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有过的幸福烦恼把周沫困扰住了。挠了半天头,最后还是先向队长高歌请示去了。

    “何遇说他认识了个实力不错的新生呢。”周沫很细心,用私聊跟高歌说的。

    “然后呢?”高歌回道。

    “我们现在已经有五个人了,还要不要去邀请人家啊?”周沫说着,还附上了一个抓狂的表情。

    “你等人家愿意加入了再来烦恼好不好?”高歌回道。

    “你的意思先邀请一下?”周沫说。

    “情况跟人说明白就是了。”高歌说。

    “那么假如,我是说假如,这位愿意加入的话,咱们的出场阵容要调整吗?”周沫又问道。

    “看实力和状态吧。”高歌回道。她甚至都没去问这新人是什么位置,因为无论什么位置,加入浪7受冲击的必然都是赵进然。赵进然的实力相比之下确实差距略大,浪7目前其他四人的任何一位,包括何遇在内,如果担任打野位的话大概都会比赵进然更加优秀。赵进然专精打野位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竞争力。

    所以高歌这话,基本等于肯定了如果有强人加入的话,赵进然会被挤出主力阵容。这让周沫又有些茫然若失,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个很艰难的情况。

    “怎么样,师姐怎么说?”何遇一边等了好一会,看周沫已经不再发微信,只是沉默走神,忍不住问道。

    “啊……”周沫回过神,脸上很明白的写着纠结。何遇一看,多少已经猜到了点,不过还是要确认一下方向:“师兄你是在纠结我们因为人齐所以只能眼睁睁地错过一个高手,还是纠结如果高手来了,赵师兄那里就会很尴尬啊?”

    周沫听何遇这么一说,脸上的纠结更严重了,十分痛苦地道:“两种我都纠结。”

    “那就先放一放?”何遇说。

    “这样的高手,转头就会被人抢走吧?”周沫担忧。

    “那我现在问她?”何遇拿起手机。

    “她万一马上答应了……”周沫欲言又止。

    “那师姐那边到底是怎么说的啊?”何遇哭笑不得,知道这事一定不能让周沫拿主意,还没怎么样看下去就已经快崩溃了。

    “她是说去邀请的,然后把情况跟人说明,以后阵容就看大家的实力和状态。”周沫说。

    “那样的话……基本是要换掉赵师兄吧。”何遇叹道,想了想,也觉得挺不忍的。

    “是啊。”赵进然继续惆怅起来,“其实,校园活动而已,大家一起开心最重要吧?”

    “师兄的意思是?”何遇说。

    “既然大家都这么难受,是不是就没必要了?”周沫说。

    “师兄,这个事我觉得咱俩不应该被脑补出来的情绪左右。师姐说把情况跟人说明,这个人,我觉得不只包括祝佳音,也包括赵师兄那里,也许他们双方都很坦然的接受呢?又或者祝佳音像拒绝花容一样也拒绝我们呢?那我们的烦恼就都是多余的了。”何遇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周沫沉默了一会,点头说道。

    “那我就先跟祝佳音那边说一声。”何遇说着拿起手机,刚开微信,就看到他们的浪7群里赵进然刷出了两条消息。

    “听说要有新队友了吗?”

    “在哪里啊,厉不厉害?”

    “这是……”何遇看着一愣,一旁周沫凑上来看了眼后,也是愣了会才恍然:“高歌已经跟他说了。”

    说完两人对望了一眼,心下惭愧不已。两人在这磨磨唧唧纠结这纠结那瞎操心的时候,高歌却已经干脆利落地把事解决了。看这赵进然的态度,并没有因为可能到来的竞争像他们两个那么纠结,反倒是对可能的新队友满是期待和好奇。

    “那个,还不一定呢师兄,现在才要去问。”何遇在群里说道。

    “听说你小子发现的?可以啊!”赵进然道。

    “看比赛的时候碰巧遇到的。”何遇说。

    “你怎么看出他的实力的?”赵进然问道。

    “花容战队都想挖她,我想应该是不错的吧?”何遇说。

    “她???”赵进然用了三个问号表达了他此时澎湃的心情。

    “是的,是个女生。”何遇说。

    “长得如何?”赵进然发了个星星眼的表情。

    “蛮好的。”何遇实事求是。

    “搞定她!”赵进然下达指示,周沫看着这聊天记录,只为自己先前的纠结闹心感到不值。女生亦或是漂亮女生,他倒没有特别在意,有实力是他第一关心的重点,这才觉得赵进然多半要凉。结果一看这正主压根都不操心这些,一听是女生就已经双眼万丈光芒了,周沫扭身就拍了拍何遇:“搞定她。”

