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周沫两个是资深王者,莫羡更是强者中的强者,何遇实战经验和技巧稍欠,但意识到位,大局观清晰。赵进然实力是逊一些,但胜在听话,再加上指挥他的多是风格稳健的周沫,不至于犯什么大错。在开局取得了这样的优势,而且顺利进入经济滚雪球的节奏后,大力金刚队再没找到任何机会,十分钟后,五人灰头土脸的从里屋出来了。

    孙大会长身为大力金刚的头部,还是有些担当的。邀战的时候声音最大,现在丢脸的时候也走在了最前面。

    浪7五人纷纷起身迎接,却都不说话,只是一起看着孙大会长。

    “咳。”受不了这种沉默的当然还是大力金刚队这边,孙大会长轻咳了一声,看向五人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何遇和莫羡身上。

    “你俩都是物理系的?”孙大会长终于开口,一副学长关心学弟的口气。

    “是的。”何遇点头。身旁的莫羡却是露出耿直的怀疑神色,他进门的时候孙大会长连他的名字都叫得出来,现在确认他是不是物理系的?

    “打得不错。”孙大会长仿佛没看到莫羡的神情,继续嘉许着二人。

    “我也是物理系的啊,孙大会长不表扬我两句吗?”高歌这边突然飘来了一句。

    孙大会长脸上的肌肉明显抽动了几下,硬是控制着自己没去看高歌,淡淡地道:“办公室给你们用了。”

    “应该的。”高歌说。

    已经转身准备带队离开的孙大会长险些栽一跟头,偏偏高歌这话也无处挑理,只能咬咬牙坚强地继续走了出去。

    这刚一出门,队员里顿时就有人不服起来了,大力金刚中的腿部忿忿不平地开口:“高歌也太狂了。”

    孙大会长斜着看了他一眼:“在屋里你怎么不说?”

    腿部羞愧地低下了头:“我怕说不过她。”顿时引来其他人一致的斜眼。

    “高歌还是那个高歌,但是浪7新来的那两个家伙有点不得了。”孙大会长忽然感慨道。

    “你是说他们下路那两个?”刚一局的黄忠问道。

    “不,我说得是那个阿轲。”孙大会长白了这位一眼说道。对于会玩的人来说,赵进然的水平搁在高歌、周沫这些王者当中是一目了然差着段位的。

    “那两个确实有些厉害。尤其是那个花木兰。”队友中有人心有余悸地说着。

    开局时第一个在何遇、莫羡这里吃亏的是孙大会长,跟着是他们的打野韩信,再之后,是试图支援这半战场的中单墨子,以及游走过来的辅助白起。黄忠因为走另一边路,距离这边遥远,所以一直没有参与这边的纷争,没有切身体会,才有之前那一问。其他几位则都在这半区送过人头。

    打到最后,自家的蓝区以及相邻的半条河道都仿佛成了禁区一般,踏上去就不死也残,更别论浪7这边的红区了,真是连过去看一眼都不敢。

    浪7下路的这两位仿佛坐拥了半壁江山似的。花木兰就最终来看分明打得是辅助位。这本该是一个不成立的打法,可偏偏就是这辅助位的花木兰却与射手成吉思汗一起打到了全场经济的第一和第二位。

    这仅靠大力金刚队蓝区的经济是养不出来的。两个英雄都发育得这么好,相当一部分是因为人头和助攻——来自于大力金刚队除射手位黄忠以外其他人的集体贡献。

    “那花木兰真的是很秀。”中单墨子感慨。

    “那个成吉思汗走位也很贱,根本切不到。”一直想切成吉思汗的打野韩信说道。

    “我觉得是他视野开得比较好,每次都提前掌握了我们的意图。”辅助白起说道。

    “那我们院队的事……”射手黄忠把他们从感慨拉回现实,四个人一起看向孙大会长。

    “这个……看来要重新商榷了。”孙大会长说道。

    孙大会长真名孙承众,孙大会长只是个戏称,理学院真正的学生会会长另有其人,而孙承众担任的事实上是副会长。不过因为他行事比较高调,存在感更强,一些人就开始以孙大会长戏称他。

    将大力金刚队直接推举为院队,要说有私心,孙承众当然也是有一点的。但就事论事来说,大力金刚的五位确实已是理学院王者荣耀圈中的翘楚。加上五人长期组队,形成的默契和配合确实比随便聚集起来的五个人高手要强。

    可是现在,输给浪7,输给了同是他们理学院的下路组合,孙承众的这个想法不得不动摇了。厚着脸皮继续坚持大力金刚就是理学院最强?这么无耻他有些吃不消。

    “那要怎么弄?”队友们继续问道。

    “这我回头找会长还有体育部那边再一起商量一下吧,咱们这边的人当然还是有机会的。”孙承众说道。不过这说法基本表明,大力金刚队直接成为院队的事已成泡影。想着浪7队里那三位的实力,跟他们三人位置重叠的心里不免惶惶。尤其跟莫羡位置重叠的辅助白起,迅速动起了小脑筋:“那个花木兰技术那么好,打辅助感觉好可惜啊!”

    话刚说完,自己就意识到有点不对。转头已经反应过来,花木兰不打辅助去打别的位置,那就是去抢其他队友的位置,自己这一波操作完全就是在卖队员呐!

    果不其然,队友们一起目光灼灼地瞪向了他:“那应该打什么位置?”

    “啊……这个……谁知道呢……”辅助同学没想到自己游戏外的嘲讽放得比游戏里犀利多了,一波拉到了四个。支支吾吾,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好了,院队的事回头再说了。我们现在先找个地方接着练吧,咱们大力金刚队的比赛也得接着打啊!”孙承众说道。

    大力金刚队的五人离开了,留下的浪7五人,却也在回味刚刚结束的这一局比赛。

    这算是莫羡正式成为浪7队员,分配定位置后的首场比赛,取得的战果着实喜人。

    大力金刚队实力不弱,而浪7这边非旦赢了,还赢得如此轻松顺畅。在蓝区蹲到对方韩信这一波固然是起点,但真正打开局面带起节奏的,却是下路的何遇和莫羡。

    何遇意识突出,技术有待磨练。现在他身边有了莫羡这样一位技术全面的高段位队友,护住了何遇的缺陷。而何遇对此也有回报,因为他的意识完全跟得上莫羡这样高段位的节奏。换作赵进然,莫羡的实力可能也可以照顾到他的不足,但赵进然目前的意识怕是跟不上莫羡的思路和节奏。这样的一加一,显然不可能产生大于二的效果,顶多也就是一个1.1的效果。

    至于高歌和周沫,他们已经有个人的风格和思路,让他们去和莫羡配合,那需要一定时间的磨合和了解,最后能达到什么样的匹配程度还不好说。况且单就意识而言,他们两个还未见得比何遇出色。何遇是看KPL长大的,他的意识来自于纯粹的职业水准,没有任何玩家习性的沾染。他的思考和判断,无时无刻都在指向对局的最终胜利。这份清醒与清晰,是他与一般玩家最大的区别。

    所以……

    “再来几局。”高歌说道,“让我们看看你们俩还有什么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