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羡看着祝佳音的眼神有些莫名,祝佳音赶忙放下了手,用口型说了一个“不好意思”。莫羡看懂,微点了下头后便转回身不再理会了。达摩回塔下吃血包,打河道小野怪,稳稳发育着。倒是祝佳音,此时还陷在这一波单杀的兴奋中。

    这波单杀除了两个当事人也就她目睹了全过程。说实话刘邦自身的失误是主因,他压得太靠上,让人很怀疑他是不是把人搞混了。如果是面对浪7战队钻石段位的那两位,他打得强势一点或许还说得过去,但他面对的可是近50星的一位荣耀王者,这样压上可就有些没把对方当人看了。

    “怎么回事?”屈云这边当然要问一问了。他的孙尚香固然是核心,可刘邦这边路也很重要。他们这套极端的打法,三保一的小队撑死照顾到两条线。刘邦独守的这一路没建树没关系,但至少要稳得住,如果崩盘那就会让大家很被动了。

    “我……是刘邦啊。”这位的回答透露出了他的心里路程。他没有认错人,只是想着自己所选的英雄是刘邦,2级后有护盾有位移,压得靠上点有什么关系?打不过自己还跑不了吗?

    结果,还真是打不过并且没跑了。对方达摩那一通闪花眼的拳脚加走位,让他都有些不认识这个英雄了。

    “达摩很强。”他接着说道。

    “废话!”队友纷纷翻白眼。近50星的荣耀王者,能不强吗?

    “不……比那还要强。”这位也懂队友这句“废话”的意思,又接了一句。

    云起其他四人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了屈云道:“你多小心些。”

    “嗯。你们不用管我,继续走你们的节奏。”

    四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坦白说他们眼下也没空闲去帮衬刘邦,在三辅助的帮助下,浪7的蓝区转眼已被他们清干净。四个英雄拧身一转,又奔上路。复活后正赶往线上的周沫,刚走到二塔就看到他们的身影,慌得差点在塔下交出一个闪现。好在一塔尚在,云起在这个位置没有兵线,没有选择越塔强追白起,只在这里截杀掉了浪7新到的兵线。周沫的白起缩在塔下,一点办法都没有。

    断了兵线的云起四人没有返身去推一塔,扭头又回了野区。周沫一时间也不知对方这是要去中路,还是埋伏在野区等他冒头,弄得他不敢轻易出塔也不敢乱发提示,好生憋屈。

    “他们进野区了,不知道要去哪。”无奈之下,说得都是这样的废话,这都是小地图上可以看到的信息,并不需要他来报备。

    “嗯。”中路高歌还是应了一声。她的干将莫邪远比白起要脆弱,对方真要像包抄白起那样针对她,抵抗起来相当不易。如此一来即使明知对面中路是无人与她对线的,却也不敢压得太上。这样的处境让高歌觉得有些怪异,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正琢磨呢,就见己方中路的一、二塔之间,云起四人组犹如蝗虫过境一般,在孙膑二技能的加速下,竟然顶着防御塔的攻击,直接从浪7的蓝区冲向红区去了。

    “大家稳住。”何遇这时忽然说话。

    “我觉得他们这个打法的核心是争分夺秒抢发育,在有兵线和野区可吃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停下来蹲人或者是针对某个目标花费太多时间。第一波抓白起只是时间点上刚刚好,不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们优先要抢的始终是经济,大家注意野区刷新和兵线,孙尚香装备成型之前,我想这会是他们的行动的主要线路。”何遇分析道。

    “有道理。”高歌想着蝗虫过境般的四人组,表示认同。而这正是她隐隐察觉却又道不清楚的地方——担心被云起四人GANK而不敢压上,这会导致他们明明占据着绝对的清线权却不敢借此打开局面。

    “我们还是要抓住时机推塔。”高歌说道。

    “所以他们刚刚就先断了上路兵线,赵师兄你现在不要去他们红区了。”何遇说道。

    “啊?”赵进然愕然。他也是从小地图上看到了对方四人入侵了浪7的红区,从他们一开始的行动,自然不难推断云起的红区此时还没人收野。自己此时选择入侵对方红区在赵进然看来是一次绝佳的意识体现,心里正在为自己叫好呢以及等表扬呢,却不料竟被何遇叫停。

    “你就埋伏在蓝区,帮莫羡断了他们下路的下一波兵线吧。”何遇说道。

    “师姐,你去吃他们红区吧。”何遇逐一安排着。

    中单单枪匹马去吃对方红区?

