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高歌、周沫分开后何遇就自己回寝室去了。毕竟是校园社团活动,没可能像职业战队那样将全部的身心精力都放在游戏上。三人基本都在每天下午的课后时间一起练习。最开始是何遇独自打排位,两人准备在旁观看指导。但很快就发现,对何遇他们没什么可指导的。每局打完他自己注意到的问题比他二人发现得还要多,嘴强王者到让人无话可说,两人还是服气的。

    所以最后大家就是各练各,偶尔有一些交流,直到今天才有了第一次合练。三人一起尽可能的配合,配合过程中的沟通也是了解队友思路和习惯的方式。不过目前让何遇感到尴尬的还是操作问题。尤其打团的时候,各路英雄、各种技能齐齐轰上,刹那间无数细节,他虽看清楚,也知道机会在哪,该把握的细节是什么,可最终一上手操作就不行了。这种复杂局面的机会都是稍纵即逝,他现在操作最大的问题,还是慢。

    这个急不来,只能不断地练习来熟悉操作。回到寝室把当天的功课做完已经快十点,自己的室友一直不见人,何遇已经见怪不怪了。连报道日都会去自己的学霸,这一周以来没有一天是浪费的。听其他同学闲聊时透露,莫羡每天不仅仅是自习,有人在高年级的课堂上发现了他旁听的身影。

    “这货的存在,衬托得我们好不上进啊,他到底想干嘛?”有同学向何遇打听。东江大学可是国内数得上的名牌大学之一,能考进来的学生无一不是优等生。但是物理系三班的新生却在莫羡的衬托下个个都像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也不知道啊。”何遇如此无奈地回答着。他可以负责地告诉每一位同学,他虽是莫羡的室友,但与莫羡的交流不会比班上任何一位同学多,每天照面的时间也未见得多多少。

    就比如这一周下来,除了“谢谢”和“不客气”这两个词,何遇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他有没有和莫羡说过什么别的话。

    而现在,何遇已经习惯了。毕竟自己每天也是很忙的。距离校际比赛还有十来天,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所以一放下书本,何遇就拿起了手机,先给何良去消息:“我最近这些天准备就用你的高端号来练习,没什么问题吧?”

    “那号现在还高端吗?”何良回。

    何遇尴尬。

    良风有幸这号交到他手时是至尊星耀3,下午2胜6败,掉了四颗星,现在已经跌到至尊星耀4了。也就现在还算赛季初期,因为赛季结束排位结算的缘故,新赛季起始就在星耀段位的,上赛季至少得是20星以上的王者。所以这阶段的星耀段大抵还能代表王者水平。否则别说星耀4或3,便是王者低星段的,在王者高星段位面前也不敢称自己是高端了。

    不过眼下大家的星耀都在纷纷向王者进阶,像高歌、周沫他们,都已经打回到王者段位。良风有幸却在倒退,考虑到自己现阶段的水准,何遇觉得何良的担心非常有道理,这号让自己再练几天很有可能就真的不是高端号了。

    “还是练成吉思汗吗?”面对无声的何遇,何良又发来消息问道。

    “是啊。队里正好也没人打射手。”何遇说。

    “成吉思汗这个英雄需要快速发育,可不能只是赖线。”何良说。

    “我当然知道。”何遇回道。

    “你来打一局,我来看看吧。”何良说。

    “我最近打得你都没看吗?”何遇问。

    “低端局真的没什么可看的。”

    “好吧……”何遇无话可说,因为何良说得太对了。

    “那我开了。”又给哥哥去了条消息后,何遇进入游戏,选择了单人排位。

    游戏很快进入,双方开始BP。成吉思汗作为冷门英雄基本不会上BAN位,倒不需担心这个问题。很快四个英雄送上BAN位,何遇一方先选,何遇也正好就是一楼,毫不犹豫选下成吉思汗。

    “打野还是边路?”二楼问他。

    “边路。”何遇回道。王者峡谷里的上路和下路又被统称为边路。射手打边路的话,通常都要走下路,因为下路靠近的野区是射手比较需要的红BUFF。

    二楼在问过他这话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之后到他选择英雄时选择了打野位置,之后中单、上单、辅助,各就各位。刚从低端局中历练出来的何遇,对阵容的容忍度已经是无限高了。五射手都经历过的人,是不会被高端局的任何阵容给吓到的。

    比赛很快开始,想到何良在看,何遇打得很认真。对面阵容并没有强行突脸的那类刺客或战士,这让一楼就拿成吉思汗的何遇还是蛮意外的。BP的内涵,普通玩家与职业比赛还是大不一样的。拿禁选来说,陌生玩家之间互不了解,也压根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基本不可能做到针对对手英雄池的禁选,大多就是禁掉一些当前版本比较难对付的英雄,又或者是让自己比较头皮发麻的英雄。

    但到了选择英雄的时候,就不至于这么单调了。比如何遇这里先选定了成吉思汗,对面完全就可以针对成吉思汗的特点,选择可以针对他的英雄,像荆轲、孙悟空、哪吒、宫本武藏,这些英雄对成吉思汗而言都极具威胁。当然,在对方选择英雄后,何遇他们这方的二、三楼玩家又可以根据对方一、二楼的选择来进行针对性的应对。BP的魅力就在于此。

    不过玩家有时可能懒得去想那么多,或者也可能可以针对对面的英雄恰巧是自己不会玩的或不想玩的。五个射手的阵容怎么来的?不就是个个都只会,或者只想玩射手英雄吗?

    总之这一局,对面阵容没有对成吉思汗有巨大威胁的英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说是一个有缺陷的阵容。于是何遇顺顺当当发育,小心翼翼参团输出,最终赢得了这一局的胜利,3杀1死7助攻,输出27%,比下午八局中的任何一局都要优秀。

    何遇有点庆幸,没在哥哥的注视下丢脸,切出游戏后立即发去消息问:“如何?”

    观战和战斗实况有一点时间差,约莫2、3分钟后,何良才回复了消息:“运气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