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选手在游戏中的段位自然不可能低。而他们在比赛中所用的账户都是KPL官方提供,是无法带到日常游戏来的。日常游戏的话也都是自己注册的账号,和普通玩家没有什么区别。有一些选手日常游戏时的账号ID也有被曝光吧,但是薛定谔的猫?作为非常关注职业圈的周沫表示没有听说过有哪位职业选手的ID是这个。

    当然,不排除是没被发现的亦或是新申请的账号。周沫这时已经打开自己手机上的王者荣耀助手,开始查看薛定谔的猫的对局情报了。

    录相回放却还在继续,击杀掉刘邦的雅典娜杀暴君,攻蓝区,塔下和貂蝉斗舞完成击杀,之后转攻红区以及下路。鬼谷子前方隘口蹲草,她则是直接绕后断退路,把一般玩家这种情况下下意识会做的应对完全考虑进去了。

    不过接下来比较秀的就是何遇了。虽然只是一次逃生,但用兵线判断对方发起攻击的时间点,鹰眼及时的侦查把握对方动向,预先埋伏好的百兽陷阱,向上移动的精准路线以及在鬼谷子万物有灵拉扯发动前的及时闪现……都是非常有

    何遇有点小得意,一脸“赞美我吧”的神情看向高歌。

    “还不错。”高歌微微笑了笑后说道。

    何遇顿时更得意了,也就是游戏里的录相回放没有进度条可控制,不然怕是要拉回去再反复欣赏几遍了。

    “哇,这应该是职业选手吧!”这时王者助手里查看薛定谔的猫情报的周沫惊叫出来了。

    何遇和高歌一起看了过去,周沫将他刚刚查看过的各种面板给两人逐一又展示了一遍。

    首先,薛定谔的猫对局总数颇多,但就单赛季来看,就显得没那么深度了,每天就随便打个两三局放松娱乐一下的样子。

    其次,薛定谔的猫用的英雄非常杂,五个位置,各种英雄都有,共同点是高得出奇的胜率,基本都在70%以上,80%以上的都有。要知道普通玩家的胜率通常越往高段位走就越低,维持在王者段位的大多都在50%至60%这个区间,高过60%可就相当不容易了。而这薛定谔的猫却是各种英雄大面积的高胜率。

    最后,薛定谔的猫的个人战绩被隐藏了,看不到他具体比赛中的表现和数据。

    综合以上三点,怎么看也像是个职业选手:平时主要用训练号和比赛号,私人账号娱乐为主,局数不多;各种英雄都会,而且胜率高,能做到这点对游戏的理解肯定又深又全面;隐藏战绩,有可能是为了隐藏可能会暴露身份的蛛丝马迹。

    “你们觉得呢?”给二人逐一看完这些信息后,周沫说道。

    “可能吧。”高歌表现得并不是很关心,何遇这时注意力也已经回到还在回放的比赛了。

    “看,就是这个二技能!”比赛正到了貂蝉把雅典娜带到成吉思汗身边的那个瞬间,何遇急忙指出。

    “看到了。”高歌点头,“不过雅典娜还刻意等了一下,没有这个二技能恐怕也会以你为目标。”

    “不只是等。”重看回放的何遇这时又多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只可惜不能回放,此时只能在脑中回味,“她当时那个走位是在引诱貂蝉这样操作。”

    “做到这种地步,真的有可能是职业选手。”高歌看向周沫。

    “我就说嘛,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周沫继续翻着王者助手中这薛定谔的猫的常用英雄。职业选手大多位置固定,常练习使用的英雄都有范围,很多人更是有知名擅长的英雄。像杨梦奇的关羽,李文山的韩信,周进的诸葛亮等等。都是这些选手最擅长,最被粉丝期待在场上拿到的。不过因为比赛BP制度的缘故,这些大神们的招牌英雄在比赛中反倒甚少出现。因为太强,总会被对手先BAN为敬。

    不过眼下这薛定谔的猫,周沫看来看去也无法与自己了解的哪个职业选手对上号。实在是英雄选择太杂乱,看来确实是个娱乐为主的私人账号,并没有跟自己在职业场上的位置有所匹配。

    最终也看不出什么的周沫只好把手机放一边,继续跟着何遇、高歌去看回放。最后主宰的争夺是本场最终决定胜负的赛点,也是雅典娜个人最高光的时刻。同样是精准之极的一技能神圣进军无效了控制,之后二技能找向了成吉思汗,再之后就是灵活的走位和穿插攻击,让三人此时看来心生无数个如果。

    如果这样……

    如果那样……

    他们不是没有机会,张飞和达摩的大招终究还是控制到了对方的大多数,这一波团战他们是有优势的。只可惜他们限制不住雅典娜。

    意识跟不上?有的。

    操作跟不上?也有的。

    所以这样那样的如果,他们最终都没能触发,不是己方不努力,其实是对手太强大。就比如何遇,看到雅典娜避过大招控制时就觉得自己的成吉思汗要糟,但是最后他也就是生出了这么一个意识。成吉思汗在当时还是有机会借身边一个草丛略做周旋的,可他手慢了,往草里钻时雅典娜已经枪刺冲了过来,他所能建立起来的“如果”便这样覆灭了。

    “真可惜。”

    重看完这一波后,三人的心态基本都是如此。不过通过这场比赛中很多未能实现的“如果”,确实如何遇所想,让他了解到了一些高歌和周沫的习惯和打法,还是有一些收获的。

    “我们继续吧。”看完回放又讨论了一会后,高歌说道。

    “继续三排?”何遇问。

    “三排吧,如果你这号没什么不方便的话。”高歌说道。

    “那倒没有,继续吧。”何遇说。

    三人接着再来,之后一起连胜排了七局,二胜五负,算上之前这局共二胜六负,用了两个多小时,掉了四颗星。

    “有何感想?”高歌问何遇,八局之出,胜出的那两局何遇的成吉思汗输出都上了20%,甚至六局则是10%-15%之间徘徊,可以清晰看出他这个输出对战局的影响。在输掉的六局中,除了最初那局,之后五局他都有被队友占名抱怨,有两局还被骂得很难见。甚至赢了的一局里,也有被队员质疑过“有什么用”,确实20%的输出对于一个射手来说,依旧是比较难堪的输出占比。

    “还好,收获很大,不愧是高端局。”何遇没有被这些批评给影响,因为他自己每一次都无比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他的思路始终很清晰,每一次都有明确的念头该怎么做,但因为操作不给力,大多最后都沦为“如果”,这种有意识却无法发挥出的问题,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解决的。但在高端局里,何遇至少验证到了自己意识和思路的正确性,只要操作跟得上,他觉得自己的实力一定会非常恐怖。

    所以这些实力,这些责备非但没有让他心态失衡,反而帮他坚定了信心。

    “那就好,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高歌说道。

    “就是连累你俩掉分了。”何遇说。

    “那无所谓,我们的追求早已经不是这个,我们想要的是校际联赛的冠军。”高歌说。

    “不是KPL的总冠军吗?”何遇玩笑道,他知道这两位对职业圈都是比较向往的。

    “那是未来的事,也说不定哦。”高歌倒是并不太谦虚。

    “如果真能进职业圈,你们想加入哪个队?”何遇问道。

    “微辰!我喜欢杨梦奇。”周沫马上说道,可见对这道梦想题他早就思考过。

    “所以你想去给他打替补是吗?”高歌没好气地道。杨梦奇的位置正是上单,和周沫的位置完全重复。

    “不就是说说嘛……”周沫挠着头尴尬地道。

    “师姐你呢?”何遇看向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