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看他自己了。”对杨梦奇提出的建议,何良没有表现得十分期待和热衷。虽然他知道无论杨梦奇亲自组局,还是就利用一下他们微辰战队的资源都是十分难得的机会。可这毕竟要看何遇的意愿,他这当哥哥的也不想随便替弟弟做决定,尤其在做决定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并不高明。

    “行吧,有什么需要你就说。”杨梦奇答道。

    “谢谢。”何良回。

    聊天看起来就到此为止了,何良转头已经准备去工作,谁知几分钟后,杨梦奇的忽又发了条消息过来:“你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何良手头的事并不忙碌,更何况今天是周末,理论上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休息时间,聊聊微信的自由还是有的。

    “说实话,刚刚收到你邀请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的打算。”杨梦奇说。

    “你想太多了。”何良回道,心里微苦。

    “这号完全就是你弟弟在用吗?”杨梦奇问。

    “差不多吧。”何良说。

    “可他刚玩一个多月。”杨梦奇说。

    何良看着这消息,知道杨梦奇这是反应过来了。何遇才玩王者一个多月,那一个多有前偶尔在线的“良风有幸”当然就不是何遇了。而这些,杨梦奇看来也是默默留意到了。

    何良退役之后和这些职业圈的老友就甚少联系了,可在游戏大家依然可以看到彼此的状态。尤其对职业选手而言,这游戏中的状态可以说就是他们人生与事业的状态。他的良风有幸,从退役那天开始就基本停摆了,这些老友们都默默看在眼里,也默默注意到他偶然的上线。在他对局的时候,是不是还会有人默默地点进来观战?

    “我偶尔也会用用,带带同事。”何良回复杨梦奇。

    “哦。”

    平时骚话最多的杨梦奇,这时就只简简单单回复了这一个字。

    “工作了,回头聊。”何良回道。

    这次杨梦奇连字都没有了,只是回了一个勤奋刻苦的表情。可他那些要说没说的话,何良多少也能猜得到。

    在职业圈曾倍受期待的天才打野,最终的下场只是带人上分?杨梦奇那一个“哦”字,是替何良感到委屈和不甘,却由不好说出来刺激他。

    其实这些心情,如今的何良已经可以很坦然的接受了。哪怕是在此刻,突然与过往又产生联系时,他心中关注更多的不是自己的遗憾,而是老友目前的状态。

    这个赛季的KPL竞争越发激烈了。杨梦奇所在的微辰战队目前为止的表现并不算太好,而杨梦奇的年纪,留给他职业生涯的时间也不太多了。为了不留遗憾的退场,休息的周末或许都要用在训练上。可即便如此,看到自己账号发出的邀请,依旧是不问缘由地跑来打了一局,这满满的人情味,何良体会得很清楚。

    何良正准备放下手机,却又看到一条尚未回复的消息,是何遇在他与杨梦奇聊天时发来的。

    “是不是打扰到他们了?有点不好意思。”何遇问。

    “既然是接受了,那应该没什么大影响,不用放在心上。”何良如此回道。其实对于职业圈这些选手们的习惯他还是很了解的。日常游戏中的匹配或是排位,他们都是尽可能不去接触的。毕竟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对游戏的理解和掌控都已经是另一位面了。尤其职业战队的整体性,这是他们与普通玩家区别最大的地方。日常游戏内的节奏和习惯接触太多,对他们而言是会产生干扰的。虽然这种影响有多大谁也没办法准确量化,但是意识到存在,就尽量避免,也算是对自身的严格要求。

    所以即使是私人号上线,他们也大多是和队友,或者是职业圈中的朋友一起开个房间打一打。这样职业级的节奏至少是保持住了,但大家胜负心没那么重,也算是放松了。

    “哦哦。”何遇虽关注KPL,却也不知职业选手这些私下的习惯和细节,听到何良这样说后心里才踏实。他也不想去随便打扰人家,只是气不过刚刚蔡宁那趾高气扬的模样。结果三个职业选手来为周沫站台,周沫却没有好好利用。那三人各个打得耀武扬威,周沫却还是他一贯的打法。问题是那三位上来就把对面打得落花流水了,防守?抗压?带线?这一局的程咬金根本不需要用再做他这些平时干的工作,跟着到处瞎浪,也能远比周沫最终拿到的数据出色。

    结果他最后拿出一个没什么输出也没什么承伤KDA更是000的数据,躺赢得再明显不过。蔡宁说周沫能赢全都是因为周沫的队友够强。坦白说,何遇都想回答他一句:你说得对。他此时真的好像知道,如果高歌在的话,会怎样凶他。

    “你哥那怎么说?”不争气的周沫全没在意这些,此时也和何遇一样,对于是否打扰到了各位大神分外在意。

    “没事,我哥说既然是接受的,那应该也没什么影响。”何遇说。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经常邀请他们啊?”周沫眼睛一亮。

    “邀请了他们,再让你躺赢吗?”何遇没好气地说。

    周沫挠了挠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哪能啊……只是这一局,有他们在,打赢蔡宁也说明不了什么吧?谁才有资格成为信科学院的主力上单,我们院内的选拔赛上我会让他知道的!”

    周沫说到最后的时候,一扫平日大部分时候唯唯诺诺的模样,就连眼镜片的反光似乎都犀利了许多。

    何遇愣了有好一会,这才知道周沫也不是见了偶像就没节操。对他而言跟杨梦奇等人一起比赛是件开心的事,而不是件会拿来炫耀显摆自己的事。对游戏,他有自己坚持的东西,在这上他是固执坚强的。

    “好吧……”何遇略有些惭愧地点了点头,他到底还是有些轻视周沫了。

    结果周沫这边并没有听到他又说了什么,他刚刚好接了个电话,说没两句便已经两眼放光地大声道:“你知道我今天跟谁一起打了一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