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物理协会?

    苏格作为东江大学最大社团的会长,全校知名的校草级人物,听到这个社团的名字愣是呆了一下。然后甚至朝向来与他不对付的高歌看了一眼,眼中充满了求知欲。

    高歌却已经笑了出来。

    这社团校内确实很少人知道,也几乎不会有人有什么兴趣。但她作为物理系的学生,终究还是知道这个社团的存在。但是到底还有没有在正常运营她就不清楚了。据她所知,他们三年级生貌似就没有一个是这社团的成员。物理系学生尚且如此,其他系的学生还能指望吗?想不到眼前这位大一新生竟是一个物理真爱粉?

    “再见。”莫羡这时朝所有人礼貌地道了一声后便离开了,所有人望着他的背影都没再出声。所有人此时都陷入了何遇日常的境地:跟莫羡没有话讲。

    一直目送着这位应用物理协会的王者荣耀高手离开,422-424战队的五位也终于从他们的位置上起身了。他们终于接受了眼前的现实,只是脸上依旧还带着困惑。苏格看着他们,想安慰几句都不知从哪讲起,最后只能拍了拍队长黄斌的肩膀。

    422-424战队五人一个个都沉默着,也就黄斌对苏格的安慰点了下头,然后五人就扭头离开了。别说赛后的礼节问候了,他们甚至连看都没看浪7这边一眼。。

    一位正在场中闲转的女生恰好与422-424战队五人擦肩而过,愣了下后扭身追看了他们的背影一眼,跟着便一脸疑惑地朝着苏格这边走来了。

    “怎么了?”她冲着苏格问道。

    “什么怎么了?”苏格反问。

    “刚那不黄斌他们吗?我记得他们是早上第一轮的吧,怎么就走了。”女生问道。

    “打完了。”苏格说,

    “打完了?”女生诧异地掏出手机确认了一眼时间,一边嘟囔道:“你们提前开始了?”

    “没有。”苏格苦笑了下,知道这女生在诧异什么了。

    “速推?”女生显然也是个资深王者玩家,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此时距离比赛开始连六分钟都没有,就是想发起投降都不行,只有速推能这么快结束。

    说完女生便已经转过身来,在跟苏格说了好几句话后,才把目光投向这边的浪7四人,一开口的指向却是十分明确:“可以啊高歌,今年的队这么强?”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高歌身旁的人看去。周沫她是认识的,直接跳过,重点打量起了何遇和赵进然。

    “一般吧。”高歌很是冷淡地应了一句。

    “怎么就四个人?”女生说道。

    “你管呢?”高歌说道。

    “又是师姐的仇人?”何遇小声问周沫。

    这个“又”字引起了高歌的注意,扭头看了何遇一眼。

    周沫也是等高歌这一眼过去后,才凑到何遇耳边,用更小的声音说道:“这个真有点。”

    “走了。”高歌这时招呼了一声后,看也不看那女生就要离开。赵进然紧跟队长的节奏,周沫却好像有些迟钝似的慢了一步,何遇顿时心领神会,也慢下脚步,凑在周沫身边。

    “可以啊周沫,都敢打速推了?”那女生也没有再找高歌去讨没趣,却是揶揄起了周沫。周沫的以防守见长,风格较稳,速推这种激进冒险的打法,确实与他平素的气质大相径庭。周沫当然听得懂这话里的意味,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这位新同学呢,你又是什么位置?”女生说完周沫,又问向了何遇。

    “射手。”何遇老实回答。

    “哦,那你可要当心啊!”女生很是关切地说道。

    “当心什么?”何遇莫名。

    “稍有差错就会有闪失的位置,要当心我们高歌学姐暴风骤雨般的批评哟!”女生说道。

    一旁的周沫听这话顿时都紧张起来,坦白说何遇自加入浪7跟大家合练以来没少被高歌批评。先前的很多队员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忍无可忍选择了退出,所以周沫一直心惊胆战,不知道何遇可以承受的极限在哪里。此时这女生把这事直接挑明,让周沫立即关注起何遇的态度。

    结果何遇却是微微一笑,反问道:“学姐批评得又没有错,为什么要当心?应该虚心才是吧?”

    女生愣。

    周沫愣。

    苏格愣。

    已经走出来一截的高歌在听到这话后都停了一下脚步,只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回头,很快就继续迈出了步子。只是紧随队长的赵进然,在高歌脸上看来了很少见的欣慰笑容。

    “有什么问题吗?”何遇看着一旁这三位露出的惊讶面孔问道。

    周沫没有说话,只是很用力的拍了拍何遇的肩膀。何遇朝他看去,发现周沫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东西在闪烁。

    “你说得对。”周沫很用力的说道。

    “是师姐说得对。”何遇说。

    “但是知道这一点的人太少了。”周沫说。

    “也可能是不够虚心。”何遇说。

    “地图炮了。”周沫说。

    “那也是地图的错。”何遇说。

    所有人再度沉默。

    高歌与王者社团以及很多校内王者玩家的矛盾由来已久,原因在场几位都心知肚明。这是游戏内的对错问题吗?其实不是。大家在意的都是高歌的态度。

    游戏而已,需要这么认真?

    这是对高歌不满最常用的一句话,对高歌的不认同也多是因为这一点。

    可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丝毫不介意高歌的认真,他的关注点却只在游戏内的对错。

    这一刻,周沫自打何遇加入以后就没有停止过的担忧彻底烟消云散了。何遇认同高歌的认真,所以即使他发现高歌最欣赏的职业选手是他很不待见的人时依然可以与高歌相处,因为他和高歌一样,对游戏有一份认真的态度。

    于是周沫又一次用力拍了拍何遇,拍得何遇恨不得身上有件反甲让周沫感受一下他这力度。

    “你们还不走?”已经走出去挺远的高歌这是突然回头,唤了两人一声。

    “来了。”何遇和周沫齐声应道,一起赶了上去。

    “这是谁?”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女生问道。

    “何遇,物理系新生。”苏格说道。

    “很会玩?”女生说。

    “还有个更会玩的。”苏格说。

    “怎么都被高歌抢去了?”女生道。

    “那可未必。”苏格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