    “我跟她也只是刚认识,只能问个话而已。”压力突然而至,何遇急忙给自己先铺下后路。

    “看你的了。”周沫鼓励道,再不是刚刚那个纠结难受的周沫了。

    何遇默默无语,默头给祝佳音发消息,也是开门见山,说了浪7战队的情况,最后问祝佳音有没有兴趣。

    发完等了会,没有得到即时回应,何遇朝周沫晃了下手机:“留言了,等回复吧。”

    “嗯。”周沫点点头。

    因为这小插曲,眼前这场比赛两人也没怎么用心看。不过之前已经鉴定过对手实力普通,倒也不用太卖力的侦查。周沫找着赛程表中的战队名字,继续找到要侦查的队伍,两人正一起看着比赛,突然身边多出个男生,一拍周沫的肩头。

    “怎么着,搞侦查呢?”那男生冲周沫说道。

    “随便看看。”周沫回头看着那男生说道。

    “听说浪7这赛季不错呀,都已经过了三轮了?”男生叫道。

    “还行吧。”周沫说。

    “不错不错,这位看来就是你们这学期忽悠到的新队员了?”男生看向何遇说道。

    “你是哪位?”何遇看向来人,他看得出周沫不怎么想理会这人,而这位偏要在一旁喋喋不休,才三句话,一股子讨嫌的气质就已经扑面而来。周沫能平心静气地和这人说话何遇觉得真是非常了不起了。

    “蔡宁,普天战队的上单。”男生听到何遇发问,介绍了自己,一股子趾高气扬的劲。可何遇对校内王者圈了解还有限,普天战队?他有些茫然地看向周沫。

    “跟我们不在一个半区,不太需要了解。”结果周沫竟然如此对何遇说道,这可是周沫极少出现的态度了,可见他对这位的反感也不简单。

    “这正是让我很头痛的地方啊!不在一个半区,不到决赛碰不上,院里那套算法也要好久,让人心急。要我说,咱俩这就来一局吧,决定一下谁该是信科的主力上单。我想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梁晨这次在院队的选拔中报的是打野位,说是咱们院有足够优秀的上单位。我觉得他指的应该是我,但又有人说是你。痛快点,来一局吧,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案。”蔡宁一脸挑衅,看着周沫。

    “你要跟我SOLO?”周沫说。

    “SOLO怎么看得全面呢?当然是要来一场正规的5V5了,叫上你的队友来吧。”蔡宁说道。

    “这是咱们院队的选拔,关我的队友们什么事?”周沫说。

    “无所谓,你叫队友也好,叫你同学也好,或者是游戏里好友,随便什么人都好。”蔡宁无比自信地说道。

    “随便什么人?”何遇在旁听着,忍不住说道。

    “当然,你想帮他来这一局的话也没有问题。是什么队友并不关键,就是要让大家看一看一个优秀上单在一个团队里的作用。让你叫队友,已经是让你一步了,我一会会在我的好友里随便邀请五个人。这样随机的团队,才更能体现出我的意识和带动全场的能力。”蔡宁说道。

    “真的要玩这么大吗?”何遇说道。

    “怕么?”蔡宁看着周沫。

    “怎么可能。”何遇果断就替周沫回答了,结果周沫自己却是有些犹豫。他从蔡宁的话中已经听出了对自己的不利。因为他偏保守的打法,更擅长抗压防守,相对来说比较被动,主动权需要队伍中的其他位置去掌握,如果其他人都发挥不利的话,他的防守抗压可是打不开局面的。

    而蔡宁的打法周沫也很清楚,更主动,更具进攻性,在支援方面比他擅长,确实更容易掌控局面。他的这番提议,不管是不是要耍什么花招,都已经将周沫推到了不利的局面。这不是谁比谁强的问题,而是他设置了一个不利于周沫发挥的环境。

    更可气的是,周沫看到他们院系前来考察院内选手的人也凑过来了,蔡宁这是专门找了个时机向他发难,他如果拒绝,也难免留下“害怕蔡宁”的话柄;招呼队友来配合,话被挤到这份上,也会成为被攻击的破绽;做解释?迎来的大概也会是嗤之以鼻的嘲笑,这根本就说不清嘛!

    这是给自己下了个不得不钻的套呀!周沫心下暗叹,结果这时何遇搂上他肩头,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放心啊师兄,我那账号里的好友都有谁你知道的,我刚看了眼,有在线的。抓紧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