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很明显。苏格和他的Suger战队原本也正打着比赛呢,结果接到何遇他们那一局裁判的电话后,生生扔下比赛不管赶来处理了。这前后虽然不过几分钟,但对一局王者荣耀比赛来说已经非常长。结果Suger战队在这几分钟的四打五中,非但没有居于劣势,反倒是四打五取得了胜利,苏格赶回来时不过是欣赏了一下对方水晶爆炸的画面。

    Suger战队的实力有多碾压在此可见一斑。他们的队友没有觉得这是多么不得了的事,裁判也没有觉得这样有失公正而阻止,至于Suger的对手,也没有因此感到被轻视。他们看起来早就做好了百分百失败的准备,对这个结果表现比较麻木,所有的叹息都是集中在了运气上,并且不是比赛中的任何部分,而单纯是抽签遇到了Suger这件事。

    “恭喜你们。”朝浪7几人点头示意的苏格在走出赛区后还同他们继续说着。

    “也恭喜你们。”高歌说。

    他们同是三年级,一起入校,一起加入王者荣耀社团,一起凭借过人的实力让社团的老成员们刮目相看。但是这之后,高歌因为同大家三观或者说理念不同,不敢将就,最后退出了社团。而苏格却是很快成为社团骨干,一直到会长,将王者荣耀社团经营的愈发繁荣,已经是东江大学最知名,最庞大的学生社团之一了。

    两人各自组织的战队也是不同命。高歌的浪7自第一学期以来,除了周沫就没有过像样的、固定的成员,在校际联赛中的成绩不值一提。而苏格的Suger呢?除了在第一学期磨合调适了一下阵容以后,就一直是极其稳固的一支队伍,他们不仅仅一直垄断着东江大学的校内联赛,在走出校园参加的一些更大的比赛中,也都有不俗的战绩。

    所以校际联赛的一场胜利在他们眼中已是理所当然,高歌的这一声恭喜在他们听来也就一点都不场面了,个个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只有苏格,还是点了点头道:“谢谢。”

    “走了。”高歌说了声后便带头离开了,周沫朝高歌点了点头后便跟上。赵进然和李思杰两个是闲鱼玩家,对王者社团什么的没多大感想,自然也不会把苏格这个王者社团的会长、校内知名高手太当回事,目不斜视地就走了。

    倒是何遇,和眼前几人也算打过交道,这时也像周沫一样客气地点了点头后才待跟上,结果这时就听到苏格说了句:“后羿体系吗?”

    何遇愣了下,但随即还是点了点头道:“嗯。不过没怎么发挥。”

    “哦?不是都打崩对面了吗?”苏格意外了一下。

    “随便反了反蓝就崩了……不是后羿体系带起来的节奏。”何遇老实说道。

    “是这样啊……”苏格之前也没看比赛,只是听那裁判简述。因为张承浩在喷何遇开挂的缘故,裁判自然是把后羿的几次大招当作重点叙述对象,那样听的话确实很像是后羿带的节奏。但事实上这一局要说节奏的发起者其实是高歌的苏烈。几波大节奏都是在她的带动下打起来的。至于像何遇最后那次大招命中草丛中的露娜,其实只是局部抓到了一个人头而已,不算什么大节奏。谁也没想到这一击居然会让张承浩心态爆炸。

    “何遇。”这时前边走出一截的高歌他们停下来喊了何遇一声。

    “来了。”何遇应声,然后朝Suger几人点了点头后朝浪7几个追了过去。

    “怎么能把我们重要的战术告诉竞争对手?”何遇过来后周沫埋怨道,还没走太远的他们显然也听到了何遇和苏格的对话。

    “他们?”何遇回头看了Suger几人一眼。

    “你觉得我们不配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周沫有点不高兴了。

    “没有啊。”何遇说道,“他们和我们不同半区,如果相遇,那就已经是在决赛里了。那个时候后羿体系这种战术早不是秘密了吧?”

    “哦,是这样的吗?”周沫急忙找出手机上存的赛程表去看。因为第一轮参赛的队很多很多,这个表很大很大,周沫用搜索查到浪7第一轮就要碰皇朝后,头就有点晕了,之后也就一直没多留意了。此时听何遇这样说后一查看,浪7和Suger还真在不同半区,要遇,只能是最终决赛。

    如此看来,不是何遇在看轻浪7,而是他自己有点小自卑啊……

    周沫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拍了拍何遇,可就他那点话术,这种时候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最后就是尴尬地傻笑着。目光最后从何遇这移开时,又看到高歌正目光炯炯地正瞪着他。面对这位老友,不得不说多年来的历练让周沫还是有点招数的,立即叫道:“为了庆祝我们首胜,我请大家吃雪糕,等我去买啊!”说完就飞奔向学生超市了……

    “什么皇朝,还说是啥八强队?感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这场比赛就数据而言,赵进然的阿轲可是很优秀,他一直也都是最兴奋的一个。憋到现在终于有人提起这一局胜利了,他立即得意洋洋地吹嘘起来。

    “那是你运气比较好而已。”结果没等高歌和何遇说什么,他的同伴李思杰倒是先泼起他的冷水来了。

    “嫉妒,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赵进然指着李思杰说道。

    “嫉妒你?呵呵!”李思杰重重地“呵呵”了一声,竟然径直走了。

    “这……怎么回事?”赵进然这时也发现自己这哥们好像是真点不开心了,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愣了好一会,有些茫然地看向高歌和何遇。

    “这个……”何遇挠头。

    “确实是嫉妒了。”高歌点点头道。玩家之间的这些小心思她见得多了。赵进然是李思杰带着玩的,心里认定了自己比赵进然要优秀。结果这一局赵进然的数据挺突出,但李思杰的扁鹊却是浪7五人中最没存在感的一个。虽然也有拿到露娜一个人头,但也就是在野区团战中投毒蹭下的,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和重要。然后赵进然还要拼命地得意得瑟,李思杰心下不服,最后就这样了。

    “师姐耿直……”何遇在旁无语地说了句。他多少也看出了点,还在犹豫这样直接说是不是挑拨到人家关系了。结果高歌却不理这些,看到什么就直说什么。

    “至于吗!”赵进然顿时也反应过来,他开始说嫉妒纯属玩笑,现在知道是歪打正着,让李思杰恼羞成怒了。他可比何遇、高歌熟悉李思杰多了,一琢磨顿时明白确实这么回事,顿时也有点不爽。

    周沫这时拎了一袋雪糕跑回来,左看右看,没找到李思杰。

    “李思杰呢?”他问道。

    “走了。”赵进然闷声说道。

    “干嘛去了?”周沫一边发雪糕一边问,然后发觉气氛有些不对。

    “自己打得不行,还见不得别人好!”赵进然接过雪糕,愤愤不平地咬了一口说道。

    “那个……”

    “不用替他说话,我还是了解他的。”赵进然一摆手,阻止了周沫讲话。

    周沫无奈,只好闭嘴,几人都不说话,闷闷吃着雪糕。赵进然第一个吃完,最后一抹嘴道:“庆祝胜利,今天我请晚饭,都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