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大学面积不小。高歌、周沫、何遇三人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走遍校内各大食堂、院系大楼、学生宿舍,将每一处的布告栏统统贴上了浪7战队招新的宣传单。过程中何遇也向周沫暗暗打听了一下他们这队为什么只有两人的缘由,听后也是咋舌不已。

    他看得出高歌是个对游戏挺在乎挺认真的人,却没想到认真到了这种地步。按说像她这样漂亮的姑娘,哪怕玩得很不好,在游戏里也多半会被宽容对待,更何况高歌水平还相当不错。浪7战队沦落到只有两个人的地步,论根本原因其实不是没有人愿意跟他们玩耍,而是高歌不愿意跟这些人玩耍。

    她倒是从不嫌弃别人水平低。但是菜要自知,菜就要努力提高,菜就要接受批评。在这些方面,她就很计较很认真了。这么大堆要求,弄得人玩个游戏都压力山大,即使是个漂亮姑娘也没多少人可以忍受。当然,高歌也看不上这些玩家就是了。

    于是到最后,就只有周沫一个人一直还算符合高歌的要求,偶有不知高歌脾性的人加入,坚持不了多久也都纷纷退出了,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就更别提了。

    “说得我都有点头皮发麻了。”听完周沫讲述后,何遇暗暗向他表示道。

    “没事的,你虽然现在很菜,但是只要用心,认真想要提高,你会发现其实她能给你不少帮助呢。”周沫连忙认真开解何遇。

    “师兄你这样说就过分了。我只能算半个菜鸟好吗?师姐都说我意识猛于虎!”何遇说道。

    “意识那么会的话,其实都不需要谁来指点,你自己也知道哪里做得不好吧?”周沫说道。

    “我觉得应该是。”何遇点点头,毫不客气地认可着。下午那局虽然不过六分钟的体验,但他还是有不少体会的。坦白来说那场比赛除了提供思路和当当诱饵,他并没有做过什么。这倒也不是他不想秀,有些时候他看着场上形势,明确清楚地知道对面想干什么,队友想怎么打,而自己该怎么配合。可最后执行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知道该怎么做却做不到,这是他这个“半菜鸟”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所在。会选择黄忠这个英雄,也是他在一开始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能做到的事有限。

    “对了,你刚开始玩的话,准备打哪个位置?用什么英雄?”周沫这时问道。

    “我也在想呢。”何遇说,“像我这样意识出众,操作却基本零分的,有什么英雄比较适合我?”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你这样的情况,我也要想一想。”周沫说道。

    “这不急,慢慢试也会找到的。”何遇说。

    “嗯。”周沫点头。

    两人在后边嘀嘀咕咕,布告栏那边高歌已经又贴好了一张宣传单。

    “行了。”她退后几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凡事走心的她,毫不犹豫地将宣传单贴到了这面布告栏的最醒目处。

    “还有哪里没去?”高歌扭头问周沫。

    “好像没有了。”周沫想了想后说道。

    “那行,今天就先这样。”高歌说着,看向何遇:“回去装一下游戏,再想想自己该从哪个英雄开始练手。”

    “好的。”何遇点头。

    三人的宿舍不在一个方向,就此分开。何遇走在尚算陌生的校园路上,脑子里却全是那个自己熟悉又陌生的游戏。

    意识好,操作不行,那该打什么位置和英雄呢?

    照理来说,坦克型辅助可能会更适合一些。看准时机开团、承受伤害,这些都更需要意识,不需要太多细节上的操作。

    可问题是何遇的操作并不是彻底就不行了,他仅仅是因为才上手游戏,还处于陌生的起步阶段。他是想尽可能在这方面提高的。所以,该选哪个英雄呢?

    走在路上,何遇心里渐渐已经浮现出了一个英雄的身影。

    ……

    ……

    东江大门南门。

    两辆出租车相继停在了校门口,张承浩从后车上第一个下来,带着一身酒气,脸上看起来却是极兴奋。

    “真的不愧是职业选手啊!王者局的五排,根本就是他一个人在玩嘛!”张承浩对随后下车的同伴们说着。

    “知道知道,你都说了一路了。人家用KPL揭幕战热身,完了再带你打排位,很骄傲吧?”周木同下车后连忙扶了有些摇晃的张承浩一把,一边笑着说道。

    “哈哈,那只是人家开玩笑的。不过职业选手的水平真的是强啊!高歌的中单要跟周进一比,简直就是幼儿园水平吧?哈哈哈。”张承浩大笑着。

    “呵呵。”周木同在旁跟着干笑了两声,这次却没附和。晚上苏格邀请天择战队宵夜,带了他们王者社团的几位骨干成员,能和职业选手这样近距离接触大家都挺兴奋。饭桌上的主要话题自然离不开王者荣耀,最后也免不了要开一把黑。在众人强烈要求下周进拿出了他最强势的英雄诸葛亮,最后王者排位局中大杀四方,碾压全场,最终输出占比高达61%,让众人都佩服不已。不过就此说高歌是幼儿园水平,周木同觉得还是太夸张了。高歌是幼儿园水平的话,那他们又算什么呢?张承浩这是黑人把自己都黑进去了。

