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个段位的普通玩家究竟是什么水准,其实何遇并没有什么概念。他只在职业选手的采访中听到过记者问他们如果去游戏中单排上分会是什么段位。职业选手的回答大多是随口乱说,显然并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何遇印象比较深的就只有山鬼战队专职辅助的选手徐鹤翔的回答,他表示“那要看抱到的大腿有多粗”。

    这个回答听起来好笑,其实是相当中肯的。辅助位比较特殊,他们可以提升全队的水准,但终究不是一锤定音解决战斗的角色。队伍战斗力的上限最终还是要靠队友实力来决定。徐鹤翔的回答可以说是对辅助这个位置的清晰认识。虽然大众一致认为拥有强悍大局观和节奏感,操作也极出众的他即使是打其他位置,在普通玩家群中也足够纵横寰宇,单排杀上王者百星不成问题。但这终究也是指他不打辅助的情况下。

    单排上王者百星。这便是目前大众对于职业选手实力的及格定位。至于最终能上到多少星,有人问到职业选手,最后得到的答案:那只是时间问题,不是技术问题。

    言外之意,他们虽也不敢保持全胜,但至少可以保持超过50%的胜率,星数会持续保持上升,直至因为匹配机制的缘故匹配不到对手为止。

    这便是何遇一直以来关注的实力群体。除此以外的其他他都是陌生的。就在昨天算是亲身领教了一下青铜段位的实力,全部都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完全不会。

    至于铂金和钻石。昨天那个叫十六夜的阿轲自称是铂金,何遇觉得算是有一些思路,至少知道自己在游戏里做什么。比起完全不会的青铜选手还是有用多了。

    “还行吧?”于是他这样说道。

    “打你昨晚那样的对局当然绰绰有余了。”高歌说道。

    “好吧,有机会一起玩下就知道了。”何遇说。

    “与其期待他们,不如马上行动起来。”高歌说。

    “怎么说?”何遇问。

    “我看过你们班的课表了,下午没事,你去负责守株待兔吧。”高歌说。

    “守株待兔?”何遇不解。

    “其实待是待不到的,得逮兔才行。”周沫颇有感触地说道。

    何遇反应过来,有些明白了:“就是去操场边招新是吗?”

    “意识不错,到位。”高歌夸道。

    “主要是我们两个下午都有班级活动,所以你辛苦一下吧……”周沫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好的,交给我吧!”何遇信心满满地道,“我虽然操作不怎么样,但要判断一个人的水平我还是有点眼力的。”

    “哦,不用那么麻烦的,看段位就可以了。”周沫说道。

    “哈哈哈。”高歌毫不淑女的大笑起来,何遇只能一脸的尴尬和郁闷。这位周沫师兄吧,人是很好人的,但好得有点太认真了。这种事,看破可以,就不要说破了嘛!

    “来,我帮你把桌子搬过去。”周沫毫无察觉,还在继续好心地说道。

    “哦。”何遇也只能应了声,郁闷地跟着他去了。

    仅仅是两个人的战队,无论学校还是院系都不可能给他们提供什么社团活动场所。浪7招新时用的桌子和板凳都是从理学院学生会临时借来的。三人一起搬去了操场边,结果今天其他各大社团的动作都要更快一些,道路两旁已经排得满满当当。三人无奈走到队伍尽头,基本已经是遥看盛事了。和他们临近的也都是看起来十分寥落的社团,有一桌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就这里吧,交给你了。”高歌说道。

    “我试试吧……”因为“看段位就可以”以及目前位置的打击,何遇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自信了。

    “有人注意到的时候,你问一声就行。”周沫向他传授经验。

    “好的。”何遇点头。

    “吃饭的时候你只管去就是了,东西放这没事的。”周沫继续道。

    “哎呀你啰嗦不啰嗦,人家看着比你灵性多了好吗?”高歌不耐烦地说着,然后朝何遇挥了挥拳,十分用力地鼓舞了两下后就转身离开了。

    周沫跟着也走了,何遇坐在桌后的板凳上,把桌上写着“浪7战队”的名牌扶了扶正,开始耐心地留意过往的学生。

    这位置在队伍尽头的差劲之处很快就显露出来了。路过这边的同学,要么就是随便看看还没进入状态,要么就是已从热闹处归来,已经加过社团或是什么都不想加的,总之概括起来就是都处于没兴趣的阶段。何遇几次发现有人目光飘来,立即站起来热情招呼,人都是连多问一句都没有摆着手离开了。

    好几名学生之后,何遇意识到了难度,再看身边几个邻居,没人的没人,有人的也大多在摆弄着手机,根本没有人像他这样认真热情的。何遇起身看了看他们的名牌,人都不见的那个,叫着“烫衣社”,这是个啥?何遇百思不得其解。

    而他旁边这位从他到这就一直玩手机头都没抬过的,名牌上写的是“国际课程社”,这又是个啥,何遇也是十分不清楚。

    再往前边看看,“面包皮社”、“南湖村研究社”、“镜面魔方社”……

    看完这些同他们浪7战队一样冷清的社团,何遇的心情和昨晚刚进那场青铜局时是完全一样的:这都是啥呀?

    学生社团不是大学才有,但是刚从中学过渡上来的何遇这一眼看去,对东江大学肃然起敬了。这些稀奇古怪的社团也能获准成立?东江大学的校风看来应该是非常自由奔放的。

    一对比这些,何遇觉得他们这样一个玩王者荣耀的战队可以说是非常普世了,他信心百倍地重回座位,继续对目光飘来的过路者热情相询。有些灰心的时候,就看一眼“面包皮社”,看一眼“南湖村研究社”,立即满血复活。

    “同学玩王者荣耀吗?浪7战队欢迎你加入。”又一道目光扫来,何遇几乎已是条件反射,马上站起身来叫道,直到话说完了才看清路过这人,顿时愣了下。对方身边的同伴这时早已经笑成一片。

    “我没听错吧?”

    “怕是没有。”

    “居然有人在问王者荣耀社团的团长玩不玩王者荣耀?”

    “是的,而且他还很热情地邀请苏格加入哦。”

    “哈哈哈,苏格,你怎么看?”

    这个路过的人,赫然是王者荣耀社团的团长,学生心目中东江大会最会玩王者荣耀的那一位。

    ********************************

    今天下班有点晚,所以迟了……不过学习到今天结束了,明天撤退。更新很快就会稳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