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

    8分41秒,何遇和Suger四人组拿下了这局匹配的胜利,但是和他无关。

    赛后的数据报告也很清晰地呈现出了这一点——成吉思汗的伤害占比:10.3%。

    作为输出位,通常都要打出30%以上的伤害占比,10.3%这个数据都不配参与及格不及格一类的讨论。在过去的网游中,输出打成这样叫划水;在王者荣耀中,这样的输出叫躺赢。

    除此何遇的成吉思汗还送出了全场己方的唯一一个人头,让原本零封对手的完美对局最终有了瑕疵。

    Suger四人一起看着他,良晨、白狐、老闲鱼三人笑嘻嘻,苏格则是拍了拍何遇,云淡风清地说了句“加油”。

    相比起讥讽、嘲笑、挖苦,这样云淡风清的不以为然或许才是最伤人的。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怜悯,除此连多一分的情绪都不舍得花费。

    何遇却也只是笑了笑说:“见笑了。”

    “浪7现在凑齐五人了吗?”苏格看了眼桌上的名牌问道。

    “凑齐了。”何遇说。

    “祝你们取得好成绩。”苏格点点头道。

    “尽力而为。”何遇说。

    “噗!”苏格身边的老闲鱼又笑出声了,但马上朝何遇翘起大拇指道:“加油!”

    “谢谢。”何遇当然听得出对方这声鼓励中暗含的讥讽,却像不知道似的道了声谢。

    Suger几人随即离开,一路有说有笑,时不时还会回头朝着何遇这边指点一番。何遇目送他们,看到他们这副模样,没生气,反倒又笑了笑。

    不清楚他们的风格,不知道他们的套路,全凭意识来判断他们的意图来配合,能做到这种程度,何遇对自己是满意的。算上昨天那场长平之战,这才只是他玩的第三局王者荣耀,对方四人的账号一水的最强王者,虽然有自己一个青铜,但何遇估摸着对面总归也不会差到哪去,所以这应该算是一场高端局。就自己现在这操作水平在高端局能打成这样何遇觉得挺不错的。

    至于丢掉的那个人头,他们嘴上没说,但神情显然是在嫌弃这个失误,那是因为他们终究没把自己当作是并肩战斗的同伴在看待吧。

    正想着,手机轻响,拿起一看,是他们的浪7三人群又有消息了。进去一瞅,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通责骂。

    “让你招新人,你偷懒玩游戏啊?@何遇”高歌怒气表情。

    “你如果不是也偷着玩,怎么会看到他……”永远忠实正义的周沫流着汗说了句。

    “不过那个人头送得不错,吃了好几个关键技能。”高歌忽又转口道。

    “嗯,不是卖这一波的话,可能还要多打两分钟。”周沫也说道。

    何遇心头很是一暖。

    这才是自己的同伴,总在关注着自己游戏中的表现,而且对自己有信任视角,这才能看出自己丢掉的那个人头不是失误,而是发现自己反正也打不出什么伤害后,在那一波团战中果断上前承受伤害,用自己脆弱的射手身板骗掉了对方好几个关键技能,才让Suger四人十分畅快淋漓地打了对方一波团灭,然后一举拿下了高地。

    还是你们懂我啊!

    何遇心下感慨,正准备抒发两句,群里二位却继续聊了下去。

    “不过除了这一波,真的就毫无是处了。10.3%的输出……”高歌说道。

    “呃。毕竟是高端局嘛,对面五个我查了,三个王者两个星耀,现在又是赛季初,可以说含金量很足了。”周沫说道。

    “能被苏格他们四个人就套路打崩的,对面恐怕不是什么团队。”高歌说。

    “何遇也算跟上苏格他们的节奏了,成吉思汗要打出输出毕竟有难度,需要练习。”周沫说。

    “我谢谢你们啊……”何遇终于看不下去,跳出来说话。这两位,高歌是很直白地指出,周沫看似在维护他,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等于也在认同他目前很还不足。自己想听到一句毫无破绽的夸奖在现阶段看来是很难了。

    “你怎么跟他们凑一块去了?”高歌这时问道。

    “他们路过,我没看清,邀请苏格加入来着……”何遇说出了自己的囧事。

    “可以啊,那他有没有答应?”高歌问道。

    “……”这个明显是调戏的问题何遇只能用无语来回答。

    “那后来怎么又一起匹配上了?”周沫继续好奇。

    “问我段位来着,我说这个很复杂跟他们说不清,他们就恳求我表现一下,我就表现了一下。”何遇说道。

    “你那叫表现?那是表演吧?”高歌回道。

    “就何遇目前的水平,应该算是很努力表现了吧?”周沫说道。

    自己很努力表现,然后就表现得像个演员?

    偏偏周沫师兄总是这么中肯,让何遇都无力辩驳,他只想告诉周沫师兄一下,无心插刀往往插得更深呐。

    早已走远的Suger几人,此时话题却还在围绕着何遇。嘻嘻哈哈的嘲笑着,只是嘲笑的对象已经换了个人,不再是何遇,而是昨天因为何遇加入被打败了的张承浩他们三人。

    “能被这样的菜鸟打败,皇朝那几个真够可以的。看来这学期的冠军还是咱们Suger没跑了。”良晨说道。

    “你们真觉得那个何良遇很菜吗?”一路上都只静静听着几人嘻嘻哈哈的苏格,这时忽然来了一句。

    “呃,当然也不能说特别菜,毕竟我们没怎么带他,但他还是能跟上咱们,说明意识还是可以的。”看苏格似乎比较认真,几人也收起玩笑的心情,良晨认真了一些后说道。

    “如果他是我们的对手呢,是不是每一次咱们的意图他都能看穿?”苏格说道。

    “这要看视野给的好不好了吧?”良晨说。

    “如果他自己就是负责探视野的辅助位呢?”苏格又道。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如果这个何良遇就是辅助位,自己知道该去哪探视野,然后通过自己的观察判断对方的行动,然后调度全队……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但在将才之上,还有帅才。如果把我们这些广大玩家比作千军万马的话,那么职业选手就可称是名将了。在比赛中负责调度这些名将的指挥就是更加稀有的帅才。KPL一共12支职业队,据我所知真正有水平的高质量指挥不超过四个,你说这样的才能有多稀缺?”苏格说。

    “是哪四个?”良晨好奇问道。

    “微辰战队的上单杨梦奇,天择战队的中单周进,一时光战队的打野李文山,山鬼战队的辅助徐鹤翔。”苏格说道。

    **********************************

    大家晚上好啊!明天就要上班上学了,开不开心,激不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