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麻的胜利?

    何遇听完也是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跟着便笑了出来:“我也不全是这个意思啦。”

    “我明白的。”何良点了点头。他这个弟弟,年龄跟他差得其实是比较大的,可是兄弟俩小时放在一起比较,足足小着六岁的弟弟看起来却像是更加懂事的那个。自己在职业场的五年执着,或许就有不懂事的年少轻狂在里面,但是他相信何遇不会同他一样钻牛角尖。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想得是不是太远了点?

    职业场?

    目前的何遇可还在苦练操作的阶段,距离那个顶尖的舞台还有很远很远呢!看着努力扒饭的何遇,何良自己摇着头笑了笑。

    吃罢饭两兄弟告别,回寝室的路上何遇又掏出手机。浪7群冷却了这么一会后,现在又恢复了聊天状态,继续说起了东林王者杯的事。

    “听说王者杯不会那么快举行,大概会在学期的后半段,这样的话我努力练习练习,是不是还有机会?”何遇翻开群的时候,看到赵进然正在说着。他如今对王者的热情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当然,一定的!”周沫话拣好得说,立即给赵进然加油鼓劲。

    “说起来,放在学期的后半段,可能就是为了给各院系一个了解和选拔院队的时间。”高歌不像周沫那样会去陪人说好话,非常生硬地将话题转移了。

    “竞争还是有些激烈啊!”周沫发出感叹。

    何遇一看这个时机好啊,连忙很自然地插了一句:“周沫师兄哪个系的啊?”

    “计算机的。”周沫答道。

    “他们学院高手很多。”高歌说。

    “那咱们学院呢?”周沫转问高歌。

    “学霸比较多。”高歌说。

    “是是是。”何遇连连点头,表示认同。东江大学本就名牌,理学院更是著名,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霸。何遇原本也是优秀的“别人家孩子”,但在深入了解过同学们的成绩后就泯然众人了。这还只是他们物理系,隔壁数学系的据说更是个个高智商,再那头的化学系则多怪咖。物理系相对来说本是三系当中最不起眼的,不过今年不一样了,作为新生代表,全校一等一的优秀新生莫羡,今年就出自物理系,而且恰恰就是何遇的室友。照一些老教授的说法,这样的人才,培养好了未来就是国宝。

    莫羡是不是能成国宝何遇不清楚。但是就他为浪7拉人时走访的同年级新生来看,王者荣耀在他们系的受众也不低,所以……

    “那王者高手多吗?”这个问题何遇终归还是要问的。他只是表面上没像赵进然那样热切而已,其实也很期待有更多的比赛机会。

    “比学霸少点,但还是有一些的。”高歌说道。

    “哦。”

    “继续努力,你还是很有机会的。”高歌这时又说了句。

    “一起努力!”赵进然跳出来叫道。

    “加油!”何遇回应。

    “呵呵。”李思杰阴魂不散似的突然又出来,冷冷飘出了一句。

    “你啥意思?”赵进然顿时不爽起来。

    “没什么。”李思杰这样说道。可他那份不屑早在那句“呵呵”中就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可偏偏就这两字,让人也无处指摘。但是赵进然气不过,偏偏就要较这真,字都懒得打,直接就是一段语音发了出来。

    “有能耐自己打好点啊!整天在这阴阳怪气地有意思吗?”

    “我不行,你来。”

    李思杰麻利地回了五个字,然后就跳出他退出小群的消息。

    “神经病啊?谁稀罕他似的?”赵进然这边已是暴跳如雷。周沫欲哭无泪,正想私聊李思杰,结果李思杰的消息倒是先私聊过来给他了:“没意思,不玩了。”

    “啥意思?”周沫目瞪口呆。

    “你们爱找谁找谁吧,我不参加了。”李思杰回道。

    周沫急忙再劝,结果苦口婆心的长篇大论发过去却如石沉大海,李思杰再没理他。

    “我操,还拉黑我?什么人啊这是,垃圾!!”群里赵进然这时更怒了。他追着李思杰想要去理论,也是一番长篇大论,结果却连消息都发不过去,竟然已被李思杰拉黑。

    “……”

    “……”

    何遇和高歌双双省略号,代表了他们此刻无语的心情。高歌讲究游戏上心,但是一场比赛打得朋友撕破脸,这到底算不算上心呢?

    “这咋弄?”周沫这时把和李思杰的聊天记录截到了群里。相比起那两位的关系,他眼下更关心这样子浪7可就少一人了,明天一早就是第二轮比赛,眼下已经晚上快八点,上哪去找第五个人?

    “他就是存心的!进群多少天了?今天突然冒出来说话?就是故意想找个由头退出,让我们难堪!”赵进然说道。

    “有道理。”高歌说。

    “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话?”周沫气。

    “确实有道理嘛。”高歌说。

    “现在怎么办?你那能找着人吗?”周沫说。

    “你这个问题就伤和气了啊。”高歌说。

    “啥意思?”

    “我要能找到人,至于让中单吗?”高歌说。

    周沫一听秒懂,高歌这已经是在比较委婉了。她的意思其实是说她要是能找到人,绝不至于用到李思杰和赵进然这两位。

    “不行咱们就四个人上,反正有他没他也无所谓!”赵进然道。

    这显然是气话了。上一局李思杰的扁鹊确实十分不起眼,但也没到可有可无的地步。就只开局过去跟后羿一起拿蓝,就是打崩皇朝的关键一步。若没他这扁鹊,只何遇的后羿一个英雄万万没可能在张承浩他们赶来反蓝之前就将蓝杀掉。

    这是具体到这场比赛中的一个点。在任何比赛中场上少一人,造成的缺少都是方方面面的。放到高端局里,这么大的破绽摆在那真的连六分投都不需要,上来就可以GG了。

    眼下周沫真没心思跟他掰扯这些,不过赵进然看来也知道这终究只是说说而已,马上接着道:“下一局的对手好像也不强,咱们先过了这轮再说吧?”

    “比赛规则怕是不允许吧?”

    “那就随便先找个人,不管会不会的,顶上这个名额再说吧,哪怕泉水挂机呢……”赵进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