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佳音是很懂这个游戏的,即使她一向是单排,但并不缺乏团队意识以及对阵容的思考。看到云起拿出的套路,她心里就已经在琢磨这样打的效果。在站到浪7这边观看以后,不由地就又开始思考应该怎么应对。

    何遇却比她想得快多了。祝佳音还没理出个什么思路呢,何遇这边的层层部署却是直接向她宣布了答案。

    云起这个套路,太乙真人加钱,明世隐加攻,孙膑加速。输出主力孙尚香发育迅速,团队机动力也强,第一回合对线,就把白起给强杀在塔下,战斗力可以说是相当强劲,而这,还是三位辅助尚未到四级,等这三位辅助到了四级,学会大招……

    大乙真人:大招大变活人,召唤替身傀儡保护自己和附近血量最低的队友3秒。傀儡保护下死亡,2秒后原地复活,同时对同围敌人造成伤害和减速。

    明世隐:大招泰卦·长生,简单说就是一个以命换命,以血换血的技能。全看明世隐的法器连接的是谁。连接队友,那就是个治疗;连接敌人,那就是恐怖的真实伤害。

    孙膑:大招时光流逝,大范围的沉默加减速,破坏敌人进攻节奏的大杀器。

    学会这三个大招,这四人团队的战斗力将更加恐怖。可是眼下,祝佳音却已看出,云起被带到一个有些尴尬的境地。

    在下路草丛合舞了一曲胡笳乐后,四个人该去做什么?

    长期担任打野位的祝佳音,对这个问题十分敏感。对于需要快速发育,带动全队节奏的打野位来说,无事可做意味着自己的发育是停滞的,意味着整个队伍的运营是欠缺的。

    而眼下的云起相比只是一个打野的停滞要极端多了。他们四人一体,先不论整体的运营和推进,单只是孙尚香发育停滞对他们来说就很受不了了。他们这个套路,孙尚香若没有足够的经济优势,三辅助也不过是三个废柴而已。

    所以他们一刻都不能停,初期的发育对于他们这个套路来说十分重要。

    可接下来该去哪发育呢?

    答案一目了然:云起的红区,路过中路时可以顺便把中路兵线吃一下。

    这正是祝佳音眼下替云起感到尴尬的地方。因为目的太过纯粹,他们的行动压根都不用侦查,轻易就可以判断出来。于是浪7的行动就这样走在了他们的前边,干将进了云起红区,上单白起在处理了兵线后也进来了,就是要抢在云起赶回之前将野怪清干净。

    至于蓝区那边,赵云断过边路兵线,云起应该判断得出蓝区已经不会有剩余的野怪了。可问题是赵云清完野没走,他就留在这了,并且做出了来人就送塔的安排,死都不会送给云起这200块的人头费。那么这赵云你们管还是不管?管,来他来就送塔,对于需要抢时间发育的孙尚香来说这空跑一趟耽误时间就太要命了。不管,这兵线刚出高地就会被断,刘邦这条边路还怎么玩?

    这安排真是……

    祝佳音想想都觉得恶心,然后就听到何遇还在针对这一环节添油加醋地安排着赵进然:“先别暴露视野,他们要是不来,你就安心在那发育吧。”

    这是……断兵线不说,还想着直接住在云起蓝区啊?过分了吧!

    “收到。”赵进然这边应了声,赵云乖乖地蹲在了云起蓝区。

    祝佳音忍不住抬头看了对面一眼。看到云起几人个个面色凝重,不停地交流着什么,看来也是对眼下局面不如想象的乐观有所察觉。

    “蓝区应该是没有了。”

    “红区吧!”

    “最好是能抓干将一波。”

    “难,他们看来是有意在避战了。”

    “反应这么快的吗?”

    云起几人不住地讨论着。这个套路他们从体验服开始便尝试练习,堪称无往不利。最快一次,8分钟左右,孙尚香便已经六神装毕业,对面敌人的经济却还都只在三四千,是肉还是脆皮压根没啥感觉,统统都是一枪撂倒。

    但这样夸张的经济碾压可不是全凭太乙真人被动加钱,吃野区和两路兵线发育起来的,而是在游走发育的过程中不断地GANK到对手,击杀的人头提供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经济。同时在这不断击杀的过程中打压了敌人的发育,最终才在8分钟造就出这样悬殊的局面。

    而眼下这局,孙尚香发育虽然领先,却不如他们期待的那么强劲。要依着他们的剧本,上路白起杀完,野区该有一波团战,浪7的打野又或者打野加辅助的人头就该交待在这里。之后过中路,顺势拿下干将,转路下路时,再收割达摩。

    如此一圈转下来,浪7五人的人头都在他们的计算内。结果没想到除了一个白起,之后他们步步落空。浪7上来打野就没往蓝区来,是猜定了他们开局就会进攻野区。

    之后过中路时,也压根不见干将。擅长蹲人的高歌猫到哪个草丛去了屈云不想猜,只好按着他们既定的方针继续前进。到这一步时,屈云心里就已经有些不安了。浪7打野若是红开,此时红区他们可就要走空了。那样的话,向上方己方蓝区移动,应该可以包到对方打野和辅助……

    屈云当时是如此盘算的,结果却是想多了。浪7野区健在,他们快速收割,只是逼向下路时,对方达摩又不见踪迹了。

    之后蔡文姬一曲胡笳乐,赵云现身断兵线,浪7的思路屈云也在仔细地琢磨中。

    节奏,真的有些不好了呀!

    队友讨论的还是接下来该去哪,还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可屈云就算意识到了,又能怎样呢?他们已经选定了这样的阵容,核心思路就只能是保孙尚香发育,已经无法动摇了。

    “中路找下干将。”一边跟着团队朝己方红区方向移动,屈云一边说着。眼下他们迫切需要拿一些人头,既是对己方发育的补充,同时也是对对方的打压。善蹲草的高歌固然难找,这时候也说不得要搜寻一下了。

    是谁?

    屈云抬头看了眼对面。

    开局不到2分钟,他们提前体验新版本研究练就的套路似乎已经被对手彻底看穿。自己的队友尚未察觉,可是此时的屈云却已然有种喉咙被人卡住的感觉。

    是高歌?

    这是屈云第一怀疑的人选,高歌的技术和意识,那都是相当出众的。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高歌左边的那个新生,嘴巴几乎就没闲过,一直在说着什么。

    而他的左右,时不时就会有人点一下头,包括高歌和周沫在内。

    是这家伙吗?

    屈云正想着,耳机里传出队友一声惊叫。

    “靠!”

    一曲胡笳乐,弹弹觅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