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羡只是路过,然后被缺一人的浪7找来凑数,显然他们都不知道莫羡不仅会玩,而且很强,这些苏格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

    “你什么意思?”女生却不知道这许多,追着苏格问道。

    “那一个是男生,你难道想让他破例加入你的战队吗?”苏格笑着说道。

    “哼,你以为只有你们在新生中发现了不错的苗子吗?”女生有些不屑,又有些得意地说道。

    “哦?”苏格顿时有了兴趣,对高手,他从来都是很关注的。

    “保密。”结果女生却是笑了笑,并不肯告诉他。

    “难道我还会跟你抢不成?”苏格无奈地摇了摇头。

    “何止是你,我看中的人有哪个不是各队都想网罗的对象?”女生说道。

    “哦?包括高歌吗?”苏格笑道。

    “别提她。”女生在高歌面前时还是笑吟吟的,眼下高歌并不在眼前,她反倒一脸的不痛快。

    女生叫魏欣然,不仅是王者社团的成员,同时还是苏格同院系的同班同学。她自组的花容战队清一色的女生成员,而且个个面容姣好,是东江大学王者圈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甚至在校外都有一些名声。

    所以眼下看到她有青睐的人选,苏格大致已经可以想到是个什么样的新生。而这新生,肯定也不在王者社团。毕竟如果是一个长得漂亮且游戏打得很好的女生加入,那肯定会是社团中的大新闻,今年可没有这样的高光人物。

    而高歌,在大一刚加入王者社团时便是这样高光的人物。也是魏欣然最希望拉拢到花容战队的人选。可对高歌而言,这样一支先挑性别,再看长相的战队,那都不是抵触,而是十分反感了。魏欣然对高歌的拉拢结果可想而知。

    惨遭拒绝的魏欣然对高歌自然很没好感。而她的花容战队少了高歌,那么无论技术还是颜值都没法说就是东江大学的最强女团。这让魏欣然更加想将高歌压制住。奈何高歌的浪7战队无论经营得有多不好,她个人的发挥却从来没有问题。谁也不敢因为浪7的成绩不好就否认高歌的实力,这让魏欣然又气又无奈。总不能跑去找高歌单挑吧,这一点上魏欣然与高歌众多的DISS者一样,嘴上无论说得多漂亮,心里对高歌多少都有点发怵。

    “原来是这样啊……”

    已离开的何遇和周沫故意走得慢慢的,由周沫给何遇介绍了一下魏欣然。何遇听完也没太多感想,其实依旧是和那些与高歌不对付的人一样,大家三观不合而已。

    “除了欣赏周进这点,师姐真是酷啊。”何遇感慨道。

    “你这算夹带私货了。”周沫无奈道。

    “大概是吧。”何遇也没否认。

    “还是说说你那个屋友吧!”周沫换了话题,跟着便激动起来,“你怎么搞的,就是你室友你居然不知道?你们一直都没加过微信?”

    “我这些日子练习一直都是用我哥的号啊!”何遇叫屈。

    “怎么样,能争取吗?”周沫问。

    何遇想了想莫羡每天早出晚归的学习规律,想了想他牛顿著的课外读物,想了想他应用物理协会的社团成员身份,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觉得难。”

    “不管多难,还是要争取一下吧。”周沫说。

    “那是当然,我今晚就去争取。”何遇说。

    “不只今晚,要持之以恒的争取。”周沫说。

    “争取到他拉黑我为止?”何遇说。

    “你为什么就不能想个好一点的结果呢?”周沫说。

    “争取到他要求换室友为止?”何遇想了想后说道。

    “总之交给你了。”周沫说道。

    “师兄你是发现了让你跟他说话你根本就找不到话题吧?”何遇说。

    “是的,我毕竟不是他的同学,你至少还可以跟他聊聊课表,抱怨抱怨今天点名的老师,谈论一下难搞的作业,等等。”周沫说。

    “师哥你和你室友关系好吗?”何遇突然问道。

    “呃……还行吧,为什么这么问?”周沫说。

    “还行……就是比较普通吧?他是不是不玩王者荣耀?”何遇问。

    “对啊。”

    “你是不是经常和他聊王者荣耀?”何遇又问。

    “偶尔吧。”周沫说。

    “了解。”何遇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沫说。

    “我的室友对课表倒背入流,老师点名不点名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从不缺堂,至于难搞的作业更是不存在的,倒是他课堂上的提问经常让老师觉得很难搞。林助教被三个问题连击到提前半小时下课的事是不是还没有传到你们计算机系?”何遇说道。

    “有这事?”周沫果然不知道。

    “恐怖如斯。”何遇说。

    “看来确实很难搞。”周沫眉头紧锁。

    “但我还是会努力争取一下的。”何遇表态。

    “唉。”周沫叹了口气,其实这种从期待到失望的心态,这两年来他和高歌都已经经历到麻木了。但是这学期加入的何遇,对高歌的理解让却是令人惊喜,甚至之后加入的赵进然,都从一个原本打酱油的角色变得特别积极特别用心,比赛刚刚打完时还立即问了周沫两个有关李元芳的问题。

    这些令人欣慰的队友,让周沫都有些忘了那种失望的感觉了。而此时,莫羡让他燃起了无限的期待,可在与何遇这样一分析之后,好久不见的失望情绪开始涌上心头,叹了一声还不够,周沫又连连叹了好几声。

    “周沫师兄你多往好处想想。”现在转到何遇鼓励周沫了。

    “尽力就好。”周沫拍了拍何遇。

    “明白。”何遇点了点头。

    当晚,何遇几乎是守着分针过的,这一天有好几次,他都想发个微信先试探性地问一句。但是左思右想后,还是觉得打扰到莫羡自习那恐怕会是死罪。还是等他结束一天的学习回来休息,大概是在打王者荣耀的那个时间再说为好。

    咔。

    房门响动,何遇觉得这一刻自己仿佛听到心都怦地跳了一声。他扭头朝门看去,看到莫羡背着书包推门进来,与平日并无两样。

    “回来了。”何遇用了一个常规开局。

    “嗯。”莫羡也是常规应对,然后回到他的位置开始取出书包中的资料收拾整理。

    何遇在旁看了看,觉得这个事应该不至于怕被打扰,终于开口带节奏:“真没想到你王者打得这么好。”

    “还好。”莫羡的回答和早晨何遇称赞他厉害时一样。

    “要不要加入我们战队一起玩呀?”何遇很努力地随意、轻松、玩笑似地说出了这句话,这样被拒绝时气氛至少不至于太僵,才能有回旋的余地。开玩笑的嘛!何遇这样想着。

    “好啊。”莫羡一边将两本书塞入书架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