轻何良的天择明白那五年他们究竟错过了什么。

    “我要试试。”何遇语气坚定。

    “放轻松,这是开心的事,为什么要这么严肃?”何良笑着说道。

    “哦。”何遇听话地笑了笑,自己心中这些想法他觉得他已经没必要再跟哥哥说了,那些东西没必要再让哥哥去背负,自己来就好。

    “走吧,说好了去吃饭的。”何良拍拍他,带头走在了前面。

    “嗯。”何遇点点头跟了上去。刚刚发生的一切两人都没有再谈论,聊了点普通的日常后,何良带着何遇来到了学校的食堂。此时正值饭点,食堂里人声喧闹,各处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带你熟悉环境,就不去校外吃了。”何良说道。

    “人真多啊。”何遇惊叹着,他中学都是走读的,还从未经历过集体生活的大场面。

    “来得迟了点,上二楼吧。”何良说道。职业生涯已成过去,却也给何良留下了许多习惯。每天训练要花去大量时间,除此他还在函授自学,浪费时间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排队?这种纯消耗时间的事情,在何良的概念是完全不允许存在的。

    “二楼?”何遇不解地跟着何良,暂不知二楼有什么玄机。

    “咱们学校有三个食堂,现在这个二食堂是最大的,二楼是承包出去的,算是餐厅吧,人不会这么多。”何良说道。

    “哦。”

    何遇跟着何良上了二楼,果然发现人少了许多。新生大概都还不知道这么个地方,三五成群的多是高年级的旧生,一个假期没见了,来这开个小灶对重逢表示一下庆贺。不过毕竟是校内,会来这里聚会的都不至于太张牙舞爪,总体还算清静。整个二层声音最响的,反倒房顶上吊着的,发出一致声音的数台电视机。内里传出的声音,许久不见,令人怀念。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本年度KPL秋季赛的揭幕战现场,比赛的双方是我们本年度春季赛的冠军一时光战队和亚军天择战队。我是解说路由。”

    “我是解说团子。”

    电视机正在转播的赫然是本年度KPL秋季赛即将要开始的首场比赛。解说路由和团子是KPL最资深的两位解说,重要比赛大多会交给他们二人配合。他们两人也可以说是何遇的王者启蒙老师。何遇第一天关注王者荣耀看的就是KPL的职业赛,在英雄都还不认识的情况下听着这二人的解说慢慢熟悉起了这个游戏。第一赛季的时候还是两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到第二赛季何遇就已经自己会看会思考,到第三赛季便开始逐渐和两人有不同的看法,而后就是这些看法在比赛中得到检验,何遇发现自己的正确率越来越高。

    毫无疑问,他对王者荣耀的理解已在两位资深解说之上,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对两人的喜爱。此时忽然听到这两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何遇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就回到了紧密关注KPL的那五年时光。

    何遇偷偷看了哥哥一眼,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反倒是挑了个正对电视的好位置朝他招呼着:“来,正好边吃边看。”

    “还要好一会呢。”何遇坐过来说道。

    “没关系,这边上菜也没那么快。”何良说着开始点菜,何遇抬头看着电视,听着久违的声音,看着久违的画面,而身边则传来不远处一桌学生讨论的声音。

    “是天择对一时光啊!”

    “天择的周进和游亚中刚刚不还在咱们学校做活动吗?我看到了。”

    “不算什么活动吧,就是王者社团趁人家来咱们东江打比赛把人请来站站台,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可这马上就要比赛了啊,比赛前还专程跑来咱们学校一趟,这算相当给面子了吧?”

    “那确实,虽然比赛场离咱们学校很近,但赛前能特意走一趟,看来苏格和他们的交情不一般呐!”

