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遇扭头看去,就见一旁的女生也正笑吟吟地看着她,明知对方只是玩笑话,却还是忍不住认真分析道:“我的勇气,不会跑来断三路兵线。就算是来了,凭这装备,断了小兵就赶紧溜了,不会跟超级兵还有炮车纠缠。”

    “然后呢?”女生问道。

    “然后?”何遇看了眼比赛局面,花容战队看到程咬金断兵已经在做回援,只好诚实地无奈道:“被回援的打野杀死在野区。”

    “哈哈哈。”女生顿时笑了起来,引得周围人一阵侧目。

    “差距太大了啊!”何遇感慨,只觉得回天乏术。

    “你觉得没有机会了吗?”女生说。

    “只是场面来说的,也不是毫无机会,但是……”何遇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女生问。

    “双方实力有明显差距。”何遇很遗憾地说道。

    “那倒是。”女生点了点头,也表示了一下遗憾。

    果不其然,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花容战队顺势一波推进,一鼓作气直接拿下对手的水晶。围观人群竟在此时爆发出掌声,仿佛他们是在关注着比赛似的。

    花容战队的队长魏欣然就在这时刷一下站了起来,吓了还在她身后的何遇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两步。魏欣然一边转身一边问道:“怎么样?还行吧?”

    “啊?”何遇有些茫然,但还是回答了:“还行。”

    “你是谁?”魏欣然看到身后的路平,也是愣了下。

    “我……路过的。”何遇说。

    “哈哈哈。”旁边的女生又笑了起来,她显然才是魏欣然要问的正主。不过魏欣然多看了何遇两眼后也想起来了点什么:“你是浪7战队的那位?”

    “是,上周我们见过。”何遇说道。

    “你刚刚说我打得还行?”魏欣然说。

    “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表示同意。”何遇说。

    旁边的女生又想笑,不过看到魏欣然不善的神情,终于还是忍了忍。

    花容战队的其他四人这时也都站了起来,朝着这边围了过来。看到何遇都有些疑惑,何遇连忙又表示了一下:“我只是路过的。”说完迈步就走。

    几人看他走开,也就收回了目光,其中一位走到那女生面前笑着道:“你就是祝佳音了?”

    “师姐好。”祝佳音向来人说道。花容战队的其他四位她都见过了,眼前这位是第一次见,却也听说过。

    张冰,花容战队打野,这学期已经升上大四。就是因为她联系了毕业实习,近期就要离校,无法再参加花容战队的比赛,花容战队这才开始招募新人。祝佳音也是在这过程中被魏欣然无意间发现的。

    “刚刚这局你怎么看?”张冰问道。

    祝佳音听到这问题,没由来地看了一眼何遇离开的背影,借用了何遇刚刚的话:“双方实力有明显差距。”

    “那是的。”张冰笑了笑,“校内联赛嘛,各队之间难免参差一些,不过一直走下去的话,会遇到强敌的。咱们东江大学有一些队伍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我知道。”祝佳音点点头。

    “不想来参与一下吗?”张冰说道。

    “我在考虑呢。”祝佳音不咸不淡地说道。对她本就没啥好感的李岩岩听了,在旁边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祝佳音只当没听见。

    对花容战队的邀请,她那天就已经婉拒了。却不想魏欣然仿佛没听懂她话里意思,过没两天居然追问她考虑得怎么样。祝佳音只好把话说清,明确地拒绝了一番。结果魏欣然这周末又邀请她来看看校际联赛的比赛,说她可以看看有什么中意的战队,都可以帮着推荐。

    祝佳音本就喜欢这个游戏,校际联赛就是没有魏欣然邀请,她也准备好了这周末来看看热闹。有了这邀请,她反倒是不想来了。可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圈,终于又咽回去了。这本就是自己想去看的,犯得着跟花容的人搞什么避嫌吗?

    于是她实话实说自己正好想去看看,这天也就来了。

    再然后其实是跟何遇一样,发现这边围观的人多,就凑了过来。凑过来才发现是花容战队,然后也被魏欣然她们看到。她也没特意回避,就站在这看起了比赛。本打算看一会就默默离开,结果中途来了个何遇,比赛看得十分入戏,惹得祝佳音和他多说了几句,结果这边就打完了。那家伙号称路过说走就走了,她却又被人留下说话,只好努力敷衍。

    “我们花容战队的实力在校内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考虑一下吗?”张冰说。

    “我觉得我的风格和花容不是太契合,勉强加入的话,可能大家都不会很开心。”祝佳音说。

    “这个不怕,可以慢慢磨合培养嘛!”张冰说。

    “我可很喜欢我现在的玩法,一点都不打算改变呢!”祝佳音笑道。

    “你那种孤儿玩法,哪个队都不可能容得下好吗?”一旁李岩岩听得渐渐又来了气,忍不住插话说道。

    “那就一个人玩,也挺好。”祝佳音一点也不气,继续笑着说道。

    张冰听着露出一个遗憾地神情道:“那真可惜。”

    “麻烦师姐了。再见。”祝佳音说着,朝每个人点了点头,甚至包括对她全无好脸的李岩岩,转身便离开了。

    花容战队的五人看着她走在赛场中,继续东张西望,饶有兴趣地观看着比赛,心里都挺不是滋味的。

    因为李岩岩那话纯属危言耸听。这里不过是校内联赛,又不是KPL。在职业圈,不允许选手有太过于明显的短板,可这校内联赛,说穿了不过就是个普通玩家圈。祝佳音有高人一等的技术,那无论走到哪都会是香馍馍,更别提她还有高颜值加分,根本就是只有她拒绝别人,而不会有任何校内战队会拒绝她。

    可就是这样一位,却把她们花容战队给彻底拒绝了。原本她们还是最接近人家的,结果却要嫌弃人家,扭头又想要,结果轮到被人家嫌弃。祝佳音话虽没说透,但拒绝的原因其实都算是交待了——那天她听到了她们的议论,而且对此意见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