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对方是苏格后,其实不用其他人吐槽,何遇自己都挺无语的,尴尬地笑了笑后说了句“打扰了”便又坐回了他的位置。

    结果苏格看起来却没有马上要离开的意思,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两眼后道:“你就是跟高歌、周沫一起打长平的那个新生。”

    “是我。”何遇点点头。

    “听说你玩得不错。”苏格说。

    “谁说的?”何遇眼睛一亮。从他正式开始游戏以来,听到的基本就是些比较有保留的正面评价,而他自己心里也有数。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对自己似乎有个比较整体的不错评价,不免有些激动了。

    结果他这一激动,苏格倒是有点跟不上节奏了。张承浩他们其实倒也没说这个新生有多强,只是说他“比较会”,所以苏格这句也不过是一句非常普通客套的夸赞,结果这样都会激动的人,那得是什么人?大抵应该是那些从来没被夸奖过的人吧?

    这样想着,苏格觉得自己还是弄清楚一些比较好,很自然而然地问道:“你什么段位啊?”

    “啊……哈哈,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何遇顿时又尴尬了。要说自己是青铜,他是绝对不服的,可就游戏里的段位来说,目前才打过一局排位赛的他,确实是青铜无误,而且还是青铜中的底层,青铜3来着。

    “复杂?”苏格完全不明白何遇在说什么。

    “呃,我其实是比较懂这个游戏的,不过因为没怎么玩过,所以操作有些菜。”何遇解释道。

    苏格听完笑了,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你明白了?不愧是王者社团的团长,很强嘛!”何遇惊喜。

    “哪里话,你这样的玩家其实也不算少啊。”苏格说。

    “是这样的吗?”何遇疑惑,他觉得自己的经历应该算是比较另类的,竟然不少?

    “是啊,我们通常称呼这类玩家为——嘴强王者。”苏格说。

    “啊,这不至于吧,我觉得我想打到最强王者可能还是需要练一练的。”何遇急忙道。

    “哈哈哈,你听错了,不是最强,是嘴强,就只嘴上比较强而已。”这次苏格没说话,而是他身边的同伴笑嘻嘻地指着自己的嘴巴解释着。

    “我就知道和你们说不清……”何遇无奈道。

    “那不要说了,一起开一局吧。”苏格掏出手机道。

    “行啊,先加个好友?”何遇问道。

    “不用了,我拉附近的人,你ID是什么?”苏格问道。

    “何良遇。”何遇说道。

    何良遇?这ID让苏格微微怔了下,但也没去想太多,开了一局匹配,在“附近的人”里找到了何良遇,这下段位可是一眼就看到了,顿时神情复杂。

    苏格一旁的同伴这时也纷纷凑上来看,一眼之后,个个都笑了出来。

    “果然是个比较复杂的段位啊!”其中一位阴阳怪气地说道。

    “说了玩得比较少嘛。”何遇知道进了游戏对方自然会看到自己段位,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青铜3,这得是多少啊?难道就打过一两局吗?”对方继续笑道。

    “你说对了。”何遇点了点头。

    苏格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对何良遇发起了邀请,而他身边的几个同伴这时也纷纷掏出了手机:“带我带我,让我们都抱一下这位嘴强王者的大腿。”

    几人相继都进了房间,何遇一看他们ID,都是配套的。前缀名“Suger”,看来就是他们的战队名了。除了苏格自己的Suger.定风以外,其他三个Suger.良晨、Suger.白狐、Suger.老闲鱼何遇也对不上哪上是哪个,但眼下也不重要了,游戏已经开始,已经进入到了英雄选择界面。

    四个人都没先选,都看着何遇,等他先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何遇说着也不含糊,一手成吉思汗直接确定。

    区区一个嘴强青铜,居然敢选这么一个高难度的英雄,苏格四人互看了一眼后,有两人又笑出了声。

    “我来辅助吧。”苏格倒是没笑,第二个选择了英雄,选择了一手苏烈。

    “我上单。”

    “我打野。”

    “那我中单。”

    其他三人也各自分配了位置。最后Suger.良晨选到了花木兰,Suger.白狐打野裴擒虎,Suger.老闲鱼中单诸葛亮。

    “怎么开?”白狐问道。

    因为位置分配和最终英雄的选择,何遇总算是把三个人分清了。当然真名是不知道的,只认得他们游戏中的ID。

    “反呗。”老闲鱼说道。

    四人的交流十分简短,显然平日已有默契不用话说太多,何遇在一旁听着不甚明了,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他相信凭自己的意识,看他们的举动就足以推断出他们的思路,跟上就是。

    比赛很快开始。良晨的花木兰穿蓝区走向上路。苏格的苏烈、白狐的裴擒虎和老闲鱼的诸葛亮齐向中路走去。

    “对面也是五人开黑的话,说不定也有套路。”苏格说道。

    “嗯。”其他三人都应了声。何遇没啃声,默默让他的成吉思汗跟着三人也一起往中路移动。

    “对面来反蓝了。”良晨突然说了声后,花木兰退回蓝区,向边路移动。

    “走。”苏格说了一声,苏烈开始向对方蓝区前进,裴擒虎和诸葛亮跟上,何遇见状也让他的成吉思汗跟了上去。

    对面蓝区无人,被他们飞速清理着野怪。

    “我偷到一个!”良晨这时突然叫了声。对方人多势众,他没有试图防守住蓝区。不过花木兰在外围伺机而动,最后用一个轻剑的二技能旋舞之华甩出短剑,抢下了一只小野怪的最后一击,算是稍微挫败了一下对方的攻势。

    何遇查看了一番视野中所见的形势,正要讲话,苏格却已抢在他之前开口:“对面可能在偷红,包他们。”

    何遇一愣,这正是他观察之后做出的判断,可苏格看起来比他先一步察觉到了。苏烈走在最前,率领着清扫完对手蓝区的人马返回己方红区。很自然地分成了两路,何遇看了下后,跟在了只一人的一边,两个2人小组从左右包入,果然堵住了对方正在偷红的上单和中单。四打二,毫无悬念地拿下了两个人头。

    “进攻他们家红区,花木兰一起。”苏格叫道。

    “早就准备好了。”良晨说着也开始朝对方红区移动。五人齐齐冲上,最后又在对方红区收获一个人头,转身围攻对方下路一塔,两面包抄再下一人头。跟着再一转身,将暴君顺势收入囊中,跟着对面蓝区已经刷新,于是又进攻……

    整支队伍的节奏说是相当好,经济越来越高,打团越来越容易。何遇呢?他的成吉思汗就这样跟着走,他引以为傲的意识在这一局里也就是保证了他没有出什么错。至于贡献,何遇自己都不觉得。他占据的是C位,可这一局他相信他的输出不会太高,更大的可能是很低。他甚至觉得这一局有他没他其实都无所谓。这感觉就和他刚开始听不懂苏格几人沟通开局时的一样:他身处在这个团队,可他却是个局外人。

    *********************************

    奔波了一天,好在只是修改,不过恐怖的是,存稿所剩无几了。。。所幸的是,明天可以码字了。明天天醒之路也会恢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