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比赛这时才进行了三分钟。

    人头1比6落后,云起的队员也没有因此就失去斗志,一边等候复活,一边互相打着气。

    “稳住稳住。”

    “1比6而已,问题不大。”

    是的,1比6而已,比这更加雪崩的开局云起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当中不乏漂亮的翻盘。不到最后一秒,就不能轻言胜负,这一点屈云绝对认同。所以此时他在意的,并不是这暂时落后的局面。

    他在意的,是自己精心设计练习的套路明显已被对方看穿,他在意的,是在当前处境下,他找不到可以翻盘的方式,一点都没有。

    听着队友们互相的鼓励,他不忍说出他此时的真实想法。他不由地抬头看了对面一眼,正好碰到那个说不停的新生也抬头朝他们看来,两人目光相撞,新生微微笑了一下。

    笑容含蓄,却透着一股自信,让屈云不由地叹了口气,心中仅存的一点点指望,也彻底不复存在了。

    “输了。”他对队友们说道。

    “什么?”所有人愕然,看向屈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我们的套路被彻底看穿了,是我的错。”屈云艰难开口。

    “这套路,会玩的看到阵容就已经有些想法了吧?”一位队友说道。他们并没有很自大,以为自己的套路高深到会令对手一头雾水。高手玩家未必精通所有英雄,却一定熟悉所有英雄的技能和机制,他们这样的阵容摆出来,猜出他们的套路说实话并不难,所以这何至于成为他们放弃的理由?

    “不仅是有些想法,我们套路的关键和要害,统统被对方掐住了,有一些甚至是我先前都没有留心到的。”屈云说道。

    这正是让他如此有挫败感的关键——对手对他套路解读的竟然比他这个开发者还要全面,还要精准。

    “先不说这么多了吧?”一位队友叫道。

    他们的英雄已经相继复活,此时一起蹲在泉水里开会那才真是一点胜算都没了。

    屈云不忍拂了队友们的斗志,咽下了自己想要继续说的话。云起各人重出高地,但在团灭的这短短时间里,野区已被浪7彻底搜刮干净,中路一塔也被推倒,浪7众人起初不见身影,转眼已在上路汇集,朝云起仅存的最后一座一塔发起了攻击。

    云起的这个套路,因为四人团队要兼顾野区和两条兵线,所以在守塔方面其实相当弱势。在云起打过的很多局中,经常孙尚香发育极好,战斗碾压对面,但在防御塔上他们却会暂时处于落后,被对手先拔掉一两个一塔甚至二塔都是常有的事。但是因为战斗的绝对优势,他们在野区争夺上丝毫不虚,对手即使在防御塔上占据优势,却总都无法凭此运营出优势。孙尚香彻底成型后的四人小队可以说是更加肆意妄为,推塔刷野拿龙杀人,想干嘛就干嘛,最终的胜利也不过是信手拈来。

    所以孙尚香的发育是他们永恒不变的核心,除了水晶简直没有什么的优先级是在这之上的。丢塔,他们并不会很着急,让他们着急的是现在无处发育,直接上去找浪7打团却又不敢——他们的三个辅助已经相继4级,可现在孙尚香的输出却显得不那么足够了。而对方那几个英雄的连续控制,在刚刚那一波团战中已经有了充分的体现。这样一来,几位队友也算深刻体会到他们此时的窘境了。

    “打游击,偷发育吧,有单抓单。”看到所有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屈云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刘邦继续单带,四人小队沿中路挺进。处理掉一波兵线时,上路的防御一塔告破,随着视野消失,浪7几人的去向他们也看不见了。

    是会继续朝二塔推进,还是会来中路?

    无法确定浪7的去向,让云起也不敢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埋伏进了中路草丛,若浪7过来的只是两、三人,那倒是可以用一波埋伏逆转形势。

    一想到这,屈云心中不由地又升起了期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急忙叮嘱了刘邦一句:“开团就传我。”

    “收到。”刘邦在边路,没有了防御一塔后,带线带得十分小心。在看到浪7五人全聚去了上路后,才带得积极大胆一些。听到屈云的指示后,立即开始密切注意中路动静。

    来了!

    河道上方的红区,蔡文姬摇摆的身影出现了。草丛中的太乙真人立即蓄起了自己的一技能意外事故,孙膑则捏起了一手大招时光流逝,随时准备抛出。屈云的孙尚香调整站位在草丛中完成了一个一技能的翻滚,所有人准备就绪,就等屈云下令时,蔡文姬的琴车突然一顿,车上幼小的身子忽向上一翻。

    胡笳乐!

    不知有多少玩家会注意英雄释放技能时的动作细节。屈云却就是一个这样的玩家。蔡文姬和她的琴刚一顿时,他便意识到了蔡文姬要出手。而蔡文姬的三个技能中会让她移动停止下来的,便只有这胡笳乐了。

    “上!”屈云这一声喊得有多匆忙就别提了,他不是没想到蔡文姬会用技能来探草,却没想到蔡文姬在这个位置就放出了二技能。屈云是一个很注意细节的玩家,他有留意到这个游戏因为手机屏幕的限制是存在一些盲区的。

    这些盲区是英雄实际的视野或是技能可以探及到的位置,却因为手机屏幕有限而无法显示在画面中。就比如云起他们几人此时藏身的草丛,对蔡文姬所处的位置来说就是盲区。很多玩家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地会让角色再靠近一些,可是今天这蔡文姬却格外清楚自己技能的距离,直接朝着画面外的位置就丢过来了。

