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包括浪7这局的对手,此时都一脸愕然,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有人都没有跟上节奏。一起眼看着莫羡走到了比赛场中央,然后看了看左右的位置后,扭过头来看向何遇:“坐哪边?”

    “哦……这边,这边……”何遇慌忙赶了上去,一边指点莫羡坐到他该坐的位置,而后回头看向高歌等人,脸上还继续保持着愕然。

    高歌几个这时也跟了过来,看到莫羡已经开始摆弄降噪耳机,高歌有些狐疑地看向何遇:“你确定你认识?”

    “是我的室友。”何遇说。

    “他刚说他手机上有!”高歌着重说了一下。

    “这我也是刚知道。”何遇说。

    “你不知道你的室友也玩王者?”高歌说。

    “我……其实除了上课,也不太常看到他。”何遇说。

    “室友!”高歌再次强调。

    “是我室友没错,快点开始吧!”何遇这时也是一脑门子问号,高歌狐疑的这些东西他也解释不了,索性朝座位上走去,坐到了莫羡旁边的位置。

    “会长,就这样随便让人加入他们了吗?”此时浪7的对手却是跟在苏格左右,凑上前说着。校际联赛对于选手的身份确实很随意,除了不能重复参赛以外没有特别多的要求,也不限制中途更换队员。可就像这样冷不丁跑出来个人就参加比赛,最起码也得验证一下是不是已经跟着别的战队报名了比赛。

    这五位都是王者社团的成员,对赛规熟得很,此时纷纷向苏格提出质疑。

    “我确认,这位同学并没有报名过校际联赛。”苏格看着调试耳机的莫羡,对五人说道。

    “会长你认识他?”五人惊讶。

    “莫羡,物理系大一新生,开学典礼上讲话的新生代表。”苏格说道。

    “哦……”五人一起拉长音。说实话当时讲话的新生什么样他们早忘了,但确实有这么一号人。对一个新生而言,没有什么是比一入校就成新生代表更出风头的事了。

    “你们也快去准备比赛吧。”苏格对五人说道。

    “呵呵,随便找个人来就想对付我们?让我们给他们点惊喜吧。”五人说着便已朝他们的位置走去。

    苏格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作为深受所有人信赖的社团会长,他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校内各支战队的情况。眼前这支“422-424”战队,正如他们的名字一样,是支很随意的队伍。就是同班相邻三个寝室的五个男生共同组成的。他们平日就常一起开黑,没有固定的位置和套路,每次都是随心情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参加校际联赛也是凑个热闹,一直也没想过要出什么成绩。

    但是,这是以前。

    这个学期,这五位可是打算认真一把的。早在校际联赛还在准备时就专门找上苏格想求一些指点。如今的他们,虽还不像Suger这样有清晰的战术和构成,但至少已经开始改变,再不是那个随随便便的娱乐队了。这一点,目前还没什么人知道,而给出过他们建议的苏格,对如今这支422-424战队还有几分看好的。

    五个人也正憋着劲准备给所有人一个惊喜。第一轮对手太弱,随便打打就赢了。眼下这轮倒是个机会。五人纷纷入座时,齐齐望向对面。结果浪7几人都忙着调试耳机,压根顾不上理会他们。

    “喂喂喂,听得到吗?”高歌对着耳麦说道。

    “清楚。”

    “清楚。”

    “清楚。”

    “清楚。”

    其他四人逐一发声。

    “好了,那么好心同学,你打什么位置呢?”高歌说道。

    “都可以。”莫羡答道。

    “都可以是什么意思?”高歌问。

    “意思就是哪个位置都能打。”莫羡一边回答一边看了高歌一眼。

    “好吧。”高歌看向周沫,苦笑了一下。

    哪个位置都能打,这通常都意味着哪个位置都一般。放眼最高水平的KPL,都从来没有哪个职业选手会说自己“都可以”。尤其一名选手从某一个位置改打另一位置时,其实都是有相当风险的,通常会有很长的练习适应期,就此再也打不出状态的也是大有人在。

    都可以……

    这种话在高歌看来通常都是接触游戏有点时间,但理解又不够深的人才会说的。拿她自己来说,各个位置她都尝试过,上一局比赛辅助玩得也有模有样。但如果有人问她打什么位置,除了中单她不会有第二个答案。因为这个位置她最有心得,这一点她有绝对清楚的认识。

    不过就眼下这情况,一个“都可以”总比一个完全不会,又或者是泉水挂机的手机要强。所以高歌也没太往心里去,对这位及时帮到浪7的新生她还是很感激的。

    “那你来打辅助位吧。”高歌说道。

    “好的。”莫羡答道。

    “习惯用哪些辅助英雄?”高歌问。

    “都可以。”莫羡说。

    又是都可以……

    高歌对好心帮忙是感激的,可这种对游戏似有一种不以为然的“都可以”却十分不喜欢,正皱着眉想说点什么,何遇的声音却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那什么,抓紧点时间吧!说是有九分钟,但是调试设备,再到BP,真正可以用来比赛的时间其实远没有九分钟啊。”何遇说道。他发现高歌几人都没太把这个九分钟当回事。可就他对莫羡不多的了解来看,这个九分钟绝对不是开玩笑。真到了点,莫羡极有可能就此离开,这一点他觉得需要提醒高歌他们重视起来。

    “九分钟不是说说而已?”高歌果然没把这个时间当真。

    “当然。”莫羡本人给出明确回复。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快速取胜的套路。”何遇说道。

    “你是指?”

    “中推。”何遇说道。

    中推……

    “双方选手对设备没有疑问的话,请队长出来猜先后。”这时裁判宣布着,高歌顾不上多说,起身上前,跟对方完成了猜先,浪7最终拿到了后手。

    对方队长还想就此说两句的,高歌却已经飞快回到自己座位,戴上耳机继续刚刚未完成的讨论。

    “中推?”

    “是的。”何遇说。

    “很大胆的建议……”高歌沉思着。

    而这时裁判已经开始拉双方选手进入房间。通常来说就是拉双方队长,再由队长拉自己的队员,然后调整位置。

    “我来拉莫羡。”进入房间后的何遇说道。他和莫羡虽没游戏好友,但双方微信是加过的,有微信好友在游戏里就一样可以出现在好友名单中。结果往好友名单这边一扫,何遇当场惊叫了一声。

    “你干嘛?”所有人齐看向他。

    “你你……”何遇诧异地看向莫羡,莫羡却在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何遇的好友名单中,赫然显示着:薛定谔的猫(莫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