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遇目送了苏格一行离去,又看完了群里高歌和周沫的讨论,心情只能说是喜忧参半。

    喜是因为自己对苏格几个王者玩家的套路判断基本没有出错,忧呢,则也是像高歌和周沫说的那样,判断是挺对的,但除此之外呢?真的是一无是处,作为输出位,在一场从头碾压到尾的顺风局中输出10.4%,其实不用什么人提醒,何遇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有太多地方做得不到位。至于那一波骗技能的卖身操作,也不是什么决定胜负的关键操作。讲得难听一点,大概也就是一次成功的废物再利用吧。

    自己还差得远呐!

    亲自接触游戏,尤其和苏格他们这些高手组了一局后,何遇的认识越发清晰起来。

    不过技术的提高不存在任何捷径,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练习。不过这样的练习也是在高端局中进行效果会更好一些。刚刚这一局匹配,和昨晚的青铜排位何遇还是能感觉到庞大差距的。至于青铜局怎么打,何遇其实已经看出来了,不需要什么操作,意识上也只需要一点,那就是发育。

    一想到这,何遇有些心痒了,看看旁边,南湖村研究社的同学也已经神秘消失了,自己还守在座位上就已经非常尽心尽责了,或许可以……开一局?

    做贼似的扫了眼左右,眼下没什么学生路过,何遇终于拿起手机开启了一局排位。

    一切如他所料,对于他这么一个对王者荣耀有很深研究的人来说,即使操作非常新人,但在青铜局中驰骋并不是什么难事。只凭有意识地打钱这一点,几分钟后何遇的成吉思汗就领先全员一个大件,然后三线游走,逮谁杀谁,再加上明确的推塔意识,9分21秒时,对面宣布了投降。

    13-0-3的战绩,51%的伤害占比,这一局比赛的最终数据堪称壮观。何遇没有骄傲,只是不由自主地点下了再来一局而已。

    于是第二局、第三局、第四局……

    接连不断的胜利,接连不断的壮观数据。何遇的段位火箭般地窜升着,很快就已经是青铜1三星,再胜一局就要到白银段位。这时何遇看到高歌、周沫两人朝这边来了,急忙退出游戏,正襟危坐,脸上摆出亲切温和的笑容,看着来往的学生。

    “这也要演?”走到跟前的高歌看着他问道。

    “呵呵呵……”何遇只能傻笑,知道自己一直在玩游戏被发现了。这两位队友对他这新人实在是关爱有加,时时注意着他。

    “青铜局对你来说没啥难度吧?”周沫说道。

    “嗯,只要注重一下发育就可以了。”何遇说。

    “其实一直到铂金段位基本都是这样的。这些段位的玩家打钱意识都不算强烈。”周沫说。

    “这样啊,那我应该挺快能打到钻石吧。”何遇说。

    “呵呵。”高歌笑着。

    “师姐有什么指教?”何遇觉得高歌的笑容似乎有内容,急忙问道。

    “你自己打打也会发现的,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射手想继续驰骋下去,即使是在低端局,也要比较吃操作了。”高歌说道。

    “那正合我意。”何遇说。

    “去加油吧,这里交给我们。”高歌挥手示意何遇起身。

    “师姐我说句老实话,这似乎没什么效果啊……”何遇一边起身一边说着,目光不由地又扫了一圈周围的那几个奇葩和社团。大家这半个下午的遭遇都很类似,会引来一些好奇的目光,但真说要加入的就一个都没有了。那几个奇葩社团的情况比起浪7可能还好点。浪7战队前面可还顶着一个在东江大学无比光鲜,连职业选手都能请来活动的王者荣耀社团。对于浪7战队的招新,东江大学王者圈的旧生都不以为然,新生则是觉得莫名其妙。而且何遇也注意到了,浪7战队并不是无人关注,即使藏在这么遥远的角落,王者荣耀社团那边却时不时都会投来注意的目光。也不知高歌当初是嫌弃过多少人,以至于浪7会这么被针对。

    “聊胜于无吧。”高歌说着,口气中也有几分无奈。

    “那我先走了。”

    “去吧。”

    何遇离开了,走出一段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看到高歌一扫之前和他说“聊胜于无”时的无奈神情,同周沫一起很认真、很用心地招揽着过往的学生,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像高歌、周沫这样认真对待游戏的人,为什么会被排挤到这种程度,何遇有些想不通。

    自己也该多用用心,努力帮队伍物色一下人才。

    何遇一路都在琢磨着这个问题,不大会到了自己宿舍楼下,迎面走出来两人,何遇一看,名字虽然还叫不上,但是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无疑。两人也认出何遇,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何遇一边也笑着点头回应,一边脱口问道:“同学,玩王者荣耀吗?”

    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一愣,但很快就摇了摇头说:“不玩。”

    “哦哦。”何遇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双方就此告别,那两位也无非是狐疑地回头多看了何遇两眼,何遇这时却已有主意上心头。自己同班甚至同系的同学,这近水楼台先得月,完全可以直接上门问一圈嘛!以王者荣耀的受众,自己这一百来号同学里,何遇相信肯定是有受众的,说不定就能拉进战队呢?

    如此想着何遇已经上到三层,他们物理系大一新生都是住在这一层的。不过除了自己那一班,其他三个班的学生都连脸熟还没来及混呢。不过何遇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敲起了房门。

    “同学,玩王者荣耀吗?”进门的第一句都是这话,大家虽惊讶,但基本都如实作答。不出何遇所料,以王者荣耀的受众基础,一百来号男生里,玩家还是有的。只是接下来的提议就很不顺利了。有关战队的邀请,大多都是疑惑着摇头,少有的一些,竟然都已经加入王者荣耀社团了。何遇一问之后才知道,就在昨天他跟着高歌、周沫满校园张贴招新海报的时候,人家王者荣耀社团可是发动人多力量大的优势,拿着社团宣传单,早这样挨家挨户地走了一遍了。有兴趣的当时就已经被王者荣耀社团招募了。没兴趣的,不至于放着大社团不入,莫名加个小战队吧?

    想有个队友,还真的是难啊……何遇心中叹息,有些无力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