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大学北门外,蓝山咖啡馆。

    因为Wifi信号特别好的缘故,这里隐隐已经成为一个王者荣耀玩家的聚集地。随处可见捧着手机征战王者峡谷的玩家,常来这里客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今天二层的角落,一桌客人却吸引了相当多的目光。她们同样是王者荣耀玩家,却是个顶个的漂亮姑娘,此时扎堆在一起,成了一道十分靓丽养眼的风景。

    几人也正在游戏中,对于周遭的这些瞩目和议论,她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论实力和战绩,东江大学自然还是王者社团会长苏格领衔的Suger战队最强,但若只说名气,她们全部由校花级漂亮女生组成的花容战队,可一点都不比Suger差。

    几人之中,就只有一位女生,对于身处这样瞩目的环境似乎有些不习惯。注意力虽已尽可能地集中在游戏内,却时不时就会有一两句有关她们的议论钻进耳中了。

    “那个就是经管系的魏欣然学姐啦,花容战队的队长。”

    “花容战队,哦哦哦!”

    “她左边那个是花容战队的中单,叫李岩岩。”

    “再旁边那个叫杨淇,好像是打上单的。”

    “右边那个呢?”

    “打射手的韩秀丽。”

    “那还有一个呢?”

    “这个就不认识了,可能是什么新人吧?”

    认识的给不认识的介绍普及,不认识的又追着认识的人八卦,花容战队的几位女生俨然是话题的中心。对于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几位学姐却都置若罔闻,祝佳音心里有些佩服。不过自己虽然时不时就听到些议论,操作总算没有怠慢,这一局打得还是不错的。

    祝佳音看着面板中自己的数据,13杀2死3助攻,有些满意,比赛也在这时赢来了胜利,她们成功推掉了对手的水晶。

    金牌打野,MVP,四杀,超神……

    眼花缭乱的一堆嘉奖符号都标记到了祝佳音所用的打野英雄阿轲,让她更是开心不已。

    但是抬头朝几位学姐看去时,却没有从她们脸上看到比赛胜利后该有的喜悦,几人都只是匆匆扫了扫比赛后的数据后,就你看我,我看你起来。

    “师姐……”祝佳音看向魏欣然,叫了一声。

    “打得不错。”魏欣然笑着说道。

    “谢谢。”祝佳音开心道。

    “你之前说你晚上还要做直播是吧?”魏欣然说着看了下时间,“没耽误吧?”

    “没有没有,那我就先回去了?”祝佳音说道。

    “好的,我们再坐一会,回头我再找你。”魏欣然说。

    “好啊,那我先走,师姐再见,几位师姐再见。”祝佳音起身,朝几位花容战队的成员告别后,转身离开了。走到楼梯口时不由又回头看了眼,见到魏欣然还在目送着她,急忙又伸手挥了挥,看到魏欣然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后,这才走下了楼梯。

    魏欣然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三位队友。而三人也像是憋了很久似的,迫不及待地就开口了。

    “打得真的好吗?我看不见得吧,来来回回地蹭我线,真是走过路过绝不错过啊!我感觉我就完整地吃过第一波兵!你们看我最后的经济……”中单李岩岩第一个开口了。

    “去反蓝那一波,点集合她就是不来,最后是把我那波兵收了才过来。原本可以0换3,至少也是1换3的局面,最后打成2换3。记得那波吧欣然?”射手位的韩秀丽说着,看向了魏欣然。

    魏欣然点了点头,跟着转头看向了还没说话的上单位的杨淇。

    杨淇看起来并不像那两位那样激动,先把刚刚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回桌上,这才缓缓地开口道:“没怎么来过上路。”

    “上路虞姬,牛魔还经常过去,她知道不好抓,当然就不去了。”李岩岩说道。

    三人各自发表了一些看法后,一起看向了魏欣然。

    “欣然你觉得呢?”李岩岩道。

    “我觉得……”魏欣然端着咖啡,下意识地朝祝佳音先前所坐的位置看了眼,结果看到一根充电线静静地躺在那。魏欣然愣了下,跟着就见一个身影已经走到了那位置旁边。

    “不好意思,我东西忘拿了。”祝佳音弯下身,拣起了落在座位上的充电线。先前来时她给手机充了会电,开始游戏时为了不妨碍操作便先拔了,走时却忘了拿。

    “师姐们再见。”朝着花容战队的四位又笑了笑后,祝佳音转身再一次离开了。

    又一次目送,但是这一次祝佳音却没再停在楼梯口后向她们挥手,直接就消失了。魏欣然回头看向几位队友,气氛有点尴尬。

    “她听到了吗?”韩秀丽说道。

    “听到就听到了,欣然如果也认同我们的看法,倒省得向她多解释了。”李岩岩说道。

    魏欣然未置可否,她望向窗外,很快就看到祝佳音从咖啡厅里走出的身影,并没有朝学校北门走去。她知道祝佳音因为做直播的缘故,平时经常不在校内寝室居住,而是在校外独自租房。

    “可惜了。”望向祝佳音的声音,魏欣然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叹道。

    “可能就是为了追求直播效果的缘故,她的打法独了些。”魏欣然转回头来对几位队友说道。

    “只是独了些吗?”很是介意被祝佳音蹭兵线的李岩岩继续愤愤不平地道。

    “经济快速滚起来,才好秀翻全场嘛。”魏欣然看起来对祝佳音的打法还是有一些理解的。

    “那是路人局,甚至是低段位的路人局吧?高段位这样搞队友全崩了,靠她一个人一打五吗?更别说咱们打联赛,各队都是讲整体有配合的,这样打要是靠得住,那上来三路兵线都让给一个人发育好了,那多简单嘛!”李岩岩说道。

    “行啦我知道了。”魏欣然道,“就先不招她入队了吧!”

    “先不?”

    魏欣然正要说什么,手机上微信来了条新消息,点开一看,正是贺佳音。

    “师姐,战队的事我想再多考虑一下。”

    “得,人家已经先婉拒我们了。”魏欣然举起手机朝三人晃了一眼说道。

    “那不是正好?”李岩岩说。

    “她这种打法,就算愿意加入我们做出调整,但是改变风格以后还能不能打出来真的不好说。没有了那样爆炸的经济,可能会暴露出很多问题。”韩秀丽分析道。

    “杨淇你觉得呢?”魏欣然看向话很少的杨淇问道。

    “或许吧。”杨淇依然是那样淡然的模样,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