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孙尚香这个核心输出,云起余下四位的战斗力就显得非常不够看了。一时间就想各奔东西,结果那蔡文姬这时候二技能冷却结束,一曲胡笳乐又弹了起来。刘邦被达摩锤远幸免,孙膑、太乙真人、明世隐却还团结在一起,说不得又跟着节奏舞了起来,等这一曲跳完,都已经被打了个半死,那边刘邦也不敢来救,趁着没人理他先逃他自己的,最后成了这波团战云起战队唯一的幸存者。

    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要轻言胜负?

    终于,云起四位队友也不说这话了。虽然目前的落后依然不是他们经历过的最惨的,可是今天他们这个阵容实在不适合打这么悬殊的逆风局,这一点他们四个人心里也是有数的。于是一队人就一起沉默着,终于迎来了水晶爆炸的一刻。

    大概是对这结局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失败后的云起五人看起来并没有多么颓然,很主动得来到了获胜的浪7战队这边。

    “快到饭点了,顺便一起吃个饭吧?”屈云这一开口,着实吓了浪7几个一跳。三轮比赛打下来,哪怕是上轮重在参与性质比较重的“魔鬼队”,输掉后都是悻悻离开,连招呼都打得不是那么情愿。今天这云起,那可是精心准备了套路来的,输了居然还有心情喊一起吃饭,大家都怀疑是不是听错。

    屈云看到几人惊讶的神情,说不得又得解释一下:“一起聊聊,有些地方也想请教一下。”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不由地朝何遇身上多扫了两眼。

    高歌明白过来了。跟屈云虽然说不上很熟,但这位名声在外,对王者荣耀的战术套路之类特别钻研。他敢拿到比赛里来用的套路,肯定是已经练习得相当得心应手了,结果却输得这么惨,旺盛的求知欲占据了上风,这是真心想跟浪7一起复复盘,聊聊这局比赛。

    “我没问题。”高歌说着,看向左右,吃饭这种事,她没有代表全队做决定。

    “那就一起吧。”周沫点了点头,之后浪7其他三人也都没有表示异议。两队今天的比赛时间安排得没有那么早,所以屈云有句话说得极对:快到饭点了。

    再然后,却还有个比较尴尬的问题——祝佳音。

    两队都不知对方是如何跟祝佳音约定的,眼下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都不知该从哪里开口,一时就有点僵住,结果这尴尬被祝佳音自己一秒就化解了。

    “去哪吃?”祝佳音问。

    众人稍愣,随即一想,这顿饭是两队一起,那这祝佳音无论怎样确实都可以跟着,具体要加入哪边,这个回头再说吗?

    双方眼神达成默契,暂时就不提这事了。十一个人吃饭,食堂里肯定是不方便的,说不得得去二楼开个小灶了。

    二食堂二楼,十人的大桌,两队挑了一桌。然后云起这边就先落座了,如他们比赛时的坐法一样,队长居中,其四人左右排开。

    浪7见状,也就有样学样了。队长高歌坐到了屈云的对面,其他人也按比赛时的位置各就各位准备落座。结果祝佳音过来一拍何遇,在何遇扭头看她的功夫,上前就把何遇的位置给坐了。

    “你去再搬个椅子吧!”坐下的她扭头朝何遇眨眼,十分不见外地说道。

    所有人都一怔。十人桌,十一人,确实是少了一个位置。不过祝佳音身份特殊,他们还都不知道该怎么张罗招呼她呢!结果祝佳音这一坐立场可就十分鲜明了。左边莫羡,右边高歌,这是彻底扎到浪7队里去了,态度还不够明显吗?

    云起五人微叹了口气,输了比赛,他们对此本就已经不敢太高期待了。浪7这边则跟云起相反,对祝佳音的加入充满信心,看到她这一坐,心里顿时踏实了。至于坐得是何遇的位置,这有什么打紧的?这不何遇自己看明白后都乐呵呵的转身搬椅子去了吗?

    “欢迎你。”高歌冲祝佳音一笑,人都主动表态了,她这队长也该有所表示不是?

    “谢谢。”祝佳音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椅子往左挪了挪道:“给老何挪点地吧!”

    “老何是什么鬼?”搬着椅子正回来的何遇听到,目瞪口呆地说道。

    “夸你老谋深算啊,这没错吧?”祝佳音笑呵呵地说道。

    “哈哈哈,哪里哪里,见笑了。”何遇当然很清楚自己刚刚那局比赛解读对方套路的重要性,知道祝佳音所指的正是这一点,不免有点小得意。

    “小哥哥你的达摩也很秀啊!怎么称呼呀?”结果祝佳音转头就已经朝莫羡搭讪去了。

    “莫羡。”莫羡简单回答了下就没下文了。

    “我怎么觉得好像见过你呀?”祝佳音接着又笑嘻嘻地说道。她这话不无暗示直播撞车那一局的意思,但心里也知道不可能有人直接联想到那去。但她也确实觉得莫羡有些似曾相识,莫非这就是缘分?正这做着少女梦呢,就被搬着椅子挤进周沫、赵进然之间的何遇给打碎了:“新生代表,开学典礼发过言。”

    祝佳音一回忆,这似曾相识感好像还真就是从那来的,少女心受了点伤,不由地扭头瞪了何遇一眼。结果何遇正忙着摆新添的餐具呢,没朝她这看。

    “我点菜了啊,大家有什么忌口吗?”看到所有人落座,云起队长屈云开口了。

    “没有没有。”所有人应着,这边屈云也就麻利地把菜给点了,然后看向对面,正要开口……

    “你哪个系的啊?”祝佳音又在问莫羡话了。

    “物理系。”莫羡说。

    “哦?那不是和老何一样?”祝佳音转头看眼何遇。

    “室友。”何遇也就补充了一下,说完忍不住道:“我这就一直成老何了?”

    “何同学刚刚那一局当真是把我们的思路完全看穿了,佩服呀。”屈云赶紧把话接过去。他这输了比赛还要请吃请喝,可不是为了帮浪7搞迎新会,看着祝贺音积极主动地跟浪7队员认识交流,他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赶忙就要把话题扯到他请这顿饭的重心上来。

    识货啊!

    何遇心里是很激动的。刚刚那局,轮场上表现,最秀的还是莫羡的达摩,澳门银河娱乐官网最后评出的MVP也是给到他身上,而何遇的蔡文姬,澳门银河娱乐官网评分第五,依稀像个躺赢。

    可谁要真这么以为,何遇真是要上去跟人理论理论,哪怕有自夸的嫌疑,也得说道说道自己这一局是如何看破对面套路。

    而现在,对面识货了,一眼就看出自己是这局胜利的总设计师。何遇高兴啊,连拍左右两边兄弟的肩膀道:“也是靠大家发挥出色。”

    “这话也对。”高歌点点头。