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7的训练通常是打六局,每局完再针对性地讨论讨论,经常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就过去了。但在莫羡加入后,对局所用的时间明显缩短。最快的一次连比赛带讨论一个半小时就完成了六局。

    今天的对局没有那么顺利,一个小时只打完了两局。第二局结束后,一边聊着这一局的问题,莫羡一边就已经开始手机揣兜起身了。

    “去自习了?”何遇随口问着。

    “嗯。”莫羡应了声,又朝其他三人点了点头,就先一步离开了。

    这一幕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莫羡的时间表原本是不存在这晚饭后长达一小时的游戏时间的。但他将其他休息时间挪了挪挤了挤后,在这时段塞出了一小时参与浪7队的训练。最快的时候能打四局,最慢也就是像今天这样,两局,从不占用多余的时间。

    除此,就是每日的睡前,这似乎是莫羡每天固定的一个仪式,总是要打两局再睡。

    这之外的时间,大家就再没见莫羡这薛定谔的猫出现在游戏中了。这让大家不得不承认,在王者荣耀上,莫羡也是相当有才华的。赵进然就羡慕不已,望着练了一小时就去潇洒自习的莫羡背影很是憧憬:“啥时候我能有这实力啊!”

    “师兄咱们还是先努力上星耀吧。”何遇把赵进然拉回现实,上王者什么的他都不敢轻易说。

    “嗯,剩下这时间咱们就分别打排位吧。”高歌说道。

    “这就要开始了?”何遇目瞪口呆。

    “四人匹配也没什么可练的。”高歌说。

    “莫羡加入前我们一直都是这么练的啊。”何遇说。

    “那是没有办法。”高歌说道。

    何遇无奈,看向赵进然,赵进然也正看着他。

    “飞。”赵进然说着,向何遇发来组队排位的邀请。

    飞个锤,何遇心里说,接受邀请进入队伍。

    比赛果断开始,因为有赵进然钻石段位的存在,是征召模式,何遇位居四楼。

    “不要禁阿轲。”赵进然连忙叮嘱他。

    “知道。”何遇心烦意乱。

    BP顺利,两人所会不多的英雄都没有被BAN,而且被两人如愿选到。

    比赛开始,赵进然蓝BUFF开局,这已是他的定式。结果遭遇敌方反蓝。何遇见状飞奔对面野区,狂点集合,中单、辅助一起跟来。赵进然献出了一血,何遇与中单、辅助一起席卷了对方蓝区。

    “凉了……”赵进然叹道。

    “呀,忘了喊你撤退了……”何遇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一起,他打最多的搭档是莫羡,两个人意识到位了,几乎不需要太多的交流,总能完成良好的配合。像刚这一波,如果是莫羡的话,哪里需要他提醒撤退,看到这种情况自会想办法周旋,再不济也不至于把一血丢在那。

    “唉……”赵进然叹息,却也没埋怨何遇。

    “复活直接去红区吧。”何遇心怀内疚,成吉思汗朝己方蓝区放了只猎鹰侦查了一下后,开始用心提醒赵进然。

    但是丢了一血,没了半片野区的打野,何遇也着实不敢给予太多期待。倒是他这下路,对线的英雄花木兰甚是贪兵,屡屡冲出塔来补刀,被何遇风筝到了半血后埋伏草丛。花木兰视野中不见了对手,也不侦查,再次贪婪冒进,最终被何遇精心设计的两个百兽陷阱接连减速,追进塔中收下了人头。

    刚刚好刷完红区的赵进然此时看起来无所事事,似乎有去中路搞事的企图,连忙被何遇喊住。

    “拿暴君吧。”

    猎鹰飞出,确定了对方打野的位置后,何遇做出了决定。在职业局、高端局里,2分钟刷新的第一条暴君从来都是极重要的一个节奏点,甚至可能影响整场比赛的走势。可是普通局打多了,何遇却发现大多数时候都没有人重视2分钟刷新的暴君,就算有人有杀暴君的意识,却也不会运用这第一条暴君带来的优势。

