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心塞了一天的周沫,原本想着三个人今天是不是要互相抱头安慰,毕竟高歌和他一样也应该很清楚首轮就遇到皇朝会是什么结果。哪想到高歌和何遇竟在这里一起冷静分析起了如何打赢这一局比赛。这是认真的吗?

    周沫恍惚了有一会,直到他点的咖啡被端上来时才回过神来,发现高歌和何遇都在看着他。

    “喝咖啡。”周沫举杯示意了一下。

    两人也不说话,看着他喝咖啡。

    喝下口咖啡压了压惊后,周沫的情绪平稳了许多,再朝二人看去时,目光的重点就落在何遇身上了。

    高歌他是了解的。一年级时的两个赛季,他们带着三个凑数的队友一起朝前冲着,当遇到很难战胜的对手时,高歌并没有轻易放弃,很认真地思考着能不能有什么战术,有什么套路可以击败对手。只是可惜,套路是有了,也努力说服了凑数队友一起配合,最后却因为执行不到位被反打得很尴尬,让队友都是埋怨不已。

    两次重复的遭遇后,高歌不做这样的尝试了。二年级的两个赛季,遇到这样的强敌时她都是极力做好自己,队友那边能给到帮助当然最好,给不到也不强求。最终结局都是惨淡收场。

    如今已是三年级,两人第五次参加校际联赛,却是最不走运的一次,上来就碰到皇朝战队这种实力可进前八的队伍。可是这一次,高歌却恢复了她一年级时的状态,积极认真地谋求起了胜利,这变化,应该是何遇带来的吧?她是觉得现在又多了一个可以靠得住的队友吧?

    “师兄你有什么话要讲吗?”何遇这时被周沫盯得有些发毛,忍不住问道。

    “哦,我在想你那个设想的可行性。”周沫说。

    “嗯,这也是我们比较担心的点,据师姐说,你好像不是很擅长切后排?”何遇说。

    “可以这么说。”周沫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是一个偏防守型的上单,即使是在团战中也更乐于保护己方输出。花木兰、杨戬这类可以对对手后排造成重大威胁的英雄他玩得都不是很好,他不是没有练习过,只是他好像天生就不擅长捕捉进场切后的时机,努力切后排经常打出的却是疯狂送人头效果。

    “但是这一场我们还是需要你这样去做,即使不能完成击杀,至少也给对方制造一定的混乱,所以推荐用杨戬,一来可以拿掉对方擅长的英雄,再来也是杨戬进场后至少生存能力要更强一点。”何遇说道。

    “听起来怎么像是要我去卖?”周沫疑惑。

    “说卖多不好听。”高歌说。

    “对,是骗波伤害而已。”何遇说。

    “这波伤害骗完我还能活着吗?”周沫郁闷。

    “这个,真的就要看技巧了。”何遇说道。

    “这个我知道……”周沫更郁闷了。他毕竟也是个资深玩家,各种英雄的技巧和细节大多都知道的。就比如杨戬,有兵线和没兵线的时候作战能力就完全一不样。这里的兵线是特指对手兵线,因为杨戬的大招根源之目是靠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值来回血的。那自然命中的目标越多伤害越大,回复的血量也就越多。有对手兵线作为目标时,大招回复的血量会大幅提升。

    但是诸如这类技巧,知道归知道,能不能灵活运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周沫眼下郁闷,就是因为他对于这英雄的这方面技巧比较没信心。

    “尽量吧,只是常规操作,我想我们应该是没机会打赢皇朝的。”高歌这时说道。

    望着高歌的眼神,周沫仿佛看到了大一时的她。即使身旁只是几个凑数的队友,也在兴冲冲地研究着套路,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披荆斩棘。

    因为我们比较弱,所以一定要用些非常规的手段。

    那时的高歌就是这样的说的,而如今她的身旁就有人在提供着这种非常规的思路,自己作为她的老友,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呢?

    “我这几天再练练。”周沫点了点头,表示道。

    “那就开始吧?”何遇这时已经拿起手机打开了游戏。

    “要不要再约一下李思杰、赵进然他们?”周沫说道。

    “可以啊。”高歌对此不反对,如果可以,她当然也很希望五个人可以一起练习一下套路。

    “我给他们打电话。”周沫说着便搜起了通讯录。

    “周沫师兄。”何遇这时在一边叫了声。

    “嗯?”周沫一边搜到号码拔出去,一边看向他问道。

    “你手机都欠费了,怎么充得值?”何遇问道。

    “嘘。”周沫立即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很幸运的是拔去的电话也立即被接通了。

    “思杰吗?我周沫啊。”

    “赛程表出来了,你有看到吗?”

    “什么?无所谓……我们第一轮的对手是皇朝,对,张承浩的那个皇朝,来一起练一下吧?”

    “什么?不用练?反正也打不过?”

    “我们这想到了一个套路……喂?喂喂喂??”

    “挂了……”周沫一脸尴尬地看向高歌和何遇说道。

    “算了吧。”高歌轻声说道。

    “我再给赵进然打一下。”周沫却还不甘心,一边看着高歌笑道:“能多一个人一起练也是好的嘛。”

    高歌沉默着没有说什么,周沫这边却跟着陷入了沉默——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周沫很耐心地等着,直至通话请求因为一直无人接听而被中断。

    “没人接?手机忘带了吗?”周沫嘟囔着,又打了一遍。

    “您拔打的用户正在忙”,提示声后,手机里传来长长的忙音。

    周沫愣了有一会,这才无奈地挂断了通话。

    “联系不到。”他对二人说道。

    “还是我们自己来练吧。”高歌说。

    “已经邀请你们了。”何遇说。

    “来了。”周沫运行游戏,登录后进入界面,便看到了何遇发来的邀请信息。进到组队房间后,看到何遇和高歌都已经在等着他,就像每周的这个下午一起坐在咖啡厅等着他一样。

    他很希望另外两个空位也能有人坐,可是目前,看来就只能暂时空缺了。

    “开始吧。”周沫说道。

    “走。”何遇招呼了声,开始了今天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