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

    “来。”

    周沫还在脑补画面,何遇和高歌却是果断开始了新一局,两人一起进入后,一起瞪向了周沫。

    “邀请你了。”

    “速度。”

    两人的口气都有一点严厉,周沫一边进游戏一边郁闷:“别都冲我来啊!”

    两个人却都不说话,等周沫进入组队准备界面后房主高歌立即点了开始,秒排进入英雄选择后,何遇秒选成吉思汗,高歌这次则是选了个太乙真人。不同于何遇只是练习成吉思汗,高歌昨天打辅助开始就在尝试不同的辅助英雄。对于她这样的资深玩家来说,游戏里不存在完全陌生的英雄,上手也都会很快,只是水平不至于像她打中单那么得心应手,不过对目前的浪7来说也没办法,要么她让出位置,要么就是少一人无法参加比赛了。

    周沫估摸着这一局的气势多少会有些不同,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何遇与高歌之间不乏交流,不过交流却不像平常那么轻松自然,基本都是就事论事,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蓝BUFF还有十秒。”

    “打野还在上路。”

    “卡一下对面中单。”

    这是两人去反蓝时的交流。

    “三个人在上边,可以拿暴君,你卡一下花木兰位置。”

    “不用卡,她那经济过来就杀她。”

    这是两人在下路偷暴君时的交流。

    “我去游走。”

    “中单和打野下来了。”

    “红区草丛有人。”

    机械冰冷的语调在两人中间传递着,两人的注意力极其集中,发挥出色。倒是周沫在介入团战时,被这样的交流语气搞得有些紧张,频频失误。最后一波竟是严重到让己方直接团灭,被对手一气呵成拿下了水晶,取得了胜利。

    周沫抬眼偷看了下,发现两人都十分不满地瞪着他,急忙低下了头。

    “我的锅。”周沫低声说。

    “再来。”高歌说。

    “开。”何遇道。

    周沫跟着进游戏,深呼吸,告诫自己不要理会这二人交流时的情绪问题,专注于比赛。

    于是接下来几局都很顺利,三人匹配连胜了五局。

    “嗯,今天还不错。”看时间差不多了,高歌放下手机说道。

    “除了第一局。”何遇说。

    “周沫的问题,注意力不集中。”高歌说。

    “是是是,我的锅。”周沫急忙承认。

    “其他几局也不是没有小瑕疵。”高歌说。

    “还好吧……”周沫说。

    “第二局你那波用脸探草有点草率。”高歌看向何遇说道。

    “第三局中路团那一波你大招交早了。”何遇看着高歌说。

    “第四局上高地时小兵血太残,你应该扛一下塔,可以拔掉。”高歌说。

    “第五局对线压力不大,你应该早一点去支援打野。”何遇说。

    “第六局塔前那波你不用怂,一、二技能先打一套,刚好升四级,立即开大可以反杀二人。”高歌说。

    “哪有这么一波?”何遇皱眉。

    “我说的是周沫。”高歌的目光转向周沫。

    “啊?”周沫全无防备,正看两人你来我往的互相指出问题,却不想问题突然就甩到他身上了。

    “第五局的时候周师兄应该多进攻对面红区,他们的打野和辅助一直主动下路,节奏并不好。”何遇立即也跟上了节奏。

    “第四局忘了盯一眼暴君有些失误。”

    “第三局帮打野守蓝的时候伤害没算好,蹭到经验了。”

    “第二局发的消息有两个错别字。”

    “这也算?”周沫听完都惊了,这两人把他出现的问题从后往前缕了一遍,只是第二局这个也太凑数,太勉强,太牵强,太没事找事了吧?

    “路人队友看到你那两个错字明显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错过时机了。”何遇居然支持起了高歌的这一条批评。

    “你们这都怎么看出来的啊?”周沫都快哭了。

    “你发出那条消息的时候他茫然地原地站了好一会。”高歌说。

    “是的。”何遇说。

    “好吧,我的锅。”周沫不想争辩,他觉得自己突然有点头痛。

    “还有什么问题吗,请你们快点总结完。”周沫说。

    何遇看向高歌,高歌也看向何遇。谁也没回避,这样对视了约莫有五秒。

    “我没有了。”何遇说。

    “我也没有了。”高歌说。

    “那……一起去吃饭吧?”周沫试探性地说道,他不知道两人目前这状况,是不是还能一起共进晚餐。

    “快走吧,我今天非常饿。”何遇说着,自己就先走出门去了。

    高歌没有说话,桌上东西略一收拾,装起手机就也要跟上去了,周沫已经有点跟不上这两人的快节奏了,急忙叫了她一声。

    高歌回头,看着他。

    “这样……没问题吗?”周沫指了指门外低声说道。

    “还可以。你不觉得今天下午打得很高效吗?注意力明显比平时集中,除了你。”高歌说。

    “可气氛也太尴尬了吧。”周沫说。

    “我觉得和那些想泡我的家伙一起游戏才尴尬。”高歌说。

    “好吧……”周沫无话可说了。两人还是大一的时候,这样的人简直多不胜数。经常五排的时候除他以外的三个队友都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来的。个个表现欲旺盛,为了刷存在全是疯狂的人头狗,好像拿个四杀、五杀高歌就会答应跟他们交往似的。

    奈何这些人中还真没有几个游戏水平比高歌更出色的。最后纷纷被高歌远比他们华丽的数据和存在给劝退。有些自惭形秽的就此退出了,但也有厚颜无耻缠着高歌要拜她为师的。那段时间连周沫都收了好几个徒弟——他哪知道有人套路这么深,还带曲线救国的。发现周沫是高歌多年老友后试图从他这里把雪球滚起来。

    好在高歌洞若观火,不然周沫真要以为自己水平棒棒,超受欢迎了。

    高歌想要什么,没有人比周沫更清楚了。

    她不在乎队友的水平高低,她想要的只是如她一样,对游戏够专注、够用心的小伙伴。

    何遇是这样的人,周沫可以确认。所以对高歌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吧。

    “去吃饭吧。”周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