    “那什么……苏格他们呢?他们的车不是先到的吗?”周木同扶着兴奋的张承浩,转移着话题。

    “对哦,苏格呢?今晚多亏了他带我们飞啊!”有点醉意的张承浩在提到他们这位会长的时候语气顿时不像之前那么张扬了。前车这时候已经开走,后车下来的两人一起寻觅着应该是比他们先到的三人的身影,终于在南门口的布告栏那里看到了苏格那一车的三位。

    “看什么呢?”张承浩兴冲冲地也凑了过去,结果那一车三人纷纷转过头来看向他,神情古怪。

    “怎么了?”张承浩迷迷糊糊地问着,他身边周木同的目光这时已经落向了布告栏的显眼处。“随便带个菜鸡路人,便可碾压皇朝战队的存在”,这一句里,皇朝战队四个字被高歌用了最大的字体,然后加粗,然后分别旋转出四个角度,一副东倒西歪了的样子,十分的显眼瞩目。

    “我去!”张承浩这时总算也看到了,本就有几分醉意的他脸更红了,两步上前,一把就将这张宣传单给扯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苏格在一旁问道。

    “被高歌阴了,这不是什么菜鸡路人,那小子挺会的。”张承浩急忙解释着。

    “是的是的,我们以为他不会来着,大意了。”周木同也连忙凑上来说道。毕竟这场丢脸的比赛他也有份。

    “到底是什么人?”苏格问道。

    “这……好像是个新生……”张承浩和周木同说不上太多,只能面面相觑。那局打完他们刚嘴炮了几句,就因为天择选手的到访被社团成员叫回去了,一直还没顾上去了解。

    “去了解一下吧,高手的话还是要拉进咱们社团啊。”苏格说道。

    “这……我们说好要在校际联赛里再一较高下的……”张承浩说道。

    “校际联赛……高歌他们凑得到五人吗?”苏格说。

    “凑不到,她也会想办法临时拉来几个人凑数吧,每学期不都是这样吗?”周木同说道。

    “这样的队,你觉得能和你们皇朝撞上?”苏格说道。

    校际联赛重在参与,所以不会拒绝任何学生报名参加。如此一来每学期联赛报名的队伍可就极多了,不可能像KPL那样安排。所以校际联赛从来都是单局淘汰,一路连胜到底的就是冠军。高歌和周沫是有实力的,但每年凑数的队友实力却参差不齐,更不会有固定五人组的娴熟配合和套路,所以每次联赛打不了几轮就会被淘汰,实力稳固的五人战队在校内还是挺多的,遇到这样的对手,高歌和周沫差不多可以说是两个打八个,相当吃力。

    张承浩一直盼着能在校际联赛时能碰一次浪7,但三个学期了都未能如愿。这次话虽放出去了,可最终能不能相遇依旧不是他说了就算的。一想到这,张承浩就觉得十分不甘,他真的很想在这样的场面亲手屠灭一次高歌和她的浪7战队。酒精催化过的脑袋就在这时灵光乍现,突破了下限。

    “说不定呢?”他对苏格说道,“再说了,高歌那边的人用得着去挖吗?过不了多久也会自动退出吧?”

    “你敢肯定不会是第二个周沫吗?”苏格说道。

    “这……”

    “不过你们现在有这样的约定,再去挖浪7的人确实有些不合适。”苏格忽然又道。

    “对啊!到时让高歌有了输的借口不说,免不了还要拿着这事到处胡说八道。”张承浩一边说一边用力抖弄着他手中刚撕下来的浪7招新宣传单。

    “那就等浪7被淘汰了再说吧。”苏格点点头。

    “估计也用不了多久。”张承浩笑道。

    “行了,今天时候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苏格说完往校内走去,其他两人逐一跟上。张承浩落在了最后,周木同想上来扶他,却被他伸手挡开了。

    “你在想什么?”周木同发现张承浩的神色有些不一样。

    “其实真想遇到浪7,哪怕是在第一轮,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不是吗?”张承浩看着周木同说道。

    “你想……”周木同一愣,但随即明白过来。大家都是王者荣耀社团的骨干,校内联赛都是由他们一手操办。想在抽签时做出这么一个巧合,确实不过是小事一桩。

    虽然这很没节操,但是一想到首轮遇到浪7并将其击沉的快感……

    “早该想到了嘛!”周木同笑嘻嘻地说道。

    *****************************

    存稿存稿,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