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继续,对方得势不让,在拔掉下路一塔后,看方向竟然还要顺势向前推进。

    这有点膨胀吧?

    草里蹲的三位这下可有些看不下去。他们三个目前等级和经验都是落后的,要打团恐怕不是对面三人的对手,但要合力守个防御塔还是轻而易举的。对方哪吒之前开大招,明明已经看到他们就在这附近,居然不退,居然还想拿塔,这是把他们三个当空气了呀!

    “假的吧?”何遇正说着,一直都很憋屈的达摩却最为不忿,立即跳出草丛朝下路二塔冲去。

    “小心呀!”何遇下意识地喊了声,随即意识到达摩只是路人,并不在身边,他没开语音对方是听不见的。于是连忙一个一技能,放出了一只猎鹰去给达摩照亮前方视野,刚刚好照出从下方隘口切上来的鬼谷子。

    朝二塔进攻果然不过是对方的诱敌之策,意图就是要引何遇他们三人支援,然后在野区形成团战。性急冲出的达摩被对方抓了个正着,一、二技能一起释放的鬼谷子,一把就将达摩给揪了过去。雅典娜的枪刺呼啸而至,哪吒也挥舞着他的火焰三尖枪和混天绫攻上。至今还没到4级的达摩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草里蹲的何遇和高歌,各捏了技能在手上,最后却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成吉思汗扔了个百兽陷阱以示存在后,两人便匆匆朝着中路塔下撤离了。

    “看戏?”躺尸野区的达摩顿时有情绪了,打字质问二人,并且把聊天频道换成了全部可见,似是要向对手证明不是自己不行,而是自己的队友太怂。

    何遇这要是第一天游戏的时候,这会肯定觉得委屈。这不是不管,是已经没法管,上去也救不到达摩,更打不过对面,只会徒增两具尸体。

    不过有了这一周的游戏经历,何遇也已经习惯了游戏内的各种风气。正所谓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王者玩家心中就有一千个想法。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与自己想法不匹配的队友就是菜,就是怂,就是蠢……

    青铜局如此,白银局如此,黄金局如此,到了王者局,虽然大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形成一些默契,比如达摩作为路人开始和他们的呼应和配合就都还不错的,可一到了有情绪、有分歧的时候,心态却也和青铜白银没什么两样。

    对局中没有时间争辩,就算能争辩出个对错也没什么意义,那都是已经结束的事了。这种时候,只能认真先打好自己,再帮队友找回节奏。无论是有情绪的,还是思路有问题的,进到比赛里,大家有一点终归是一致的:想赢。

    只要将比赛导向有利的局面,所有人终归还是会向着这个共同的目标努力的。

    所以看到达摩的抱怨,何遇可以说一点情绪都没有。走中塔躲过对方在野区的围剿后,他的成吉思汗沿着安全的路线又回到下路,收掉了一波兵线。高歌的张飞这时开始寸步不离他左右了,但在成吉思汗收兵线的时候,却又小心翼翼地走远不去分享经济。

    收了兵线后何遇放出了一只猎鹰,走中线飞向对面红区。

    对方此时全队都很舒服。打野靠对面野区和人头收获巨大经济,自家野区经济也就可以分别让射手和中单分享,红、蓝BUFF更是分别给到了这两个位置。这一只猎鹰飞出,正探到对方孙尚香正在拿红BUFF,辅助鬼谷子则鬼鬼祟祟的躲在中路草丛。

    这是要开始搞中路了啊!

    有鬼谷子的先手,张良的强控,哪吒的千里支援,雅典娜的爆炸连招,中路貂蝉就是躲在塔下感觉都不安生,对方看来只是在等一个集结的时刻,一个击杀目标后顺势就可推塔的时刻。

    这是在等兵线!

