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梦奇游戏途中跑去发微博,周沫游戏途中跑去看微博,比赛局面却一点都没受影响。2分钟刷新的暴君毫无悬念地被拿下了,几人顺势一起冲向下路。

    关羽绕到塔后保持冲锋状态,百里守约草丛里蹲身瞄准等待视野,干将绕至塔前,直接开启了大招。

    蔡宁这时若还没察觉这几人很强可就有些对不起自己的段位。典韦此时蹲在防御塔下,进退不得,只能瑟瑟发抖。

    何遇的东皇急忙赶过来,正准备冲进塔去打开视野,结果塔后关羽看到百里守约和干将都做好了准备后,已经先一步冲进了防御塔范围。

    刀锋铁骑!

    关羽直接开启了大招,朝着典韦撞去。蔡宁此时也没什么活命的念想了,只想靠着防御塔的伤害尽可能换掉一人。关羽大招撞来的同时他急忙开启典韦的二技能狂暴想要输出,结果枪声与飞剑就在这时一同到达,就在他被关羽撞退的终点上,给他竖起了墓碑。

    干将莫邪,击败典韦!

    这次人头属于干将,干净利落地秒杀掉蔡宁的典韦后,三位职业选手立即转身走人,攻向对手的蓝区。

    根本没来及打出任何输出的蔡宁,看着塔下典韦的尸体在发愣。想去给几位开视野的何遇,此时东皇还在防御塔外,也在发愣。

    看过无数职业比赛的他,直至在比赛中与职业选手亲身接触,才意识到他们的节奏是多么的高速与效率。尤其是在对战水平不在一个档次的普通玩家时,更加显得突出。何遇已经判断出了他们的意图,可等他的东皇想来履行辅助的职责时,人家已经做完事情扬长而去了。

    这可以说是配合上有一些脱节,但更加准确的说法,是何遇没跟上人家的节奏,是双方实力差距的一个清晰体现。

    “厉害呀!”周沫却是没想这么多。这本是他镇守的边路,不过他的程咬金在配合进攻时也是慢了一拍,连个助攻都没混上。但是周沫丝毫不以为然,一边赞叹着职业选手们厉害,一边领兵线进塔,兢兢业业地收拾着残局。

    “你拉的这都什么人?”对面蔡宁突然叫道。塔下亲历了这毫无抵抗力的一波攻击后,他也算切身领会了对手的强大。

    “就是你说的,随便什么人啊。”何遇答道。

    随便什么人……周沫深深地看了何遇一眼,觉得他把几位职业选手称为“随便什么人”简直是大不敬。

    “不行就投了吧。”周沫这时说道。

    “我不行?是你运气好,拉来的几个队友够强吧!”蔡宁心里对这场比赛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听到周沫这样说,连忙大声回应着,要为自己这场比赛的失利找个借口。

    “呵呵呵呵。”周沫听了就只是笑,然后十分真情实感地道:“是很强。”

    如此果断地认可,让蔡宁反倒无话可说了。接下来的比赛,他心神不宁,他找来的大腿倒是很敬业,还想拯救局面。终于在上路的一波战斗中,对方关羽以一敌二,将他和白起两人一起戏耍于马蹄下,完成双杀后,彻底服气了。

    “准备投了吧……”时间快到6分钟,人头比是刺眼的15比0,等级、经济、防御塔,游戏中可以想到的所有体现局势的环节,无一不处于落后。

    蔡宁没有说什么,但在六分钟有队友发起投降时,飞快地全票通过,任何一位都没有丝毫犹豫迟疑。

    “啊……”看到对面投降,周沫倒是遗憾得很。难得可以与职业选手同场竞技,可惜就只有这短短的六分钟。周沫遗憾失落的模样,让不明就里的人看了都要以为是他输掉了比赛呢!

    很显然,这场比赛原本的意义周沫已经完全忘掉了,反倒是何遇,在结束后看向蔡宁,想听听这位还有什么说法。

    “今天算你运气好。”蔡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却还在嘴硬着。

    “谁才该是信科学院的主力上单?”何遇问道。

    “我虽然输了,但至少拿到了败方MVP,周沫你呢,完全是靠队友,你的评分好像队里最低的吧?”蔡宁继续胡搅蛮缠。

    “有这样的队友真好啊!”周沫感叹着,脑回路显然压根就没跟蔡宁一条线上,何遇听了也是哭笑不得。这一波职业选手的邀请,没让周沫扬眉吐气,倒是被他当成是粉丝福利了。

    “咱们院内的选拔赛再见!”蔡宁也是够无耻,周沫没有紧逼,他就不提自己约战前的那些长篇大论了,匆匆丢下句话后就赶紧跑了。何遇听着那叫一个不爽,可扭头一看周沫,还捧着刚刚这一局的赛后数据在那陶醉呢,大概压根都没发现蔡宁已经跑了。

    “我得保存下来。”周沫嘟囔着。

    “你开心就好。”何遇算是彻底无奈了。对他而言,跟职业选手一起比赛不至于兴奋成这样,倒是对比赛中体会到的差距让何遇更加震撼一些。对局他也保存了,但不是周沫那样的粉丝心态。这局比赛虽只六分钟,但却是细节满满,充满信息量的一局比赛,很有研究价值。

    正回味比赛中的这些细节,微信收到新消息,打开一看是哥哥何良:“什么情况?”下面还附了截图,是杨梦奇和何良的聊天记录:什么情况啊老何,就这么几个菜鸡还需要拉我们来助阵?慌得我使出了八成功力,差点劈爆服务器。

    “哦,刚刚用你号,拉上面的好友打了一局。”何遇忙回复。

    “是什么比赛?”何良问道。

    “不是什么正式比赛,就随便开的一局。”何遇说。

    “哦。”何良简单应了一声何遇,杨梦奇那边这才去解释:“不是我,是我弟,这号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他用了。”

    “你弟?我就说,你退役一年也不至于迟钝成这样,我还暗暗神伤了一把,原来不是你。”杨梦奇说。

    “他刚玩一个多月而已。”何良说道。

    “才一个多月?这不可能吧!”杨梦奇惊讶上了。

    “确实才玩,不过之前看过不少咱们的比赛。”何良说道。

    “哦……那难怪了,我看他意识其实是有的,只是有些跟不上我们的节奏而已。没办法,这么菜的对手我们很少打啊,一不小心就奔腾起来了。”杨梦奇说。

    “最后怎样?”何良问道。

    “你这个问题是对我们的侮辱啊,当然是六分投,还能怎样?”杨梦奇说。

    “我是说他最后的表现……”何良说。

    “坦白说的话,没他什么事,咱们三个人就把比赛解决了。”杨梦奇说。

    “如果对手更强一些呢?”何良问。

    “你这么想知道,有机会可以组一局让他试试。”杨梦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