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段位?

    这个问题对何遇来说就有些尴尬了。段位是每一位王者玩家身份的象征,可他一开始游戏便加入了浪7,之后为了配合高歌、周沫他们进行高端局的训练直接借了哥哥的账号良风有幸。这账号刚拿来时是至尊星耀3,在跟高歌、周沫一起三排起伏了一阵后,最后已经快打到王者段位了。但是何遇自己的账号何良遇,很遗憾,目前还在铂金1。

    “那个,我目前还是铂金1,不过很快就会上去的。”何遇答道。

    “哦哦。加油。”会长张学铭连连点头应了两声,敷衍之情溢言于外。虽不玩这游戏,但对游戏中的段位设计看来张学铭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一听铂金,对何遇就只剩礼貌和客套。

    “我听说有的人不怎么喜欢打排位,所以真正水平未必就如段位。”体育部长贾正南看气氛略有点尴尬,便出来打了个圆场。

    “您说的太对了!”何遇激动,看贾正南的眼神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弄得贾正南一阵莫名其妙:我就是随便一说,你这台阶踩得也太用力了吧?

    另一旁孙承众刚跟何遇、莫羡交过手的,莫羡的花木兰确实印象最深,可何遇的成吉思汗也不是那么没有存在感。铂金段位?在孙承众看来何遇的水平确实也不限于此,这时终于也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何遇同学的实力,确实不止铂金。”

    “是是是。”何遇连连点头,对这位与他们争过办公室使用权的金刚队长顿时也另眼相看了。

    “那照你们这么说,我们只看段位来挑选队员的方案岂不是会有问题?”会长张学铭皱眉说道。

    “这个方案相对来说还是很公平的,有实力却段位偏低,又想加入院队的人,可以往上打嘛,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咱们这个方案,主要还是为了避免争议。”孙承众说道。

    避免争议?

    何遇听到这个关键词,立即开启了脑洞:这是怕自己这样的低段高手被召入以后其他人不服气吗?正想呢,身后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怎么这么多人”,听到这声音,何遇立即知道自己想错了。

    争议?

    争议来自于身后。

    何遇转头,和大家一起看向门口。高歌正一边走进来,一边疑惑着打量屋里众人。在听到高歌声音的一秒钟,何遇便明白孙承众口中的争议,恐怕主要指的还是高歌。高歌的实力毋庸置疑,可在很多人眼中她又是个会导致团队不和谐的毒瘤。直接选她入队,其他队友或许会有意见。但是公开选拔,看段位,任何人进队都在统一标准下,高歌就算跻身五人之中,队友也不好说什么了。

    真是大魔王一般的人物啊!何遇心下暗叹,因为这位的存在,理学院组织个院队都多了许多算计。听说经管学院那边就特别省事,直接把事交给了苏格,苏格选谁就是谁,无人不服。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那边则是最能来事的,他们学院高手众多,据说为了组队,要先在院内举办个选拔赛。通过赛事中各种数据的完美,挑选出最强五人。

    “我们在商量院队的事。”孙承众这时对大魔王说道。

    “有结果了吗?”高歌问道。

    “准备公开选拔,挑段位最高的五个人组队。”孙承众说。

    “五个都是中单怎么办?”高歌问。

    “接受报名的时候看来得把位置这一条加进去。”孙承众立即扭头看向会长张学铭说道。

    “具体的你和正南来操持吧,我已经快要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了。”张学铭笑道。

    “每个人可以报几个位置?有的人觉得自己好几个位置都无敌怎么办?”高歌继续问道。

    “呃,就只限一个位置好了。”孙承众说。

    “如果某一个位置全院都没高手,还不如其他位置的高手来凑合怎么办?”高歌又问。

    “这……不至于吧,院里情况大家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孙承众已经快要擦汗了。

    “嗯,我就是随便一说,假设的。”高歌说。

    孙承众心中暗暗吐了口血,可又不得不承认,高歌问的问题挺在点子上的。张学铭对王者荣耀了解有限,贾正南知道得稍多点,却也就是“点”。这两位都不是王者玩家,跟他们讨论这些收获确实还不如被高歌怼几句来得大。

    “我们会尽快完善方案的。”孙承众说。

    “行吧,好好干。”高歌说。

    “那我们就先走了。”孙承众朝何遇、莫羡点了点头。

    “去吧。”高歌一摆手。

    会长,体育部部长,副会长孙承众三人一起走出了办公室,出了门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有些莫名。

    “什么情况啊?”

    “我们怎么好像小弟一样被打发走了啊?”

    “我们要聊的事聊完了吗?”

    三人捂着胸口扶着墙,再回头时,办公室门已经被砰一声关上了。

    办公室里,周沫和赵进然都还没到,三人便也就着刚才的话题闲聊着。

    “院队你们有兴趣吗?”高歌问何遇和莫羡。

    “可以试试。”何遇说。

    “看时间。”莫羡说。

    “莫羡想加入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何遇你的话……这段位恐怕得冲一冲了。”高歌说道。

    “我知道。”何遇点头。

    “不知道还有哪些学院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选拔,看起来有成段位大赛的苗头。”高歌说道。

    “段位大赛?”何遇说。

    “以前王者社团组织过,一定时间内看谁打上的段位最高。因为比较耗时耗力,学校方面不是太支持,后来就再没办过这样的活动了。”高歌说道。

    “呃,我如果想入选院队的话,不知道得打到王者多少星啊!”何遇问道。

    “就我对咱们院系这些人水平的了解,目前莫羡45星的程度应该就无可匹敌了。但不知道这样的选拔方式公开后大家的积极性会怎么样。如果为了争取名额开始积极上分,那就不好说了。像大力金刚队他们,一起五排的话,还是相当有战斗力的。”高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