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遇和赵进然这你一言我一句的出谋划策,周沫总也插进去了一条消息:“谁说下一局对手不强的?”

    “哦?强吗?”先前说不强的是赵进然,何遇哪知道这些,也是信了赵进然。其实赵进然和何遇一样对东江大学的王者圈并不了解,他对王者荣耀的热情燃起来都还不到一周。

    “强说不上,不强也说不上,总之也不是四打五可以轻易应付的对手。”高歌这时说道。

    “都什么段位啊?”赵进然问道。

    “两个王者,三个星耀吧?”高歌不确定地艾特了一下周沫。

    “现在已经是三个王者,两个星耀了。”周沫答道。

    “有点厉害!!!”赵进然三个叹号。作为一个刚刚冲上钻石的新手,他对于段位还是非常迷信崇拜的。而不是像何遇那样虽然玩得还不够厉害但会看,能分辨出对手的真正实力。

    “所以说四打五是有些吃力的。”周沫说道。

    “有些吃力,也就是说不是不能打吧?”何遇问道。

    周沫不说话,艾特了一下高歌。

    “他们不是皇朝那样会有意去训练的队伍。就是五个好友有空常在一起玩,没什么套路,甚至连位置和英雄都不固定,所以这周也没做什么针对他们的训练,想着临场看他们阵容再打个套路也就是了。但是现在少个人,这就有点麻烦。”高歌长篇解释了一下。

    “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何遇又问。

    群里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高歌发了一句:“看来只能如此了。”

    “看我的!”赵进然表现得不畏强敌,斗志高昂。

    “那就辛苦你了,大家一起加油。”周沫说道。

    “加油加油!”何遇跟着吆喝,而后聊天在高歌一个“加油”的表情中结束。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何遇精神抖擞地起床奔赴赛场,比赛依旧是在体育馆举行。虽然第一轮一次就淘汰了一半的队伍,但眼下暂时并不觉得人少了一半。毕竟比赛是分时段的,并不是集中在一起同一时间打完。

    有过第一场比赛经验的何遇根据指示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他们这一轮的比赛场,看到赵进然竟然比他还早到,正在那里和裁判套近乎。而这裁判何遇看了一眼后更是愣住,这不正是王者社团的会长苏格吗?

    苏格也已经看到了何遇,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赵进然都是顺着苏格的眼神才发现何遇到了,立即挥手招呼他过来。

    “这么巧?”何遇过来后对苏格说道。

    “不是巧,是特意想来当你们这场裁判。”苏格笑道。

    “哦?”

    “现场看看击败皇朝的队伍到底是怎样的。”苏格说道。

    “这算不算假公济私?”何遇问。

    “算有一点点吧。如果你们介意地话可以提出更换,不过换来的人终究还是王者社团的成员,依然可能会是你们的竞争对手。没办法,校内赛的条件就是这样了。”苏格说道。

    “那倒不必了。”一个声音把苏格的话接了过去,浪7的队长高歌也到了赛场,对苏格却是冷眼相待。

    “那这场就由我来担任裁判了。”苏格看起来对高歌的态度不以为意,也或者是已经习惯,笑着说道。

    “高歌师姐。”

    “队长。”

    何遇和赵进然两人朝高歌打着招呼,马上也看到周沫正朝这边走来,两人前后腿的功夫到场。

    对于裁判是苏格周沫也略略惊讶了一下,再听说苏格是有意想来看看他们的比赛后,目光更是落到了何遇身上。

    “师兄你总看我干嘛?”何遇察觉到了周沫的目光,疑惑着问道。

    “我和周沫他不陌生,没什么可看的。看来他比较在意的是你……们了。”周沫本只是跟何遇讲话,但是话没说完看到赵进然也凑上来听,大喘气了一下后在“你”后边又加了个“们”,让赵进然先是愕然,但跟着就笑逐颜开起来。

    “看来我的潜力已经引起了相当的重视啊,连王者社团会长都要来亲自考察。”赵进然说道。

    “那你可要好好表现了。”何遇一点也不介意赵进然的误会,笑着说道。

    “那还用说,今天我们只有四个人,非得拿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不可。”赵进然挥拳说道。

    “说得好。”周沫对赵进然的态度十分满意,连连点头,然后转头看了看左右道:“你找的人呢,还没来吗?”

    “找什么人?”赵进然一脸莫名。

    “凑数的人啊。”周沫说道。

    “那不是你们去找吗?”赵进然看向周沫和高歌,以及何遇。

    “不是,昨天不是你说看你的吗?”周沫有些急了。

    “我说了吗?”赵进然茫然道。

    “怎么没有。”周沫拿出手机,翻出聊天记录,指着那条给赵进然。

    “这个……我也不是说我去找人啊,我的意思是我今天会特别努力!”赵进然道。

    “我靠!”周沫叫着,然后看向高歌,以他对高歌的了解,他知道她八成没去做这个事,果然高歌也没有让他失望。更得寸进尺的是她还一副看傻瓜的样子瞧着周沫和赵进然。

    “何遇你当然也没有找人吧?”周沫绝望地看向何遇。

    “我没有啊,我以为这种事你们很容易就解决了……”何遇说道。

    “当然是很容易的事。”周沫一脸的哭笑不得。他们浪7虽然在校内王者圈名声不佳,找不到队友。但抛开王者圈,他们这些三年级的学生谁还没一堆同学、朋友?不要求会王者荣耀,只是临时过来打个酱油凑个数,这样的小忙他们随便就能找来一堆人帮手。可偏偏两人产生了误会。周沫以为赵进然那话是他来,赵进然呢,那话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当然地以为这种事当然是战队的骨干高歌、周沫他们去做,全没当回事。

