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是东江大学学生中的大名人,王者圈中尤其是。据说在二年级的时候就有接到过职业战队的试训邀请,但是最终结果如何却是众说纷纭。但是仅凭能进入职业战队的视线这一点,便已是千万玩家中令人羡慕的翘楚了。

    在东江大学,很多学生都以认识苏格为荣,王者荣耀的玩家那便更加是了。而现在,这位仿佛大魔王一般的人物却主动凑到了何遇和莫羡这两个新生这一桌。

    “早。”莫羡平静地应了一声,何遇也朝苏格点了点头。

    “周末起这么大早是要去干嘛呀?”苏格很日常地寒暄着。

    “做作业……”何遇随口说道,说完就有点后悔。相比起莫羡回答的“自习”,他这答案简直像个小学生。

    “物理系的课程这么紧张吗?”苏格说道。

    “自己安排的。”莫羡说。

    “拖延症了……”何遇说。他要做的作业是周三布置下来的,只是因为不紧着交,拖到现在还没做。对比起莫羡的答案,何遇再一次输了。

    “那就不耽误两位的时间,我就直说了:不考虑加入一下我们王者荣耀社团吗?”苏格说。

    “这个问题你好像已经问过了。”莫羡微微皱眉道。

    ”但是好像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苏格说道。

    “哦,我拒绝,谢谢。”莫羡说。

    “理由呢?学校并不禁止学生加入两个以上的不同社团。”苏格继续说道。

    “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了。”莫羡说。

    “时间这种东西,挤挤总会有的。”苏格笑道。

    莫羡却摇了摇头:“我挤不出第25个小时。”

    “偶尔的时候,有半个小时就足够完成一场比赛了。”苏格说。

    “这半个小时已经给到……”莫羡话到一半的时候,罕见地迟疑了一下,扭头看向何遇:“浪7?”

    “是的。浪7,浪费的浪,1234567的7。”何遇急忙说道。

    “就是这样。”莫羡朝苏格点了点头道。

    “你加入了浪7?”一直都很淡定的苏格露出诧异的神情。就如何遇、周沫,以及所有跟莫羡打过交道的人一样,短暂的接触就让大家都察觉到莫羡并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所以苏格没有马上开始穷追猛打,这样难说服的人,对谁来说都是一样的,所以他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打算多做些接触和了解,慢慢将莫羡争取到王者荣耀社团。为此他甚至先去打听了那个什么应用物理协会,了解到这根本就是一个名存实亡的社团。要不是这学期莫羡加入,已经要因为人数突破底线自动解散了。

    而东江大学对社团人数的最低要求,仅仅是3人。也就是说现在的应用物理协会加上莫羡就只有三名成员。

    所以苏格基本没有考虑社团活动的冲突问题,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莫羡竟然这么快就加入了浪7?

    就他昨天在一旁所见,莫羡跟何遇是室友这不假,但是何遇竟然对他这位室友会玩王者荣耀都一无所知,这两人的关系怕是也没亲近。所以对于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种事,苏格也没担心,他觉得莫羡会坚持的立场,就算是室友也没办法轻松动摇。

    结果偏偏事与愿违。短短一天的时间,莫羡真就已经成了浪7的成员。简直像是人家都已经跑到终点了,他却还在起跑线上做热身运动,落后得就有这么多。

    “加入战队……跟加入社团其实也是不冲突的。”沉默了有一会,苏格终于又开口说道。事已至此,纠结怎么回事也没意义。好在加入战队不是什么法律合约、生死文书。一言不合就退队,这种事浪7战队经历得最多的。所以仔细想想加入浪7其实也没什么,反倒说明莫羡对参与这些活动也没那么抗拒,那么就从浪7这边想办法再把他争取过来就是了。

    苏格调整着思路,莫羡那边听了他这话后却已经摇了摇头道:“战队虽然不是社团,但功能其实跟王者社团基本是重叠的吧?”

    “这个确实。但是我们王者社团的成员远比一支战队要多,交流更加丰富。”苏格说道。

    “交流?是指一起打比赛吗?”莫羡说道。

    “王者社团的交流,那当然是一起打比赛为主了,藉此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苏格笑吟吟地说着,这套介绍王者荣耀社团的说辞他当然是无比熟悉了。可是这次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却有些说不下去了。

    莫羡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热衷社交的人。他问出这个问题,显然就是觉得线下凑在一起打王者,跟直接线上随便路人打王者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社团组织的功能和优势,在莫羡眼中根本就不存在。拿这个去说服他可以说是驴唇不对马嘴。

    苏格的话说了一半,莫羡也未置可否,苏格有些无奈,转头看向何遇道:“那你呢?”

    “我?我也有份的吗?”何遇惊讶。苏格过来的意图他轻松猜到,要说一点不急那是假的,可他也没办法阻止。好在莫羡对苏格的拉拢毫无兴趣,每一句回应都让何遇心中叫好。却不想苏格这时突然调转枪头问向了他。

    “你虽然是新手,但看得出意识很好,对王者荣耀也有热情。我们社团当然也很欢迎了。”苏格说。

    “但我好像也没什么加入的必要吧?”何遇说道。

    “还是那句话,有战队,这跟加入社团一点也不冲突。社团的大门随时向任何人敞开。当然,前提是得是东江大学的生学。”苏格说道。

    “实在是时间上不好分配,有些忙不过来,是吧莫羡?”何遇说。

    “我是,你我不清楚。”莫羡看了何遇一眼后说道。

    “我也是!”何遇用力强调了一下。

    “哦。”莫羡应了声,转回头继续喝粥。

    “既然是这样,我就先不打扰二位了。”苏格说着,已经端起餐盘站起身来,“希望两位有改变主意的一天。如果在浪7打得不开心,随时可以找我。”

    “能有什么不开心呢?求同存异吧。”莫羡说道。

    “说得太对了!”何遇惊叹。莫羡的态度,甚至说辞,都跟何遇第一次跟高歌产生一点分歧时一模一样。虽然他和高歌那分歧有些孩子气,只是高歌欣赏着他特别不欣赏的职业选手而已。但从这上终究暴露出了两人处理事情的态度。。

    而现在,莫羡也表现出一样的态度,这让何遇顿时对莫羡能与高歌和平相处充满了信心。

    浪7的新队员,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