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会长这一个暑假都在苦练关羽,自我感觉颇有心得。此时开局就取了一个对方的红BUFF,虽掉了一波兵却也觉得可以接受。红区未见对方来个防守,下路也无人去推塔,孙大会长猜到了浪7的人会去偷取他们的蓝BUFF,急往回赶。

    “关羽到2级了。”何遇说。

    “带的净化,两个解控。”莫羡说。

    “分开蹲。”何遇这才要细说思路呢,但莫羡花木兰已经开始朝何遇他所想的位置移动,竟是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孙大会长的关羽转眼杀到,一看己方蓝坑已空,但是坐下马儿的马眼却在他冲近蓝坑时亮起了光。

    这是关羽在技能说明里并没有,但实际存在的一个探草小手段:关羽在冲锋状态下面朝敌人移动时将增加20%的移动速度,与此同时马匹的眼睛会发光。孙大会长的关羽虽是新练,但游戏经验丰富,早知这小窍门,一看马儿眼睛亮起,心中不免嘲笑对方菜鸟:看来是不知道关羽有探草,竟然想在草里埋伏?

    看招!

    关羽策马跃起,跟着就见同样有着坐骑的成吉思汗从草丛里急急跑出,似是想逃过这一击。

    可惜啊……

    孙大会长心下叹着,关羽马儿的铁蹄已朝着草丛中踏去。

    青龙偃月!

    马蹄落下,成吉思汗虽已溜出草丛,却还是被这有着范围杀伤的跃击给波及到,朝旁滑了去。孙大会长听到屋外一声惊叫,心中更加得意了。这一击,他若用一技能,倒真有可能劈了空,但是选择有范围攻击加击退效果的二技能,却是让成吉思汗避无可避。只是可惜了,因为事前不知道成吉思汗的具体位置,这个击退方向控制得有些不理想,直接一技能攻击似乎接不到?

    孙大会长已在考虑他追击的后手,全没听出何遇那一声惊叫,不仅仅是惊讶,更多的是惊喜。

    “直接交的二技能!”何遇第一时间对莫羡说道。

    “嗯。”莫羡没像何遇这样激动,很是沉稳地应了声。

    关羽二技能具有解除控制并增加移动速度的效果,堪称逃跑神技,关羽很难被限制,也和他这些技能的效果和机制有关。可是现在,孙大会长却是选用了二技能做起手技,并且在为自己这一手选择得意不已,殊不知他这二技能用掉后,在何遇和莫羡眼中那骑上马上的哪里还是关羽,已经彻头彻尾是个十拿九稳的红BUFF了。

    “你准备。”何遇的成吉思汗刚刚被关羽这一个青龙偃月,直接震得滑向了右边峡道,这本就是他要去的方向,心里真是爱死关羽的这个二技能了。不过击退效果终究也是个控制,成吉思汗短暂的无法操作,关羽从草中追来,一个单刀赴会,旋转的大刀便劈了成吉思汗一下。

    这接连两个技能落到成吉思汗这脆皮射手身上着实疼痛,生命一下去了大半。但是何遇再度惊喜非常,因为他看到从草丛里朝他成吉思汗追来的关羽简直健步如飞,这不应该啊!草丛里他有丢下一个百兽陷阱,已被关羽触发,关羽该被减少移速30%,可他此时脚步轻快,明显未被减速,这是交了净化,直接将减速效果给解除了!

    “净化也用了!”何遇叫道。

    “嗯。”莫羡还是那般沉稳,花木兰继续蛰伏草中不动。净化解除自身负面效果的同时,还有免役控制1.5秒的效果,此时还不是出手的时机。

    何遇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成吉思汗没有再丢二技能去减速关羽,直接一个闪现试图跃墙逃走,结果却是异常尴尬地撞墙落入了草丛。

    “哈哈哈哈。”里屋传来清晰响亮的笑声,让关注着这边的高歌不由地看了何遇一眼:“真的还是演的。”

    “当然是演的!”何遇说道。

    这个闪现不交,他极有可能就要被关羽砍死了。关羽身上还是拿着红BUFF,攻击增伤且有减速呢!可是闪现直接跃墙,关羽绕上方追赶似乎更便捷一点,那就让莫羡蹲了空。于是最终,就来了这么一出闪现撞墙,既和关羽拉开了些距离,却也没有越过墙去。

    “可以,很心机。”高歌对于何遇这一波演出给予了不知算不算赞赏的肯定。

    孙大会长这边自是没打算放过何遇的成吉思汗,关羽直冲入草丛,刹那间剑舞飞扬,关羽头顶瞬间亮起一个仿佛“禁止通行”一般的符号。

    沉默!

    花木兰使用轻剑时,普攻和技能伤害都会对敌方英雄叠加平衡印记,印记满5层,将造成目标沉默且减少对方移动速度50%,持续1.5秒。

    “啊!”

    这一次惊叫轮到从里屋传出了,孙大会长全没料到这个草丛中竟然有埋伏。可解控制的技能全都冷却中,此时像是被削断了马腿,恨不得跳下马来。刚刚被他又踩又劈狼狈逃窜的成吉思汗,这时变成生龙活虎起来,钻出草丛就是一波连射,甩出的百兽陷阱也是布在关羽往防御塔去的方向,阻断了他最近的逃路。

    孙大会长心里好生绝望,眼见也不可能有队友过来支援,只能垂死挣扎般地向着防御塔方向挪步。花木兰的减速解除了,又踩到成吉思汗的陷阱,陷阱的减速解除了,前面又丢下了一个新的陷阱……

    也就是关羽,在这前期还算有一点坦度,把何遇和莫羡设置的层层障碍都给触发了一遍。他艰难地逃回了防御塔下,渴望地看着前方塔下的血包。奈何他的移动速度还没有恢复,而追在他后边的成吉思汗又是个远程攻击手,几枚利箭从塔外追了进来,关羽和他的马儿终于在距离他渴望的血包一步之遥的地方,悲壮地倒下了。

    “靠!”里屋传来孙大会长的咆哮,真切地体现着他的憋屈与不甘。

    “为了针对我,花木兰刚跑到下路来了。”孙大会长对他的队友说着,也算是勉强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献身。在他们的认知中花木兰依然是一个上单,而这一局浪7的辅助该是刘邦才对。虽然操作者看起来有些不对。但是辅助这个位置在普通玩家眼中那是谁都可以勉为其难担当一下的。周沫会玩刘邦,走一下辅助位在他们看来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至少比起花木兰辅助来说完全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