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的意思是他们两个还会拖后腿?”何遇发了个摸着下巴思考的表情。

    高歌没有回答,只是回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我是零点五吧?”何遇没好气地回道,连师姐也不叫了。

    “正有此意。”高歌回道。

    “我怎么会是零点五?”何遇生气,回复都快速了许多:“就凭我这些思路和想法,怎么也该有个零点七或零点八吧?”

    ”你开心就好。”高歌淡淡回应。

    周沫一旁潜水看得心惊胆战,也不知这两人是真互怼还是玩笑。思考再三,觉得自己这话术还是保持安静就好,于是继续假装不在。

    结果他不吱声,话题却还是落到了他身上。

    “那周沫师兄的杨戬可打几分?”何遇问道。

    “零点五分吧。”高歌说。

    “满分不会是十分吧?”何遇问。

    周沫气,差点就要回应,好在老朋友高歌帮他发声:“那不至于。”

    “周沫师兄的风格是比较小心谨慎,擅于防守。让他打野区进攻,就算占不到大便宜,至少也不会吃大亏。”何遇说。

    “如果占不到大便宜,我们恐怕就要输了。”高歌说。

    “那你还说拿东皇留一手?”何遇说道。

    东皇太一这个英雄的大招堕神契约可以强行控制一个目标2.5秒,以血换血。进攻时可用来控制对手输出核心或者战术核心;防守时,对需要进场输出的英雄有很强的压制效果。露娜正是需要进场的英雄类型,在对手东皇大招冷却时,露娜都不敢轻易发动攻击。所以高歌把东皇作为辅助位的备选英雄之一何遇非常认同。就算开局的蓝区压制没有打成,东皇依然会成对方核心人物的最大忌惮。

    可照高歌现在的说法,无法对露娜形成彻底压制就是败局的话,那用东皇来留一手似乎也没多大意义了。

    “随便说说罢了。”高歌答道,“张承浩虽然自大,但既然想拿露娜做核心,BAN东皇这种事我想他还是会做的。”

    “中单和打野拿什么英雄能沟通吗?”何遇问。

    “难,就让他们拿最熟悉的吧。”高歌回道。

    何遇想想倒也是。这到底不是职业选手,有那么专业的英雄池可以根据战术需要来搭配英雄。喜欢什么用什么,常用什么熟什么,这就是玩家的态度了。高歌和周沫能和他这样一起商量英雄,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标准从来都不一样,有认真地拓宽自己的英雄池。反观哪怕是皇朝那边,几位王者玩家的英雄池都看不出什么章法。再说回他自己,在这说得天花乱坠,英雄池其实也是可怜巴巴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何遇忽然又生出一个念头:“诶,你说,我如果练一练后羿的话,会怎么样?”

    “后羿体系!!!”假装不在的周沫看到这,突然就按耐不住了,跳出来叫道。

    所谓后羿体系是一个战术套路,在KPL上都曾大放异彩,如今这套路也不能说就过时没用,只是对配合度要求太高而且太容易被针对。一手送后羿上BAN位就能将这套路彻底瓦解。所以并不适合当一支队伍的核心战术,偶尔拿出来当一下奇兵还可以。

    至于在非职业圈,这个体系就更少见了。因为难度较高,路人局想都不用想,固定队也罕有会这么有针对性进行练习的,除了极个别真爱。比如东江大学的王者圈中曾经就有战队喜欢使用这个战术。打五排时效果还算不错,打校内联赛就不怎么样了,毕竟BAN后羿这种操作实在太简单了。

    眼下何遇提到后羿,周沫立即想到这个有名的战术体系,顿时就激动了。他可是一直很渴望运用一些职业场上的套路的,奈何浪7战队一直以来就他和高歌两个,两个人虽然也能有套路,但是像后羿体系这种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出来的。