    “他们说的这个苏格是?”何遇听到这,忍不住向哥哥打听了一下。

    “就是刚才站在周进和游亚中旁边的那个学生,是王者荣耀社团的会长,水平听说也很不错。组织的战队一直垄断着校内联赛的冠军。”何良对何遇说道。

    “哦哦。”何遇点头,马上想起了周进和游亚中身边简单主持着场面的那个男生。样貌出众,风度翩翩,说话也很得体,给人的第一印象极佳。周进和游亚中若不是有职业选手的光环在身,绝不至于比苏格更吸引眼珠。

    “那校内联赛又是什么?”这个先前何遇乱入到浪7和皇朝那一局长平攻防战后就有听到,只是当时听听就罢,也没怎么在意。

    “算是王者社团组织的活动吧,在校生都可以组队去参加,你也可以去试试。”何良笑道。

    何遇顿时想起高歌对他发起的邀请,不由地怦然心动起来。

    两人随意闲聊着,二楼餐厅果然如何良所说,上菜的速度着实不怎么样。第一道菜端上来时,双方选手开始出场。周进换下了来东江大学时穿着的休闲装,穿起了天择战队的队服,以队长的身份走在队伍最前,一入场就赢得现场一片欢呼和呐喊。作为征战KPL多年的老牌选手,周进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支持者,每年最受欢迎选手的投票从未掉出过前五。

    但是当一时光队选手出场时,现场的欢呼就更加热烈。一来东江是一时光战队的主场,再来,一时光战队的队长,司职打野位的李文山号称王者第一打野,人气从来都不比周进差,又在上半年的春季赛中率队击败天择拿下总冠军,正是风头无两的时候。出场时的一波欢呼和呐喊瞬间就将先前热情的天择粉丝比下去了。

    客场作战的天择不会妄图在这种事上压过主场战队的风头。两队选手相互握手致意,面带微笑,时不时还会看到一点简短的交流,着实让人看不出这是上赛季刚刚争夺总冠军的一对冤家。但等双方各自坐上比赛席后,便纷纷收起了笑容。

    “好,现在双方选手已经就位,比赛很快就会开始。我们知道,春季赛虽然是一时光击败了天择,但是天择战队当时队长周进可是缺阵的!而现在周进坐到了比赛席上,不知道一时光面对这支完整的天择战队,还能不能保持胜者的心理优势呢?”解说路由说道。

    “这个我想一时光赛前肯定要做功课,要向队员们重点强调不能把去年总决赛对天择的心态带到今天的比赛来。有周进和没周进的天择那根本是两支队啊!”解说团子补充道。

    “说得是,现在双方已经进入了BP阶段,由主场作战的一时光先BAN先选,第一手BAN……出来了!这根本就是不假思索啊,看来是备战时就已经决定了这一手安排,一手诸葛亮的禁选,针对周进。”

    “嗯,诸葛亮在当前版本下可能不算强势法师,各位小伙伴在排位的时候可能很少想到让他上BAN位,但是这里不一样。周进的诸葛亮,在天择战队的体系下可是经常带起节奏的发动机,这一手禁选,其实不仅仅是针对周进,也是针对天择的整个体系。”

    “说得对。”

    两位默契的解说你一言我一句,解说分析着双方的BP。何良点的四菜一汤,也在BP全部完成时全部上齐了。

    “阵容你怎么看?”何良问何遇。

    “一年没关注了,看看再说。”何遇没有轻易发表看法。电竞游戏不同于其他竞技,因为游戏版本更新时常会有装备调整、英雄技能调整,甚至新英雄加入等等变化,游戏的玩法、技战术等也会随之进行或大或小的调整。

    一年没有关注,何遇对这一年王者荣耀有什么变化并不清楚,所以很谨慎的对双方BP没有做出任何判断。

    他的这份态度何良无疑是很欣赏的,脸上露出由衷的微笑。但等他抬起头来,和何遇一起关注起比赛画面时。天择战队的开局却让两个人同时一愣。

    司职下路的张时池,照旧选择了他最擅长的射手英雄。但是却没有像何遇、何良所熟悉的那样在队友庇护下安心发育。他一开始便跟随天择战队的打野和辅助一起朝着对方野区发起了进攻。

    何遇所设想的那个套路,竟在转眼间就发生在了两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