    此时局面,别说对方打野远离暴君了,就算是在附近,在花木兰阵亡少一人的情况下,这条暴君也多半会落入敌手。

    结果现在敌我双方都没这意识。对方打野跟辅助都在上路抓人,己方辅助跑去帮忙,中单和中单在中路周旋。2分钟降临的暴君,好生寂寞地等到了何遇和赵进然的到来,献出了它的经验和经济。

    人均100的经济,在前期也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优势。第一条暴君更重要的是经验,可以帮助己方除辅助以外其他正常发育的英雄直升四级的经验。

    而四级带来的除了属性的成长,更有每个英雄的大招,价值可抵千金。

    于是中路,乃至少打多的上路,都凭着英雄突然学会的大招改变了局面。中路将对方中单逼到不得不回城,上路原本进攻姿态的三人,却也不得不悻悻撤退。

    “反蓝!”何遇招呼着赵进然,顺势攻入对方蓝区。放出侦查对面动静的猎鹰,正照到对方中路塔下残血回城的中单。这机会赵进然就完全不用何遇提醒了,阿轲扭头直冲塔下,轻松拿了这个残血,笑逐颜开地退了回来。

    反光对面蓝区后,返回己方阵地。对方辅助前来河道侦查,与何遇、赵进然撞个正着,二打一,毫无悬念,阿轲又下一个人头。

    “漂亮!”赵进然摇头晃脑地称赞着自己,全然忘了刚丢一血时喊“凉了”的心情。

    何遇的成吉思汗回到自己边路线上,正看到那花木兰又在奋力清兵,蹲在河道草中等了会,清完兵后的花木兰果断带兵进去点塔。何遇的成吉思汗此时这才钻出草丛,追到花木兰背后开始攻击。

    一技能空裂斩?

    二技能旋舞之华?

    闪现?

    切重剑扛伤害?

    花木兰这种在KPL出场率都极高的热门英雄,攻击手段和套路已经不可能在何遇的意料之外。花木兰在冲往成吉思汗的路途中倒下了,第二次献出了生命。

    何遇翻开对战面板看了眼,成吉思汗全场经济最高,2杀0死1助攻。

    猎鹰飞出,继续侦查着对手的动向,成吉思汗跑去对方二塔、三塔之间,准备截杀一波兵线。对方复活赶来的花木兰正好赶来,见状提剑就要来砍。成吉思汗退入草丛,出草,一波连射。跟着又进草,出草跑路,丢百兽陷阱,见砸中花木兰,再射。花木兰看出不秒,返身要逃。于是成吉思汗又返身追,进草、出草、陷阱、射击,还差一点点,闪现追人头……

    “花木兰是傻的吗?”对方开始喷队友,喷在公开频道上,潜台词是一种解释:我方有弱鸡,你们胜之不武。

    花木兰傻吗?

    只要到了四级,即使经济上略有不及,花木兰对大部分射手还是法师依然是有优势,但这,是建立在花木兰的技术不能太差上。作为一个有相当操作难度的英雄,会玩和不会玩,花木兰区别很大。

    眼前这个花木兰,技术显然还不够纯熟,但至少应该怎么打是清晰的。这点何遇看得出来,所以他的意识才能帮助他躲过对方的攻击。

    除此之外,他对伤害的把握也十分准确,这才一次、两次、三次,追进塔、风筝、闪现追来杀死花木兰。

    所以,不是对方很傻。

    而是自己变强了。

    这一刻,何遇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他已经不是那个只会利用打钱意识来制造经济碾压的选手了。

    “我的成吉思汗好像已经有模有样了啊!”何遇说道。

    “你才知道吗?”那边也在紧张对局的高歌抬头瞥了他一眼说道。

    “可我哥和莫羡都觉得操作还不够。”何遇说。

    “你说谁?”高歌问。

    “好吧……”何遇默默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