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学期就这样正式开始了。

    一周下来何遇与同班同学算是认识了个七七八八,不过更熟悉的还是高歌、周沫这两位浪7战队的队友。甚至班上的同学都认识这二位了:每天课程全部结束的时候,或者高歌,或者周沫,或者两人一起,总会准时出现在他们教室的门口,然后把何遇捉走。

    “是去训练。”何遇开始还要对同学解释一下,几天下来大家也基本习惯了。对于需要如此认真勤奋的社团活动大家都表现得比较惊恐。至于班上几个玩王者荣耀的同学,在这一周里也从王者社团或院系里听说了一些浪7的情况,再看高歌已经不把她当美女了,纷纷有种敬而远之的神情。同何遇他们倒是一起打过匹配玩过排位,飞快让何遇断绝了要把这几位同学发展成队友的心思。

    这天照旧是下课铃一响,门口就出现了高歌的身影,倚着门框,一副严防死守的模样。

    “至于吗师姐,彼此之间能不能多点信任?”走过来的何遇有些无奈地说着。他并没有过要缺席训练的心思,结果高歌总是一副防他要逃走的样子。

    “路过,顺便督促你更好的珍惜时间。”高歌说。

    “下次请直接路过。”何遇说。

    “少废话了,快点走,今天一起合练。”高歌说道。

    “五个人一起?”何遇眼前一亮。自打开学那天介绍认识之后,何遇就再没见过那两位所谓的临时队友,高歌也没有把二人拉进他们的浪7微信群,这两人叫什么名字何遇眼下都有些想不起来了。但是深知这游戏团队很重要的他对于这二人一直不跟他们一起练习还是挺担忧,今天这两尊神竟然肯屈尊跟他们合练一下,可以说是又意外又惊喜。

    “是啊,所以还不动作快些?让两位大爷等久了可能就不伺候了。”高歌说道。

    “走走走。”何遇马上加快了脚步。

    浪7战队没有专供他们活动的地方,每天都在灵活机动地寻找各种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今天又是借了院学生会的办公室,何遇和高歌到的时候,那二位果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在门口就听到周沫苦劝二人的声音。

    高歌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厌烦,挥手便推开了房门。

    “来了,开始吧。”像是没听到之前屋里在说些什么似的,高歌大声地宣布着。

    “两位师兄好。”何遇跟进来朝这二位问候。至于周沫大家已经很熟了,不需要如此多礼。正苦劝二人的周沫看到两人进来也是松了口气,扭回头又冲着二人道:“看吧,这不来了嘛。”

    “那就开始吧。”两人其中之一说道。何遇认真地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没能想起这二位的名字。

    “先一起打一局匹配吧。”高歌说道。

    “开。”两人之中的另一个说道。

    周沫飞快建起了游戏,逐一邀请四人进入。这二位的名字何遇还是不知道,但ID现在总算看到了。一个叫夜魔神,一个叫轻骑舟。两人的段位却不是之前周沫说的一个铂金一个钻石,两人都是钻石,夜魔神钻石3,轻骑舟钻石5。

    这当然算不上多么了不起的段位,但也足够让何遇肃然起敬了。倒是那二位看到进来的何良遇不过是个铂金1,顿时露出轻蔑的神情。

    何遇经过这一周的单排撕杀,段位目前就停留在这。冲击钻石段位已有三天,却还一直都没有成功。高歌对他说的射手驰骋需要一些操作,他随着段位的提升慢慢已经体会到了。

    在中前期,他凭借出众的打钱意识带来的经济碾压通常都是顺风顺水。可进入到中后期,开始凭凭爆发团战时,低段玩家这说不清到底是会还是不会的勇猛可是让何遇吃尽了苦头。

    面对何遇成吉思汗经济优势带来的高伤害,他们依然不顾一切地向前向前向前。而何遇这时反应稍慢或是走位稍有不慎就会被推翻在地。可谓是经济再高,脆皮也怕群狼菜刀。

    想在这样的混战中生存并解决对手,需要优秀的选位和走位,何遇目前有这样的意识,但是操作还无法达到这么精细精准,于是果然出现了高歌预见到的问题。何遇自己也思考了一下,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让他选择的是生存能力比较强的战士,手握他日常拥有的经济优势,恐怕不至于这么狼狈。

    但是射手脆弱的生存能力在没有足够操作做保障的情况下就很容易死于这样的乱战之中。这个段位的玩家对游戏规则已经熟悉,意识和操作还谈不上有多强,但自己熟悉的英雄总有那么几个。单兵作战时已经有一定的思路和章法。集合打团就算没什么配合,只是拿出自己这英雄的常规打法,五人一起来疯抢成吉思汗的人头时,何遇通常都是招架不住的。

    想解决,在不指望队友的情况下,没有别的办法,就是练习。

    成百上千乃至更多局的练习,将思考下的操作练成下意识的反应,形成肌肉记忆。

    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没有捷径,也没有止境。

    何遇向何良请教后,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答案。

    所以他唯有继续练习,这些天他开始将深渊大乱斗加入到自己的游戏内容中,只为磨练自己在乱战之中的反应和操作。这个一条兵线五对五的游戏模式,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在团战,何遇感觉挺适应自己练习操作的。

    何遇的努力高歌和周沫都看在眼里的。他俩私下一致认为,如果不是何遇在排位赛中执着于用难度较大的成吉思汗来磨练自己,眼下早就升上钻石了。而何遇所拥有的意识其实反倒是在高端局比较有用武之地。低段玩家那些错误的习惯和操作,用正确的游戏意识去判断反而容易出误差。就比如何遇使用成吉思汗的二技能百兽陷阱去限制对面走位,结果对手经常不走位,只是站着不动狂甩技能,于是何遇这预判施展的二技能反倒是像丢歪了一样,十分尴尬。

    这种不怕对手强,反怕对手弱的状况肯定是不会持续的,所以高歌和周沫都是当笑话看,并不怎么担心。眼下看到李思杰和赵进然因为何遇的铂金1段位就有些看不起他,两人互看了一眼,都在心中暗笑。

    他们有信心,由他们两个王者段位的账号拉高难度的匹配比赛中,更加如鱼得水的一定不是李思杰和赵进然这两个钻石,而是何遇这个铂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