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打射手?

    这话扔在何遇刚刚走过的青铜、白银、黄金、铂金局里必然是没人信的。据何遇自己的直觉:第一,从来不缺射手;第二,经常会有两个射手;第三,偶尔会有三个射手;第四,甚至有过五个射手;第五,发生第二、第三、第四情况时,大概率在英雄选择界面就爆发争吵。

    结果到了浪7这边,居然没人打射手……

    何遇觉得浪7招新人的时候真该把这句话当成最重要的宣传语加粗加大塞进去,肯定比什么带着菜鸟打败皇朝战队之类的更加吸引眼球。

    “对了。”说到没人打射手何遇又想起一事,看向高歌:“师姐你不是打中单的吗?怎么打起辅助来了?”

    “因为那货只会打中单。”高歌说。

    “好吧。”何遇表示服气。

    其实普通玩家大多不会只会一个位置。他们的选择首先会遵从自己的喜好,有些人的喜好从位置入手,有些人喜好的点则是英雄。喜好的位置可以不局限于某一个,英雄更是分布在五个位置,所以普通玩家最终会常玩的位置通常不只是某一个。再加上普通玩家大多不像职业选手有固定队伍固定搭配,只会一个位置的话,如果与随机匹配到的队友位置重叠就很难办了。所以无论从个人娱乐为主的喜好角度,还是追求胜利的实用角度,掌握一个以上的位置都会更开心一些。

    不过何遇是看KPL长大的。职业选手通常就是专精一个位置,之后的练习都会围绕打这一位置的不同英雄来进行,从而加深自己的英雄池,为战队的阵容搭配提供更多的选择。所以听到有人只会中单,对这种情况他的接受度还是比较高的。

    当然,普通玩家这里,是“只会”;职业选手那里,说得是“专精”。凭他们对游戏的研究和理解,几乎不存在普通玩家“完全不会某个位置”的可能。

    “这样的话,我们能走多远呢……”看着眼下的队伍状况,何遇忍不住问道。

    “走一步算一步,尽力而为吧。”高歌说道。

    “真希望能再有两个靠谱的队友啊!”周沫感慨。

    “再有的意思,是说我已经算靠谱队友了吗?”何遇笑得有点合不拢嘴。

    “你的关注点总在这些地方吗?”周沫有点哭笑不得,看向高歌。发现高歌微微笑了笑后点头道:“目前看来,还算靠谱。”

    “谢谢。”何遇顿时更开心了。这下周沫可就没话说了,能被高歌这样认同,哪怕是前面有个”目前看来”这样的限定,四个学期以来这也是周沫第一次听到。在此之前,在浪七尝试过的人没有上百也有大几十,别说认同,就是高歌的笑容他们都很少见到。否则高歌在校内王者圈的名声何至于被传得那么可怕?

    而现在,他们终于有一位高歌都能暂时认同的队友了。一想到这,周沫忽然就没有那么垂头丧气了。相比起上学期,上上学期,上上上学期,这情况已经好很多了。上学期的时候,高歌打不到中单不说,周沫也因为临时找来的队友一定要玩上单而不得不让出上单位置。最后在打野位上玩得稀烂,羞愤得差点当场卸载游戏。

    所以现在比起以前真的已经很好了。

    周沫精神一振,立即就又开了一局匹配,邀请了二人道:“那就我们三个人一起匹配练习一下吧。虽然常说匹配和排位不是一个游戏,不过让我们俩开个小号陪你去排位铂金局,练习效果怕是还不如我们两个王者带你打匹配。”

    “我可以借个大号跟你们一起去王者排位练习啊!”何遇说道。

    “哦?借得到?”周沫惊喜。

    “你是不是傻?”高歌白了周沫一眼,随后朝何遇一点头道:“去借。”

    “哦哦哦。”周沫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人家可是有个前职业选手的亲哥哥,王者账号算什么?就是没有,分分钟也可以给你打一个出来。一想到这,周沫真是羡慕极了。感觉何遇就像是武侠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中那种有底蕴有传承的世家,姓氏一定都是好听的复姓,比如南宫、慕容、上官之类,出场都带特定的BGM的那种。

    “哥,借个号。”何遇这时已经给何良发去消息了。

    “嗯?”何良回复。

    “想用高段位的账号跟队友一起去高段位的排位练习一下。”何遇说。

    “加油。”何良也不多问,跟着便是一组账号密码甩了过来。

    何遇退出了自己的账号何良遇,登录了哥哥给他的账号,角色名良风有幸。这是何良自己的私人账号,早在他进入职业圈前就在用了。成为职业选手期后,正式比赛所用的账号都是KPL方面提供的比赛服专用账号,何良在那时稍改了一下自己的ID,减成了“良风”两个字。退役后他曾和何遇自嘲,自己或许是ID名改坏了,“有幸”两个字去掉,那不就要成“不幸”了吗?

    这个笑话何遇没笑出来,此时看到哥哥这个还带着“有幸”的账号,心里也不由地泛了泛了酸。他特意又切出游戏,回了哥哥一个“努力”的表情。

    “良风有幸,加一下了我好友。”重新切回游戏的何遇对高歌和周沫说道。

    “好的好的。”周沫飞快添加。他对职业圈还有职业选手那可是特别向往的,何良虽只是个前职业选手,但能加这么一个好友周沫依然觉得很激动。

    “好了。”通过了二人的好友申请后何遇说道。周沫这边早已开了局多人排位,开始邀请二人。

    游戏里眼下也是新赛季刚开。每赛季最终升到的段位都会在新赛季有一定幅度的掉段,让玩家重新打过。高歌和周沫的账号都是刚刚打上王者,何良的这个账号新赛季可能还没打过几把,此时段位在至尊星耀3。

    虽非王者,但这不影响和两个刚上王者的账号一起排位。等两人都进了房间后,周沫立即点下了开始。

    “现在赛季初,王者还不多,说不定会撞到认识的人。”看到等待时间有一点,这意味着同时在排位的玩家并不是很充足,周沫说道。

    “咱们认识的那些人大概都会五排练习吧。”高歌说。

    “也是。”周沫说道。除了他们浪7的这两个,校内王者段位水平的哪个没有稳定的五人队?练习不太可能像他们这样是缺二人的三排。

    “我们练我们的。”高歌说。

    “嗯。”何遇和周沫一起点了点头。不大会进入了比赛。钻石以上的排位就是征召模式了,有BP规则,虽然和职业比赛的稍有不同,但何遇看着却是习惯多了。有BP,那在选人阶段就要有一些针对性的思考了。结果高歌和周沫看起来却没理会这么多,一、二楼的两人不抢输出也不抢打野,一个刘邦,一个张飞,延续了之前练习局时的选择。

    “我成吉思汗呗?”三楼的何遇问道。

    “嗯。”高歌点头。

    于是三楼的何遇一手成吉思汗选出。留给四、五楼队友的就是中单和打野位了。两人也没说什么,最后四楼选了达摩打野,五楼选了法师貂蝉做中单。

    对面五人的阵容这时也已经敲定。上单哪吒,中单张良,射手孙尚香,辅助鬼谷子,打野雅典娜。

    “怎么看?”高歌问何遇。

    “打后期,我觉得我们优势要大很多。”何遇说。

    “期待你的表现。”

    “我会加油。”

    阵容敲定,进入最终的倒数计时后开始读取比赛,对面五人的ID纷纷呈现在三人眼前。作为已是物理系大三的学生,对面雅典娜的ID立即引起了高歌的注意。

    “薛定谔的猫?”她嘀咕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