    这简直是在低端局中都不敢轻易为之的危险举动,可是此局,对方四人抱团,行动一体,却也无比清晰地暴露了己方的空当在哪里。此时干将进入对方红区,安全无忧。高歌理解何遇的思路,清完兵线果断就朝对方红区移去。

    “是时候开始我的表演了。”何遇说。

    “听起来怎么有一点耳熟?”高歌说道。这样的踌躇满志,何遇刚刚有过一次了。

    “莫羡你低调一点,不要再抢我风头了。”何遇说道。

    “我还能怎么低调?”莫羡很难得地说话用了反问句,众人一看,他的达摩正在回城呢,真的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靠谱。”何遇夸赞。莫羡和他已经拥有相当的高端默契了。他为什么让赵进然去断边路兵线?一方面是把云起的红区经济让给高歌,再一方面就是要给莫羡眼下的行动解除后顾之忧。莫羡的达摩回不回城其实在两可之间。但云起的四人组在清完浪7红区后,极有可能像对付周沫的白起一样对达摩进行一次强杀。看到兵线有赵进然去处理后,莫羡便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干脆选择了回城,显然是对何遇的意图有着清晰的理解,不用问,就做出了准确地配合。

    云起四人组飞快清光了浪7的红区,果然如何遇所想顺路就想抓一下下路的达摩。但是从浪7下路1塔上方的草丛中朝塔下看去,根本不见达摩的身影。

    “走了。”屈云说着,率先调头,结果正看到上方龙坑中蔡文姬探了下头,跟着一个二技能胡笳乐便朝着这草丛方向丢了过来。

    屈云的孙尚香一个翻滚躲过了,可她身后的太乙真人动作没有这么快,被胡笳乐的音波命中,跟着便是这技能的效果:在敌人之间弹射,最多6次,每次造成伤害的同时眩晕目标0.75秒。

    蔡文姬这技能的伤害并不高,可这0.75秒的眩晕就让人十分难受了。尤其云起四人扎堆,顿时让这曲胡笳乐弹了满格,一个都没落下,四人像是踩了电线似的在这草里草外传递着哆嗦。龙坑中的蔡文姬呢?丢完二技能的瞬间就扭头就走了,压根就想着要去欣赏云起四人的舞蹈。

    与此同时,第三波兵线正走到一、二塔之间,听从何遇安排的赵进然等候多时,赵云冲出,对着三个小兵就是一通狂戳。刘邦在队友刷到这他路时,自然是要上来准备一起配合针对达摩,结果达摩没抓着,就看到四位兄弟跳了一段胡笳乐。身后自家兵线被断,急忙回赶,却也来不及了,赵云杀了三个小兵后就立即钻进了小区。

    “任务完成!我现在去哪?”赵进然急忙叫着。

    “跑,尽量往深跑。”何遇说道。

    “那我还跑得掉?”赵进然一边很听话的往上方移动,一边问着。

    “对方如果追过来,别犹豫,立即送塔。”何遇说。

    “我就这么没用?”赵进然听了十分不高兴。

    “不不不,如果能吸引他们过来,又成功送塔没被他们杀到,你就是MVP!”何遇说道。

    “这样子的吗?”赵进然顿时兴奋了。

    浪7的对话,他们彼此通过耳麦听到,站在他们身后的祝佳音也听得真切。她这水准,当然比赵进然更能理解何遇的用意,眼瞅着浪7在何遇的安排下布布为营,很有想法,而他的安琪拉也不失时机地恶心了云起一下,成功干扰了一下云起的节奏,顿时对何遇的思路也在意起来。

    “挺有一套的嘛!”祝佳音嘀咕着,往右边挪了两步,不只要看薛定谔的猫,也准备看一看何遇这蔡文姬的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