    “这可怎么办?”周沫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看到对手五人这时已经一起来到赛场更加焦虑起来。

    “打电话叫人呐。我去和裁判沟通一下。”高歌说着,朝苏格走去。

    “哦哦哦。”周沫反应过来,立即开始拔号“喂喂喂”,赵进然也没闲着,也马上电话找人。

    何遇终究还是新生,入校大部分时间就又都是和高歌、周沫他们玩在一起,班里同学还没有和谁是熟到好意思这样突然袭击喊人帮忙的。最后就跟着高歌,去看他和裁判的交涉了。

    “要更换队员?新队员忘了通知时间?”

    何遇凑上来时,正听到高歌对苏格扯出的谎言。

    “这个……”苏格看了眼时间,有些为难,“依照赛制,迟到是要取消资格的。”

    “那就我们现有的人上阵,四打五,这样可以吗?”高歌说道。

    “这样游戏都没办法开始。”苏格说道。

    “我们可以借个手机来啊。”何遇在一旁急中生智道。

    “在这里吗?”苏格看向四周,笑了笑。

    何遇一看四面,顿时也有些绝望,要在平时,借手机一用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眼下,这个地方,所有人的手机恰恰要在同一时间开始使用,包括担任裁判的同学,此时想借一个手机,除非有与比赛无关的人从这里路过。

    咦?

    四下张望的何遇却没想到他这目光一扫出去,还真看到个路过的,而且那么巧还是自己认识的——自己的室友莫羡。

    “莫羡!”何遇立即朝着莫羡所在的方向大叫了一声,仿佛下一秒莫羡就会消失似的。

    莫羡听到了喊声,回过头来,就看到正朝他一边猛挥手一边快速跑来的何遇。

    莫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等着何遇冲到了他面前,等着他开口。

    “那个。你忙吗?”冲到面前的何遇开口问道。

    “有什么事?”莫羡直接问道。

    “我们那边比赛,结果临时少了个人。”何遇回身指了指道,“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借你手机用一下?至少让我们凑足五人,可以开始比赛。因为角色不齐的话,游戏是没有办法开始的。”

    何遇解释得很详细,莫羡一边听何遇说话,目光一边朝着何遇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到浪7三人,裁判苏格,还有他们的对手五人已经一起朝这走了过来,四周一些学生也被何遇开始那声大叫吸引了目光,纷纷朝这边看着。

    “你也太急了点吧?”走到近前的苏格苦笑着,“我话还没说完呢。即使你们用手机凑上了第五个账号,但是……你们依旧是四人应战,这对对手可是有些不礼貌,是不是应该征求一下对手的同意?”

    “这个……”何遇朝高歌看去。竞技讲究公平,四打五虽是让对手占了便宜,却也有轻视对手的成分在里面。苏格的话没错,虽然是出于意外不得不这样做,但起码也得征求一下对手的态度。

    对方五人这时显然已经了解了事情经过,脸色看起来都十分不善,居中的一位冷笑着瞟向高歌:“不愧是高歌啊,四打五,够狂的。”

    “临时缺了一人,没办法。”高歌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们会少人,说实话大家一点也不意外。”对方接着说道,跟着队友便一起笑了起来。参加校际联赛的大部分都是王者社团的成员,眼前几个看来也不例外。此时话里话外听起来对高歌也颇有微词,何遇也不知他们是不是有过矛盾。只是看一起过来的周沫神情很是沮丧,估计在他过来找莫羡时他们就已经有过交流,应该不是很顺利。

    “还有一分钟,如果你们队员不够的话,那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对方这时说道。

    苏格一脸无奈,他并没有要针对浪7的意思,但就他们为比赛制定的规则来说此时的浪7不够人数,确实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

    周沫一脸惨然,没想到这赛季的旅途竟然因为一个误解就要葬送在这里了。却不料这时站在何遇身旁的那个新生突然开口。

    “我只有九分钟。”莫羡说道。

    “啊?”所有人看向他,对他冷不丁冒出的这话感到莫名。

    “九点十分,我要到图书馆开始自习。从这里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图书馆,我也需要两分钟。现在是八点五十九分,所以我只有九分钟的时间可以帮你们凑这个人数。”莫羡看着何遇说道。

    “啊?”何遇还在发傻,站对面的高歌却已经一步上来,一拍莫羡道:“同学,好心有好报!”

    “那就开始吧。”莫羡很自然地转了下身,就把高歌拍在他肩头的手给甩下去了。

    “不是……下载游戏这就要好几分钟吧?”周沫这时突然想起什么,赶快说道。

    “不用。”莫羡走向比赛的位置,头也没回。

    “我手机上有。”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