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遇深度关注KPL五年,对天择战队投入了相当多的情感,对天择的每位选手自我感觉都十分了解。周沫在职业场上来来回回就是六位法师英雄,从来没有过这之外的选择,这一点他也是清楚的。

    而现在,在看到周沫这私人账号的中数据后,才终于了解到,六个法师的英雄池,这是周进有规则的、刻意练习的成果。从其他法师英雄同样也有的场数来看,他大概有一个针对所有法师,最后从中挑选出了六位做深度开发和训练的过程。

    而这个英雄池的深度可是比较微妙和细节的。

    作为职业比赛中必不可少的BP环节,非常考验双方选手英雄池的深度。两方各有四个BAN位,也即是禁选英雄的名额。假设天择的对手与周进有深仇大恨,在先BAN先选的状况下十分极端地四个BAN位全部给到周进的法师,再在先选时挑走一个法师英雄,这种情况下,周进依然还有一个他十分娴熟的法师可用。

    虽然这样局限了他的变化,但事实证明,这样的极端状况从来不会,也不大可能发生。因为比赛不是只有一个人,天择战队也不是只有一个周进。曾经何遇的李白,张时池的马克波罗,这都是天择战队的对手要在BP时仔细思量的,对周进的限制,大家通常就是禁一手诸葛亮完事。所以六个法师的中单英雄池,其实已经相当够用甚至可以说耐用了。

    于是周进就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这六个法师上,哪怕是闲暇休息的时间也没有放松和更改。这是何遇关注KPL,关注天择战队五年并没有发现的地方。他多注意的是场上的发挥和表现,周进给他的印象大多来自于稳定——无论顺风还是逆风,周进都是天择战队场上最稳定的那一个。

    现在看来,稳定或许就是来源于他的专注。就像高歌刚刚说的:成功不会没有道理。

    成功不会没有道理,那么失败呢……

    何遇无法不想到了哥哥,在所有人眼中,何良的职业生涯高开低走,是可以用失败来概括的。

    他失败的原因,是因为队伍,因为队友。

    何遇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尤其在那天听过周进和游亚中到访王者社团有关打野位的发言后,越发觉得他们无耻。

    可是现在,从周公解梦这个账号里,他看到的是一个思路明确、高度专注、闲余时间都没有放松自己的周进。

    这是值得敬佩,所以他越发的纠结,这位值得敬佩的选手为什么会对何良抱有那样的看法?

    手握着哥哥的账号。里面可以看到杨梦奇、李文山、周进等等诸多职业选手私人账号的资源,当中流露着许多比赛场上看不到的东西。但是要看何良的岂非更加方便?其他人还都隐藏了战绩,可是看何良的良风有幸却能真的一览无余。而且都不用在名单里翻找,戳一下左上角的头像就好了……

    “你发什么呆呢?”

    好一会没动的何遇引来身旁高歌的质疑。

    “哦,没什么。”何遇回过神来。

    “是不是有点意外,你心里是不是有点期待周进不学无术,一塌糊涂,数据全是水?”高歌问道。

    “师姐你好喜欢揣摩别人的心思啊!”何遇无奈道。

    “就像我在游戏里一样。”高歌说。

    “还真是。”何遇想想发现无法否认,高歌的草丛三式正是对对手心思的把握。

    ”所以呢?”高歌还在问着。

    “意外是有的,你说的这种周进吧……真的没有办法让我心动。能打到这个位置的职业选手不可能实力糟糕,这一点我还是坚信的。”何遇说。

    “所以你还是在纠结他与你哥之间的对错吧。”高歌说。

    “是的……”何遇有些惆怅。他可以轻易看到良风有幸的资料,可在那一刻他却纠结了。为什么?是在看到周进这种私下的努力后,对哥哥变得不自信了吗?不……并不是对何良不自信,更多的还是对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和判断变得不自信。

    “其实职业场上没有对错,只有胜负。”高歌说。

    “我哥那几年,是输的……”何遇说。

    “是的。”高歌说。

    屋里忽又沉默了,何遇和高歌都不知在想些什么。周沫在这种气氛下有些茫然失措,调节气氛可不是他擅长的事,这种情况下他最擅长的事一般都是弄巧成拙,这是有相当的历史经验和教训的。所以他苦恼地看着二人,不知道自己此时该不该说点什么。

    他十分了解高歌,欣赏周进只是高歌的一方面,因为欣赏周进,高歌也算关注天择,而对何良,高歌向来是有一些微词的。目前双方只能说是还没聊到那块去,如果有,他清楚高歌是一定不会掩饰自己真实想法的。此时他看二人之间,仿佛夹着一个定时炸弹,眼下已经倒数到了尾声——何遇从高歌的言谈中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点什么。

    “师姐你认为我哥其实是有问题的是吧?”何遇忽然说道。

    “啊!”听到这话的周沫仿佛看到炸弹被引爆,情不自禁地就惨叫了一声。顿时引来二人诧异的关注。

    “你干嘛?”高歌再擅长揣摩别人心思,眼下也猜不到周沫是如此的有想象力以及入戏。

    “咳咳,没什么,忽然肩膀就疼了一下,是不是最近游戏玩多了啊……何遇你要不要陪我去一下医护室啊?”周沫开始了他的表演,拙劣的谎言加幼稚的调虎离山之计,让高歌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一边何遇却是忍不住笑了笑。

    “看来是这样的。”他转过头看向高歌说道。

    “对你有影响吗?”高歌的回答还是这话。

    “有的。”这一次何遇的回答就很明确了。

    “那怎么办?求同存异?”高歌说。

    “好的。”何遇说。

    两人的干脆利落看得周沫目不暇接。脑补中的画面,两人当中的那个大炸弹爆了,炸得二人血肉全非面目模糊。可两人还是坚持站在那里,目光都不退缩地各自盯着对方。

    “求同存异。”一个人抹了一下脸上的血。

    “好的。”另一个扶了扶自己断掉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