    “周沫师兄对后羿体系有研究?”何遇对周沫突然跳出来没在意,关注点在周沫那三个感叹号。

    “慕名已久,我们能打吗?”周沫说。

    “我觉得可以练一下试试。”高歌说。

    “现在吗?”周沫继续激动。

    “师兄别急,我们还有时间!”何遇劝道。

    “明天一起试试。”高歌宣布。

    “好吧。”周沫无奈。

    与此同时,皇朝战队的微信小群里是静悄悄的,但皇朝战队的五人却都聚在了张承浩的寝室。第一轮就抽到浪7自然是张承浩做的手脚,不过队里除了周木同无人知道。被高歌阴出仇的皇朝中单杨灼在得知这一结果后却是担忧大过兴奋。

    对高歌、周沫这两人,他们不管嘴上说成什么样,心里都是很重视。尤其杨灼,上次食堂一时冲动,放话再被蹲到一次就算输,说完自己心里其实一直都在打鼓,队友问他到底哪来的自信时,都是红着脸在嘴硬的。

    眼下张承浩召集商量,他就来得很积极。赢浪7?他们不觉得是难事,毕竟对方只有两个高手,但是杨灼自己又开了个场外盘口,他可不希望被高歌打脸。如何能一次都不被高歌蹲到,是他这次对局特别关注的一个点。

    “多注意小地图。”

    “别总用脸去探草。”

    “宁可绕远也别走河道。”

    哥几个纷纷给他出谋划策,个个都是过来人的口气。可不是么,高歌蹲人又不是只针对中单,在场五人,有哪个没被高歌蹲过?杨灼只是因为对位所以被高歌蹲得更多而已。

    “实在不行,这场要不我就不支援了?”杨灼小心翼翼地征询着诸位的意见。

    中单通常是具备AOE伤害、清兵快速的法师,位居地图正中,通往上、下两个边路的距离一样,所以在处理完自己这一路的兵线后,选择上路或是下路,甚至野区进行支援作战就是一个中单经常要做的事。杨灼为了不被高歌蹲,这是已经要放弃身为一个中单的尊严了。

    “至于吗?”张承浩这时白了他一眼说道。

    杨灼没说话,沉默代表了他的态度:至于。

    “告诉你吧,这次给浪7凑数的两个,一个叫赵进然,一个叫李思杰,我已经打听过了,叫李思杰的这个呢,钻石段位,只会玩法师。就以前浪7遇到这种情况,高歌都会把中单位让出来了,这次想必也是一样,谁让她水平高,会的英雄多呢?”张承浩说道。

    “这样子的吗?那她打什么位置?不会是打野吧?”杨灼叫道。

    打个中单都已经那么能阴人了,如果是打野位……

    除杨灼以外的几个人都脑补了一下,只觉得冷风嗖嗖的。

    “那个叫赵进然的只会玩刺客。”张承浩又补充了一句。

    “哦?那高歌只能是去……打辅助?射手?”杨灼说道。

    “我怀疑她会去打射手,因为他们队里的另一个,就是那个新生,应该会打辅助。”张承浩说。

    “为什么?”

    “因为苏格说,他的辅助可能很强。”张承浩没有解释太多,直接是把社团会长苏格给搬了出来。苏格在他们社团当中威望很高,各方面都特别让人服气,他的判断抵得上张承浩解释说明一万字。

    “那小子是辅助?”周木同疑惑,“可我看他一直是在打射手啊。”

    “你怎么知道?”其他人看向他。

    “我用王者助手留意了他一下……”周木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一直在打射手?”张承浩这时也愣了愣。

    “对啊,不信你看。”周木同说又把王者助手打开了。

    “成吉思汗?”张承浩看着这里显示出的何良遇战绩愣道。

    “对啊。另外,你们见过高歌打射手吗?”周木同说道。

    所有人想了想后,齐齐摇头。

    “所以,高歌要打的可能是辅助吧?”周木同说。

    “辅助吗?”杨灼看起来有些高兴,松了口气的模样那是谁都看得出的。

    “是这样吗?”张承浩却还不敢轻信,心中大大的疑惑着,“留意一下她最近的对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