    屈云这一声上喊出来时,已经无法阻止胡笳乐的音波射出。不过他的孙尚香抢在被声波弹到前,一技能的强化射击加提高了射程的普攻都已经点了出来。有明世隐加强的她伤害惊人,蔡文姬瞬间就去了半血。

    但是紧跟着,他便看到了蔡文姬身后的草丛中不紧不慢踱出的干将,身上翻涌着鲜血一般的剑意,这是已经开启了大招“剑来”。

    屈云这一声“上”,号令了队友,也喊来了对手。孙膑的大招时光流逝急忙抛出时,干将莫邪这边已经六剑齐发,直接朝着他们埋伏的草丛扫来。汹涌澎湃的剑势,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谁才是东江大学蹲草的大师姐。

    咻咻咻咻……

    干将莫邪的飞剑命中多个目标时的声音是相当的悦耳,虽然没有秒掉任何人,但是瞬间压低的血线却也让人触目心惊。孙膑慌里慌张地就开启了个二技能时之波动,可这技能的作用是返还2秒时间内技能范围中队友所受伤害的40%,干将的伤害在这技能覆盖前就已经打完了,他这才开启的二技能显然没有任何作用。而那边干将六剑出完就被孙膑的大招给罩住了,别说远剑已在CD中,就是没CD,被孙膑这大招沉默一秒,一时间也无法攻击的。这个二技能,似乎没有起到任何关键性的作用。

    这样操作的瑕疵在普通玩家身上真的太常见了,谁也无法去强求太多。真正令屈云遗憾的,还是孙膑大招这一秒沉默,这可是他们打输出的绝佳时机,奈何蔡文姬的胡笳乐这时还在他们身上弹弹弹呢,孙尚香急忙想补的攻击愣是没打出来。这一秒的沉默转瞬即过,蔡文姬立即一技能思无邪和大招忘忧曲同奏,疯狂给自己补起血来。

    跟着刘邦落地,随身的法术场让云起全员士气一振,但是紧跟着他便也吃了胡笳乐一记弹弹,让正待向上冲锋的他被绊了一个踉跄。

    还打不打?

    屈云飞快扫了一眼己方队员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可问题是浪7另外三位英雄至今还没现身,是否埋伏在野区中并不可知。这野区之中,真要被达摩一脚踢上墙,绝对是毁灭性的。

    如此想着,屈云飞快冷静下来,虽然无比渴望前方的这两个人头,却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撤!”

    “不打?”队员愕然,刚哆嗦完正准备继续前冲的刘邦慌忙站住。

    “不清楚另三个人的位置啊!”屈云说出他的忌惮。

    话音方落,视野之中就出现了那三人的位置,不是上方野区,而是从左边河道齐冲了过来。

    刘邦见状急忙迎上,太乙真人心里却叫一个恨,他之前蓄力的一技能意外事故刚刚到达5秒上限爆炸了,这三个家伙哪怕早来一秒,自己正好一发事故教他们做人。现在呢?一技能尚在CD中,太乙真人便没有贸然上前,急忙朝着孙尚香身边靠去。

    浪7冲来的三位目标果然是孙尚香。对于迎上来的刘邦三人视若不见,周沫的白起直接闪现进场,大招傲慢嘲讽就找孙尚香。饶是孙尚香又翻滚又闪现又走位,对白起这种蛮不讲理的开团手法依然毫无办法,还是被白起大招命中,跟着便是一技能血之回响,手中镰刀回旋挥舞着,能刮到多少目标无所谓,反正孙尚香是没跑的。

    白起身后,赵云、达摩!

    只听轰一声响,迎向他们的刘邦撞到了龙坑石墙,达摩这珍贵无比的大招竟然是交到了刘邦身上,让云起众人一阵愕然。与此同时已见赵云施展着惊雷之龙快速向前冲锋。赵进然早得周沫面授机宜,大招朝哪?朝白起。

    随后天翔之龙划破天际,坠下时孙尚香被送上了空中,跟着二技能破云之龙戳戳戳戳,这么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连招,赵进然也是施展得一气呵成。

    不好!

    屈云看着上墙的刘邦同时带走了可以给队友加一点防御的法术场,猛然意识到不妙。达摩踢开刘邦,一方面是送走法力场,另一方面,却也激活了大招的第二段。

    达摩大招真言·普渡,向指定方向挥出强力一拳,可击退目标,当目标击退过程中撞到地形边缘时,将晕眩目标1.5秒;在这种条件下,真言·普渡的第二段攻击才会解锁:达摩可以再次向指定方向飞踢,制造的伤害将附带目标已损生命12%的额外伤害。

    “大招!”意识到对方意料的屈云慌忙叫着,可是达摩一技能位移紧跟大招二段——峡谷人称斩杀脚的这记飞踹已经准确命中了他的孙尚香——云起全队的核心和希望。

    大变活人!

    泰卦·长生!

    太乙真人和明世隐慌忙施展着各自的大招,等来的,却只是澳门银河娱乐官网冰冷的消息。

    达摩,击败孙尚香。

    比手速,莫羡怎么可能输给他们?

    这下是彻底没戏了……

    屈云重重叹了口气,放下手机,彻底摊坐在了椅子上。脑中在回转的,却还是刚刚这一波团战中发生的一点一滴,怎么最后自己就被干脆利落的斩杀了,他觉得真的有必要仔细分析梳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