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钟不到,暴君都还没刷新呢,中路一塔就已经没有了。蔡宁绞尽脑汁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王者生涯,发现都从来没有过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这是要速推吗?

    就中路一塔这掉落的速度看起来似乎是。可对方并没有聚集中路一直向前推进,这显然只是一场常规的对局,只是中路有一些……不,是很崩。

    这该怎么打?

    蔡宁有些慌。这不是正式比赛,却是他放话出去要跟周沫比一比该由谁来坐镇信科学院上路的比赛。论实力,他们两人半斤八两,可是两人不同的风格却让蔡宁有信心打出比周沫更加亮眼的数据。这用来忽悠学生会那些对游戏一知半解的家伙已经足够。可眼下的局面却完全不如他想象,己方非旦没秀起来,更是遭遇了自己接触这游戏以来从未见过的中路大雪崩。

    中路一塔丢失,这影响的并不仅仅是中线这一路,还会失去大片视野,让野区也失去保护。开局同样很崩盘的打野位,此时也是雪上加霜,这可是自己要仰仗的大腿啊,他打不起来,这局的胜利如何确保?

    “守!”

    大腿这时说话了。如此雪崩的开局他也未曾见过,只能先防守稳一下局面,再由他的韩信充分发挥超强的机动性来盘活全场了。

    刷了一圈小野的韩信升到了3级,全场再没有可供他发育的地方,索性回家补充了一波状态。从泉水出来时,看到上路关羽耀武扬威,把己方白起像球一样顶来踢去,虽也杀不掉,但可以看出技术上的碾压,关羽的实力显而易见很强。

    下路程咬金,跟典韦对线占不到什么便宜,索性只在防御塔攻击范围的边缘地带活动,怂得让人恶心,却对其无可奈何。

    打野和辅助动向不明,就算明确,已4级的百里守约和随便多少级的东皇太一都不是他这3级韩信可以去欺负的。而且看时间点,对方大概率要开始针对2分钟刷新的暴君做部署了,两人极有可能相互呼应。一个尚且无力应对,两个一起,那找上门去就是自寻短见了。

    观察了一圈,大腿觉得大概只有中路有可趁之机。暴君刷新时,中路干将很可能去支援,自己或许有机会在途中埋伏一波?

    大腿如此想着,掐着时间开始让韩信朝中路往暴君坑移动的路线方向走去。他没有呼叫其他队友,眼下状况打团他们肯定是打不过的,他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拣一点便宜。

    大腿确实是一个高手,分析得头头是道。

    杨梦奇、李文山、饶胜三人,此时都已经发觉对方并不是什么高手,也没有什么团队套路,这根本就是一场虐菜局。

    所以杨梦奇打得很是任性,像那种有充分条件把人头让给打野让其更快发育更好带动全场的细节处他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但是即使打得随性,职业选手毕竟是职业选手。像2分钟暴君刷新这样的大节奏点,是他们下意识就会重视,不去搞点事就浑身难受的环节。2分钟临近时,他们本能地都已经处理好了手头的事,精准地开始向着暴君方向移动、占领视野。

    李文山如此,饶胜如此,就连打得任性的杨梦奇,这时也本能地策马冲向暴君坑,盘算着可能的绕后机会。

    于是急吼吼赶来的韩信,没能完成预先埋伏,而是直接撞见了提前就开始朝暴君方向移动的干将莫邪。

    无情冲锋!

    韩信施展出一技能,提枪挑向干将。职业选手有职业选手的习惯,他这职业代练也有他的风格。虽然零BUFF开局,经济落后,可是面对一个干将,杀不死,上去打一套总是可以的吧?对自己韩信的操作,大腿信心十足。却不想对方干将的反应和操作也是飞快。韩信无情冲锋挑向干将时,干将果断施展出了一技能:护主邪冢。

    一串剑刺在干将身前排开,他的身形急向后退着。韩信挑来的一枪落了空,但也没被这串剑刺给弹飞。

    再追一段?还是撤走?

    无情冲锋在第一段冲锋后,5秒之内可发动第二次冲锋,二次冲锋虽没有一次冲锋命中目标时0.8的击飞效果,可此时的干将已经交出了一技能,所剩的位移技能便只有召唤师技能闪现了。

    然后就在大腿念头还在闪烁的瞬间,干将莫邪却已果断采取了行动。

    闪现!

    没等韩信再贴上来,干将莫邪已经主动施展了闪现,雌雄双剑远近四剑也在这一刻飞出,剑声呼啸,咻咻咻咻,竟是齐数扎到了韩信身上。

    干将莫邪的闪现赫然不是逃走,反倒是向前。就在一技能躲过了韩信的无情冲锋击飞效果后,闪现带着雌雄双剑的远近四剑,直接贴到了韩信身上,让这四剑齐数命中,跟着还又挥出一记普攻。

    与此同时,枪响。

    百里守约瞄准的红线出现在屏幕上时就只是一闪,那子弹仿佛不是瞄准后射出,而是被这红线给甩出来的,而这红线的另一端,恰恰就牵到到了韩信的头上,一枪爆头。

    百里守约,击败韩信!

    望着倒地的尸体,大腿有些恍惚。

    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一刹那,自己是被干将莫邪贴上脸上输出了一波吗?与此同时百里守约狙击射杀,这真的是一波带走,一点机会都没给啊!

    干将莫邪这操作,也太快了点吧?

    百里守约这狙击,也太准了点吧?

    打崩中路,这不是运气不好或是粗心,这是对手实力太强啊!攻击都是如此精准的话,这让人怎么应对?只能一秒跪下呀!

    大腿很受伤,蔡宁看到大腿被击杀后也很受伤。他的对手这边,却是继续欢声笑语。

    “我X!可以啊!没少练吧?小李飞枪啊你?”杨梦奇频道里说着。无比熟悉他的周沫,此时几乎可以脑补出杨梦奇炸麦般的嚎叫。

    “呵呵。”李文山淡淡回应。

    “干将这波也很秀。”杨梦奇跟着也表扬了一下自家队员。

    “是对手比较迟钝。”饶胜的谦虚却是看得何遇和周沫一阵难过。这就是职业选手眼中的普通玩家吗?

    “有点厉害,我得发条微博,让大家当心李文山的百里,这是练过的呀!”杨梦奇继续念叨着。

    跟着便无人说话,只有周沫看戏般地傻乐着。结果就在顺势拿完暴君后,李文山这边突然不淡定了。

    “我X,你还真发啊!”李文山频道里说着。

    “那还能有假?”杨梦奇洋洋得意。

    “哇!”周沫看到,飞快切出游戏,一秒登录微博,首页最新的内容上果然看到杨梦奇刚发的微博:兄弟们当心了,李文山偷偷练了一手百里守约,大家可以提前思考一下对策了。”

    “哈哈哈。”周沫顺便又看了几条评论,乐呵呵地看向何遇:“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呀!”

    “这历史,好像跟咱俩没什么关系啊……”何遇无语地看着比赛中途切出游戏刷微博的周沫,而且他敢肯定,这对这场比赛的走势一点影响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