    对方节奏一直控制得很好,杀人从来都带着极强的目的性。尤其打野雅典娜的每一次出手,都在为己方博得巨大收益。首杀貂蝉拿下一血顺势攻入对手红区,再杀射手让红区彻底沦陷且攻了一波塔。转头中路杀达摩一举三得:摧毁对手的节奏点、从达摩身上取得蓝BUFF、己方蓝区留给中单加速发育。

    之后转上路杀刘邦,这确保了对暴君的控制。

    杀完暴君再入侵对手蓝区,凭借先期确立的等级、经济优势让对手束手无策,中路杀貂蝉再入红区,下路包抄成吉思汗没能击杀大概是唯一瑕疵,但最终却也拔掉了下路塔。这一路节奏带下来,何遇他们可以说各线全崩。最难受的达摩已经情绪上头开始责怪队友,中路死过两次的貂蝉倒是没说话,但在何遇成吉思汗的这一手猎鹰照出中路的鬼谷子后,立即战战兢兢地猛向后缩,大有弃塔不顾的气势。

    “中路或许是波机会。”看到复活的达摩和张飞都已到了四级后何遇说道。

    “看貂蝉敢不敢卖了。”高歌说道。

    两人的英雄从下路向中路塔移动,却没有马上露头,一起缩在了主宰坑背后的草丛中。

    双方中路兵线这时逐渐朝着中间汇聚,如同先前下路那一波一样,这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凑。那一波何遇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保命,而眼下这一波,在达魔和张飞都拥有了大招后,总算让他们有了反打的机会。至于输出不够,正好塔来凑。对方强行攻塔,这就是他们的机会所在,只要貂蝉不要太怂,敢吸引对方进塔强攻。

    集合!

    高歌在中路塔下发出一个信号。虽然他和何遇的英雄都还在一旁草里蹲,却只是为了躲避对方的视野。这一波是要打的,高歌发出信号就是为了提醒队友。

    中路貂蝉本已在一味地退缩,看到高歌这信号后,似乎领会了她的意图,站位开始微微向前。

    中路兵线这时开始接触,貂蝉并不出塔,眼睁睁地看着己方小兵被对方不紧不慢地击杀,而后对方小兵开始向前,张良掩护在后。

    这就到了比拼演技的时候了。只见貂蝉犹犹豫豫,向前又不是太敢的模样,始终不往防御塔的外围走,就在塔下丢着花球。看到对方并没有进一步举动的样子,似是胆子大了些,又朝前踏了两步。

    拖延得太久,小兵被击杀,杀人也会变得无法拔塔,失去重要意义。对方竟然不想如此,鬼谷子终于从草丛中冲了出来,熟悉的配方,是那透明的人影,不一样的味道,是透明的人影不只一个。

    连高歌的张飞都已经四级,更何况对方的鬼谷子。

    此时鬼谷子冲出,二技能万物有灵的同时开启了大招先知·雾隐。这大招是让身遭队友同被鬼谷子的玄微子包裹,一起进入伪装状态,且提升移动速度。鬼谷子这次可不是单枪匹马去拉人,是带着队友一起火速冲上了。

    有所准备的貂蝉反应极其机敏,立即一个二技能向后一拉。

    可是这一次的鬼谷子除了有大招,闪现也已经冷却完毕,干干脆脆地亮出闪现,朝着貂蝉所在的位置瞬移过来。

    拉扯!

    鬼谷子的技能时间算得相当准确,玄微子恰在这时集结完毕,朝着貂蝉扯去,结果就在这时,貂蝉身上却有一个光圈绽放开来。

    净化!

    貂蝉这个英雄自己的二技能就是位移,所以一般召唤师技能不会选择闪现,而是会带净化这个解除自身所有负面和控制效果并免疫控制持续1.5秒的技能,以此让自己的舞蹈不会被控制技能随意打断。刚刚这一手净化,便让鬼谷子的万物有灵失去了效果。不过鬼谷子掩护的其他人这时也已经侵入了塔下,雅典娜枪刺的呼啸声已然响起,张良的大招言灵·操纵却是捏在手上没有马上放出,显然在等净化1.5秒的免役时间过去,貂蝉只凭自己一人依然没有任何活下来的机会。

    “可惜,会玩!”高歌暗叹了一声,张良的大招没有被骗出来着实有点可惜,不过眼下的状况已经可以接受了。

    “传!”高歌唤了一声,开始了他们的反击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