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风格和水准何遇都已经暗暗看在眼里。作为多年心思都在KPL职业圈上的人,普通玩家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觉得平白无奇,他也并不太清楚普通玩家的实力有怎样的分水岭。就他这一周从青铜打到铂金所面对过的无数队友或对手,说实话在何遇眼中,基本都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不会玩。

    这些段位的玩家,在细节上有无数漏洞,甚至对游戏的基本规则理解都不对路,在何遇眼中真的全部都可以看作是初学者。

    不过之前跟苏格四人,今天又跟高歌、周沫一起领略了一下高端局,这段位的玩家在何遇看来就比较有模有样了。苏格四人留给他的印象尤其深刻,那四人思路清晰,配合到位,从比赛一开始就全盘掌控着节奏,这基本已经是职业战队的打法。只是职业队相比起他们在节奏控制、细节处理等等各方面都更加出色而已。

    而在今天打的这八局排位里,何遇可以看到高歌和周沫也有相当多的默契。可就个人实力的话,苏格那几位他毕竟只一起打了一局,也没加好友,看不到他们更多的表现,所以暂时还判断不出他们与高歌、周沫相比谁更强一些。于是就把这问题抛给了高歌和周沫。

    “怎么说呢?”周沫挠了挠头道,“良晨的上单我并不觉得就比我厉害。可在比赛里我对位的也不是他啊,一般都是苏格,他是打射手的,不同位置不好比较呀……”

    “打不过就说打不过。会被射手单人压制的上单了解一下。”高歌对何遇说道。

    “换良晨来也一样好嘛!”周沫努力为自己辩解着。

    “看来苏格很强啊!”何遇说道。射手生存能力差,输出往往要到中后期才能体现,通常要在有辅助帮忙的情况下才敢对线上进行压制。单人对线的话,基本都会被对面上单压制在塔下不敢轻出。反过来能单枪匹马压制住对面上单,这就需要很强的个人实力来弥补了。周沫好说也是王者段位,居然会被射手单人压制,苏格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是的,国服最强孙尚香。”高歌说道。

    国服最强!

    即使是在只关注职业圈的那五年时间,何遇都对这个称号不会感到陌生。玩家在游戏中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大抵就是如此了。职业圈中有不少职业选手都曾因为背着这样的名号,从而被职业圈发掘,最终踏上职业赛场。

    而在成为职业选手后,需要拓宽英雄池的深度,再加上绝大多数的对局都是在训练赛或正式比赛中完成。基本再没有精力去维持需要靠大量游戏内排位赛胜利来维护的国服最强名号,所以职业选手不会再占据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始终是职业圈以外的玩家单英雄最强的称号。

    而苏格,便是国服最强孙尚香。翻译过来大体就是说职业选手以外,玩孙尚香玩得最好的那个人。

    偏偏在和苏格共同组队的那一局里,何遇选成吉思汗把射手位给占了,苏格最后打了一手辅助,让何遇错过了欣赏国服最强的风采。

    孙尚香这个英雄在这赛季的揭幕战中曾被天择战队的张时池拿出来使用,堪称暴击流的典范。枪枪爆头般的要命伤害从来都是队伍中最强势的一个输出点。和苏格他们一起的那局比赛中,何遇的射手成吉思汗最终很尴尬地只拿了10.3%的输出,最后队伍的输出点主要集中在了诸葛亮和裴擒虎这两个英雄上,让何遇一度以为他们的输出核心是中单和打野位,现在才知道,原来射手位的苏格才是他们那支队伍真正的大魔王。

    能针对到射手的通常都是刺客打野。可是浪7他们目前负责打野的将是李思杰和赵进然这两个目前何遇都还是没分清的二人之一。靠这两人去针对国服最强孙尚香?何遇估摸就是打包一起送上可能都不够看。

    “原来苏格这么强,那天和他一起那局他打的是辅助。”何遇感叹道。

    “就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真对上Suger,恐怕没有人能限制住他。”高歌说道。

    “不知道如果是那个薛定谔的猫打野的话会怎么样。”何遇忽然想到了今天第一局遇到的那个雅典娜。

    “如果真是职业选手的话,大概可以吧。”高歌说道。

    能比国服最强还要强的可不就是职业选手了?高歌这话说的没毛病。可即便是职业选手,高歌依然在措辞中用上了“大概”两个字,对苏格的实力可以说是相当看重了。

    “这要我们第一轮就遇到的话,岂不是立即就完了?”何遇说。

    “没这么倒霉吧?”周沫说道。

    “真要遇到的话,又有什么办法呢?”高歌说。

    说话间几人进了食堂。这个时间食堂已经没有多少人还在吃饭,只是因为食堂最大,饭菜供应最多,所以在另两个食堂早就关门打扫的时候二食堂还能剩些饭菜。

    不过能被剩到这最后的菜色滋味可想而知。何遇入校一周,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个点来二食堂吃饭了,知道已经不存在挑三拣四的空间。三人一起随意打了些残余的饭菜后,便找了个位置继续边吃边聊。

    “真要上来就遇到Suger的话那就太倒霉了。”周沫继续这个令他惶恐不安的话题。

    “想拿第一,早晚都会遇到的。”何遇说道。

    “但是至少让我们再找两个靠谱队友啊……李思杰和赵进然?唉……”周沫是厚道人,但就经过今天这一事后,对这二位他也终于绝望了。

    “比这两个靠谱一点的完全没有了?”何遇说。

    “信我们,能请到这两位大爷已经很不容易了。”高歌说道。

    “怎么请到的?”何遇好奇问道。

    “问他。”高歌看向周沫。

    “软磨硬泡呗,饭卡都快被这两货刷爆了,这月还没过三分之一呢……”周沫叹息道。

    “师兄辛苦了。”何遇也只有苦笑的份。

    “苦倒没啥,但你多少靠谱点啊!”老实人愈发愤愤不平起来,声音都陡然提高了八度。

    “是谁不靠谱,把我们的怂单都给惹生气了啊?”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却在这时从周沫身后不远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